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六十二章苏醒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至于长老院这边,也没有商量出什么可行的方法,无非也就是等林九歌醒来,或者等阚季荼回来。

    至于找阎九皇这事儿江澈他们也不是没有提过,但和李霜她们一样,问题就在于他们联系不到阎九皇。

    联系不到,就什么都白搭。

    只是长老院还有另一种选择,神王阚季荼。

    比起远在天边联系不到的阎王阎九皇,近在眼前还可能找得到的神王阚季荼简直靠谱多了。

    遣走了江澈他们,大长老一刻都不敢耽误地去联系阚季荼,然而阚季荼现在也不知道身在何方,他的信能不能送到,什么时候送到都还是个未知数呢。

    只能盼着林九歌快点醒来了。

    这一盼,就盼了三天。

    林九歌整整睡了三天,这三天里,新生比拼的结果自然已经出来。

    林九歌的大名高挂榜首,随后的是江澈,穆渊六,刘成路,李霜,慕容烟,郑奇。

    他们七个,真的做到了并列前七!

    其实对于林九歌和江澈的排名长老院还多有争执。

    一方面觉得江澈认输的话已经出去了,那么结局自然要判定林九歌赢。

    另一方面认为是在林九歌失控的情况下江澈才开口认输的,所以林九歌应该被排除比赛。

    最后争执不下,江澈却开口说林九歌赢。理由很简单,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话既然已经说出口,就没有反悔的道理。

    最后,由于事主江澈的决定,还是判定了林九歌赢。

    随之,和林九歌同队的刘成路,李霜自然也跟着穆渊六排在后面。

    江澈和穆渊六的排名也纯粹是因为之前两场比赛中的成绩,给他们在最后一场比赛中的拉了分,否则大概都要排到后面去了吧。

    昏睡第四天,林九歌终于悠悠转醒,茫然的看着落花阙的天花板,突然觉得特别讽刺。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自从接触天书学院以来,就没有正常的过过几天好日子,总是多灾多难的。

    穿越这种狗血的事情她都经历了一次了,结果荒岛试炼场的时候竟然又让她经历了一次!

    后来又是中毒又是遇刺的,真没安生过几天。这不,都新生比拼的最后了,她还要来一次失控,睡了不知道多久。

    是的,这三天林九歌是真真正正的在睡觉,睡得死死的,怎么都叫不起来。

    林九歌起身活动了一下,还好,没有什么浑身乏力的后遗症,九天帝火也还算稳定,经脉没有受伤,内伤外伤都没有。

    她就好像是大梦一场罢了。

    “九歌,你终于醒了!”因为林九歌睡得不省人事,李霜她们刚刚过完新生比拼,分组还需斟酌,但训练是肯定不能马虎的。

    云纥心里却始终放心不下林九歌,于是就和长老院申请了暂时不去训练,留在落花阙照顾林九歌。

    长老院想着林家的人在后面虎视眈眈盯着林九歌,把她一个人留在落花阙没有人照顾确实不好。而云纥又是即将毕业的人,少训练几天也不是大事,便也同意了。

    好在林九歌也争气,没有睡太久,第四天就醒来了。

    云纥刚刚本来是想去打水给林九歌擦擦,毕竟三天没有擦过身子了,醒来后一定很难受。

    可没想到刚去烧水呢,就感觉到一股子灵力,回去一看,竟是林九歌醒来了!

    “师姐,我睡了多久?”林九歌微微笑笑,下床做了点运动松松筋骨,问道。

    “三天多,今天第四天了。”云纥如实答道,不管怎么样,醒了就是好事。

    “三天多”林九歌沉吟,复而问道,“排名出来了吗?”

    “出来了,在你床边上呢。”见着林九歌醒了,云纥也就索性烧了一大桶水让她洗个澡,等水开的时候就坐下陪林九歌聊天。

    林九歌转头一看,果然早有人誊写了一份放在她床边。

    可是看到第一个名字的时候,林九歌就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她是第一个?

    林九歌虽然睡了三天多,但比赛当天的记忆依旧清清楚楚,那天她失控了,所以江澈才认输,这也能算赢吗?

    “是江澈自己要求的判定你赢。”云纥不用问,看她的表情也就知道了林九歌为何皱眉,解释道。

    “他要求的就依他?这哪里的歪理!”林九歌一向信奉公正,而现在这份名单上,她的名字旁边就写满了不公正!这让林九歌怎么能忍,“我去找长老。”

    “欸”云纥有心阻止,可是林九歌速度太快,她根本来不及。

    总觉得林九歌这次醒来变得更强了些。云纥看着林九歌的背影,暗自嘀咕道。

    林九歌气势汹汹的到了长老院,冲进去直找大长老。

    “九歌,你终于醒了啊。”大长老看着林九歌生龙活虎的进来,很是开心的上前迎接,却被拍了一张纸上来。

    “这是怎么回事?”林九歌将那份誊写的排名拍到大长老身上,质问道。

    大长老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拿起纸一看,才知道她说的是排名的事儿。忙忙解释道:“因为江澈认输了,所以你赢了啊,有什么问题吗?”

    “江澈是在什么情况下认输的你不知道?如果当时不是他,后果不堪设想,整场参与比赛的人都应该感谢他。你居然以他认输为由让他屈居第二?”林九歌喋喋不休的质问,说的大长老整个尴尬当场。

    这话如果是江澈,或者另外一个人来说,大长老也许还能反驳几句,可偏偏质问他的是林九歌,是本该第二却成了第一的人,这让他如何反驳?

    “这个其实也是江澈的意思。”大长老无力的解释。林九歌的厉害他不是不知道,如果是其他人,他大可以拿出大长老的威严来让她无话可说,可偏偏是林九歌是整个天书学院里头他不仅不能惹,还得供起来的祖宗。

    “江澈的意思你就顺着他了?讲不讲道理了还?你大长老的威严呢?”林九歌依旧咄咄逼人,就差没掐着大长老的脖子让他把名单改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