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六十章失控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江澈心下亦惊,他和林九歌同队这么久,却连林九歌真正到底有多少实力都不知道。

    而且金逍刚刚已经被林九歌一剑刺穿手臂,再这么下去,怕是他们都要废个部位才会罢休。

    不行,不能这样。

    江澈凝眸,彻底放弃了把慕容烟召回的想法,同时也放弃了这一场比赛。

    林九歌的胜负欲已经被激了起来,这不是她自己所希望的,但是她发现,这一刻她控制不了自己,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控制了她,就是赢!

    快停下来啊!林九歌在心中呐喊,可是手中长剑挥舞,一片光影中早已无法控制。

    魏邺在一片光影中穿梭,很快,江澈那队的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有了一根细针,扎得他们不能动弹。

    “魏邺!把我定住!”林九歌暗叫不好,他们都动不了了,那自己这一柄长剑还不是随便杀?

    一定要阻止自己!

    林九歌心里很清明的想着这个问题,可是手上的动作就是停不下来。

    到底怎么了?林九歌自己都不知道她究竟哪里出了问题,怎么突然间就失控了呢?

    魏邺听到林九歌的话,还以为是她的战术,并没有多想,一根银针扎下,林九歌的身形果然动不了了。

    可是,身子不能动,手还可以啊!

    被定住的林九歌握着剑,不停地挥舞,不管是谁过来,剑锋都毫不客气的刺过去,九天帝火几乎点燃了整个场地。

    彻底失控了!

    林九歌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手,自己的肢体,甚至是自己的灵力都不属于自己!

    它们好像被另一股意识控制,一股还没有完全成熟的意识,只知道不停的杀杀杀。

    乐竹朽在林九歌制造的一片剑影中折扇舞动,折扇的几根扇骨上已经探出了刀片,两边带着毒气的机关被他压在指腹,随时准备发出去。

    魏邺的针也不是可以一直定着的,江澈几人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林九歌也很快恢复,闪身冲进了江澈几人的站位圈,一阵胡砍乱刺。

    很快,林九歌的剑又刺到一个人,是陈骏。

    金逍经过刚刚那一剑之后已经失去了攻击的能力,也亏得江澈救治及时,否则金逍现在已经被烧成炭人了。

    此时陈骏也重蹈金逍的覆辙,江澈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

    林九歌完全不知道闪避,硬吃了江澈攻击过来的伤害,也要狠狠地刺伤江澈。

    江澈一扇合拢,上好的黄梨花木做成的扇柄上出现一根细针。江澈将细针毫不犹豫的刺进林九歌的几个穴位。

    林九歌手脚很快都不能动弹,却还在挣扎着要做攻击的样子。

    “九歌,快停下!我们认输!”江澈大声吼道,听到“认输”两个字,林九歌的动作突然停下,定定地看着江澈,似乎是等他确认。

    “我们认输。”江澈重重的点了点头,重复了一遍。

    满场哗然,怎么回事?怎么打的好好的就认输了?

    再次确定江澈认输之后,林九歌感觉自己脑海里有一根神经突然崩开,随即就晕了过去,再没有意识。

    大长老突然站了起来,很多弟子看到这一幕也站了起来,其中还有两个飞奔过来的身影。

    远处脱离人群的越言,近处混在人群里的云纥。

    越言其实早就看出了不对劲,但是林九歌表现得太正常了,他又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对劲,直到江澈说出“我们认输”四个字,越言才突然知道了。

    这一场林九歌的表现在外人看来确实很正常,她带的是弱队,对的是强敌,那么使出什么手段也在可以理解的范围内。

    但熟悉林九歌的人却知道,她不是一个胜负欲很强的人,能赢,她会拼尽全力去赢。若输,她也会泰然处之。

    但是这一场,林九歌的胜负欲表现得太过浓烈,她在不择手段的去赢得一场与她并没有很大作用的比赛。

    这才是不对劲的地方。

    越言还在想林九歌是不是突然转了性,还是这场比赛有什么特殊意义让她这么在意。

    可是林九歌晕倒的那一瞬间,越言只觉得自己的脑里有一根弦也随着林九歌的倒下而崩开。

    林九歌不是在意比赛,而是她控制不了自己!

    几乎是没有思考的,越言直接冲了出去。

    但比赛场上的人也不是死的,林九歌倒下的一瞬间就被江澈接住。

    所有比赛成员都围了过来。

    江澈有那么一瞬间庆幸慕容烟被李霜带走了。

    否则她们两个看到这一幕定然会慌张到捣乱。

    现场因为林九歌的昏迷一下子乱了套。

    云纥和越言几乎是同一时间到达林九歌身边的,此时江澈已经把林九歌抱起来准备出去。刘成路和乐竹朽他们围在一起。

    看到越言和云纥都来了,几个人很识相的叫了一句让开了林九歌身边的位置。

    越言和云纥对视一眼,纷纷明白对方眼里的意思,并没有多说什么。云纥第一时间握起了林九歌的手,给她把脉。

    越言虽懂一些医术,但也只是治疗外伤的皮毛,像这种内伤他并不是很在行,所以也没有插手。

    大长老和三长老速度也不慢,走到江澈身边,等云纥把完脉,才看着她等她的结果。

    三长老不是不可以自己把脉察看,但云纥学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想先听听云纥的看法,也算是考验云纥了。

    可没想到云纥竟摇了摇头,对着三长老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这个意思是她把不出来问题,或者问题太严重她不忍开口。

    三长老微微诧异,把手搭上林九歌的脉搏,很快也皱起了眉头。

    “怎么回事?”大长老看着三长老的脸色,也暗叫不好,焦急的问道。

    谁知三长老也摇了摇头,迟疑道:“九歌的脉象平稳,并没有什么问题,反而像是睡了过去。”

    睡了过去?

    几乎是所有人都懵了?林九歌上一秒的可怕还历历在目,下一秒就睡了过去?

    越言转向了云纥,似乎是在问她的结果。

    云纥点了点头,给了他肯定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