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五十一章确认身份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两人都足够了解对方,阎九皇也知道林九歌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好吧,这也算赢了就行了。

    林九歌突然有点巴不得对手都像这人这样,她就可以做收渔翁之利了。

    然而这真是有点痴心妄想了,好吧,还是加紧训练吧!

    林九歌暗自给自己加了下油,等着晚饭。

    阎九皇在这里的这几天都是九州商会的厨子做好了东西送过来,每道膳食都会检查过之后由黎城送来,所以林九歌只要每天等着饭来就好了。

    吃过饭,林九歌和阎九皇锻炼了一力也双双睡去。

    次日起来,林九歌就匆匆赶去了比赛场地。

    昨晚上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她和菜鸟小队的几个人现在都是分开的,如果后面的比赛他们哪一场碰上了,要斗个你死我活怎么办。

    这种事情不是没可能发生的,林九歌他们七个可是约好了要一起进前十的,如果在第二场比分就丢了这么多的话肯定不行!

    可是林九歌现在也不可能去和长老们说把她们的对抗放在后面吧,这可就是徇私舞弊的。

    只能看运气了。

    林九歌只能祈祷着不要这么快碰上吧。

    早早赶到了比赛场地,林九歌看着一间间的房子,突然新生一个念头。

    这些房子普通手段可能真的毁不了它们,但是九天帝火的威力它们能不能承受住?

    林九歌突然觉得九天帝火实在是太强大了,就算她现在可以驾驭它,可是这么强力的一个杀手锏在这里,如果被一些人盯上也不好。甚至,会让林九歌有更大的麻烦也说不定。

    看来还是要尽快学习分离火焰,以后尽量只用一种或者两种火焰对敌。

    但在这之前林九歌突然狡黠一笑,掌心燃起了火焰,对着一间房子就打过去。

    还没打到房子,火焰就被一个灵力球包裹住丢到一边。

    “姑奶奶,别乱玩九天帝火啊!”一个孩子的声音传来,林九歌转头,只见那个孩子一脸认真的走过来,手上还有没消散的灵力光芒。

    “是你啊,神王阚季荼?”林九歌挑眉,他居然也在这里,虽然已经对视过好几次了,可这孩子的身份还没有完全被证实,林九歌最后一句用了疑问句。

    “我说我不是阚季荼你信吗?”孩子也跟着她一起挑眉,反问道。

    “那你就是了。”林九歌根本不理他这幼稚的手段,转过头去确定道。

    “所以说有时候人太聪明也不好玩。”阚季荼走到林九歌身边,看着这些房子,和天书学院的一切。

    两人都是聪明人,确认身份这种事情三言两语就足够,根本不需要特别介绍。说完之后两人就陷入了沉默。

    沉默良久,阚季荼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走到林九歌面前,把手覆在了她的眼睛上。

    这是给自己检查眼睛来了。

    林九歌心里想,任由他的灵力进来。

    “眼睛恢复不错,外面有一层结界保护了它,再过个几个星期就可以把白布摘了睁开来了。”阚季荼很快就得出了结果,林九歌的眼睛之前是经过阿叔先生治疗过的,自然恢复的不会太糟。

    不过对于马上就可以把白布摘下这个事实,她还是很开心的。

    林九歌这时才想起开口问道:“你来这里干嘛?”

    “来看看啊,老坐在那么高的地方也不好玩。”阚季荼一脸理所当然,其实他是趁着所有人都还没醒,到天书学院来走走,“你看,现在天书学院多好啊。”

    “嗯,确实是挺好的。”林九歌点头,确实,天书学院现在的环境,设施,场地,制度,一切都算是最好的了,至少在火离大陆找不到可以与之媲美的地方了

    可是蛮荒神域呢?林九歌不知道那片她还没有涉足过的土地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林九歌想,她大概可以想象的到那片广袤的大陆上的样子了。

    “其实原来的天书学院没有这么好的。”阚季荼淡淡道,“原来的天书学院很破的,那时只有几十个人,导师也就是那么几个,是后人一遍遍的把它变好的,但我总觉得变之后的天书学院少了点什么,你觉得呢?”

    林九歌心说我哪里知道啊,原来的天书学院我又没见过,但嘴上还是应了一句:“大概吧,现在又不是原来,这么多人的,少了人情味吧。”

    确实,原来的那么几十个人混在一起,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友谊啊爱情啊什么的乱七八糟的关系混进去,现在呢?一届一千多人,林林总总加起来三四千人,加上天书学院的制度严苛,人人自身难保,不去害别人就不错了,哪有那么多复杂的感情掺和进来?

    “对啊,少了人情味,没意思了。”阚季荼难得的点了点头,赞同林九歌的说法。

    “话说你几岁啊?长这么大。”林九歌看着阚季荼,这样子至少十岁了吧,他们才分开几年啊,这就十岁了?

    “十一吧这具身体,反正也不是我的身体,计较那么多干嘛。”阚季荼笑笑,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毕竟也不是他的身体,他不过赶巧借用一下而已。

    “什么意思”林九歌还想再问两句,就听到有脚步声过来,想必是天书学院的弟子来了,如此,阚季荼就不能留在这里了。她也要赶紧出去。

    阚季荼笑了笑:“今天看来是没有时间跟你说这些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林九歌了然,比赛区域其实不到比赛时间是不可以进去的,但是林九歌现在是长老,自然可以进来,而阚季荼作为天书学院的元老,去哪不是随他啊。

    然而这些话也就是自己明白的事了,对于别人还是不能说的,所以为了不落人话柄,林九歌决定出去为上。

    “对了,这次比赛完我要离开一段时间,等你再见到我的时候再把白布摘了,在此之前绝对不可以摘啊!”阚季荼本来半个身子都进了时空缝隙,却还是探了个脑袋出来,对着林九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