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五十九章最终对决(1)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走了么?林九歌心下想着,把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强压了下去,转身看向自己的队伍,对他们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鼓励的话,江澈也看了眼自己的队伍,并不置一言。

    “小澈子,加油了。”林九歌和江澈碰面,伸出一只手以示礼貌。

    “队长,手下留情啊。”江澈苦笑,与她虚握一下,很快放开。

    其实这一场林九歌担心,江澈的压力又怎么会不大?

    林九歌在江澈心里一直是偶像的地位,如今让他和偶像对打。江澈怎么会没有压力。

    就算江澈明显知道自己这一队实力更强,可是林九歌就像一座大山,就算特别容易就跨了过去,但是只要放在他面前,他就压力极大。

    两人几乎一触即分,林九歌的长剑握在手中,江澈也将扇子紧攥。

    哨声一响,林九歌提剑就冲在前面,乐竹朽拿着扇子跟在林九歌后面,和她就像一个人一样,时不时探出头来偷袭。

    刘成路和李霜也很快抓了江澈和慕容烟过去。

    “嘿嘿,小澈子,那边你就不用管了,我们好好对一对啊。”刘成路笑着,手指间的弹药很快在地上炸开,一片烟雾弥漫。

    魏邺趁机遁了行。

    江澈心下一惊,执扇的手轻舞,一阵阵水珠洒出来,消散了烟雾。

    可是此时,他和慕容烟已经被李霜两人分开了。

    “小路子,你以为这样就能打过我们了?别忘了我们俩的对战记录是多少啊。”江澈知道一时间没办法和慕容烟会和,只能和刘成路打心理战。

    “那又怎样,小霜子那边会解决的。”刘成路一脸无所谓,他的目的本来就不是要击败江澈,而是要拖延时间,把慕容烟孤立起来。

    其实在这个队里面,江澈看似是队长,但是整个队配合的核心还是在慕容烟身上,慕容烟可以完美的和队里每个人配合,所以孤立慕容烟是必须的!

    明星战术,一比一!

    李霜和慕容烟此时就正在放风筝,李霜一手握鞭,拼了命的往前跑,偶时等慕容烟准备放弃她的时候又回身一鞭,也不管能不能打中,总之就是要吸引慕容烟的注意力,让她觉得被耍了,然后对李霜紧追不舍。

    李霜是了解慕容烟的,所以她知道对付慕容烟什么手段最好,此时她用的,就是最好的手段。

    另一边,林九歌一柄长剑桀骜,剑锋带着火焰,闪烁微芒,所指之处便是青红白相间的九天帝火,光彩炫目。

    乐竹朽跟在她的身后,扇骨之中是不是发出暗器,朝对面的三个人射去。

    二对三,完全没有处于下风。

    但是,也仅此而已。

    林九歌和乐竹朽对付对面三个人,没有处于下风,但是也绝对说不上处于上风,最多就是半斤八两,局面僵死在这里。

    而刘成路和江澈那边,刘成路本来就不是江澈的对手,何况他还是药修,属于辅助类,和江澈单打独斗,完全处于下风。

    至于李霜和慕容烟这画风怎么看问像是在玩过家家,李霜跑,慕容烟追,慕容烟不想追了李霜就给她一鞭,让她重新转过头来。

    本是必死的局面竟然就这么生生的被林九歌他们拖了下来。

    但是拖下来的局面定然是不稳定的。

    江澈到底是队长,很快就抛下了刘成路转而去帮其他三个人。

    慕容烟在哪里他根本找不到,这种情况下,江澈知道不能意气用事去找慕容烟,而应该去帮明显处于不利的陈骏三人。

    江澈一出现,林九歌心里就暗叫不好。

    江澈是由刘成路拖着的,如果他现在到了这里,那么刘成路呢?没有追来?是没有攻击力了还是被打下场了?

    林九歌心里隐隐有些担心刘成路。

    之前让刘成路来拖住江澈他们,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他们之前是队友,相互之间都有私交,在这种地方,私交的一个人情心软,就会改变整个大局的样子。

    但是很显然,江澈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一点都没有惦记旧情,直接抛了刘成路就过来了。

    林九歌心里懊恼,让刘成路单打独斗的对付江澈,还是有些高看了刘成路啊。

    怎么办?林九歌心下特别焦躁,对方四个人,还有两个她完全不认识的系派专修,而他们只有两个人对付他们,而且还是江澈最熟悉的组合!

    李霜现在肯定不能叫回来,刘成路也不知还能不能用,唯一剩下的只有魏邺了。

    可是别说江澈他们,就连林九歌自己都找不到魏邺在哪里。

    魏邺是土系的。土系从开始学习就有一个技能——掘地。

    土系弟子都可以掘地三尺以做埋伏,魏邺作为匕首专修的忍者,对这一技能自然是不陌生的,此时他就是掘地以藏自己,导致林九歌都找不到他了。

    这样下去情况不妙啊。

    林九歌暗自揣度,剑芒突然迸发出刺眼的光芒,闪得一群人都闭了眼。

    一剑毫不犹豫地带着火焰刺下,林九歌清楚的“看”得到剑锋没入了金逍的手臂。

    很快,火焰在他手臂上燃烧起来。

    林九歌其实非常不想用这一招引火上身,毕竟她队里有个因为这招怕她怕到现在的人。

    贸然使用这招不仅可能会给被烧的人留影,如果把魏邺吓到了不出来怎么办!

    可是现在二比四,林九歌处于极度劣势,根本没有办法。

    “再来一次,挡住魏邺。”林九歌一剑收回,被乐竹朽扯过去,在耳边轻声提醒道。

    对,魏邺!

    就在刚刚林九歌给金逍引火上身的时候,魏邺突然从下面拉住乐竹朽,给了他一张纸条。

    当时所有人都被剑光闪昏了眼,自然没有人注意到魏邺,而魏邺又是用土拼起来的几个字,所以乐竹朽不用看,只要摸出来就可以了。

    林九歌了然的点头,右手一翻,长剑的剑柄上染上了火红色的火焰,但木制的剑柄却一点没被烧坏。一步一步朝江澈逼去,颇有一股子同归于尽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