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四十八章天书学院密函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上辈子,这辈子都没有过过这么好的生日。

    她上辈子是个杀手,从小连自己什么时候出生的都不知道。更别提“生日”二字。林九歌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十八岁拿到身份证的时候。

    可是那时,她已经要开始出任务了。

    此后的每年生日,她不是在外出任务,就是在家独自一人。

    偶时林九歌也会找三五好友到家里来玩,却始终找不到那种欢乐的气氛。最糟糕的情况就是玩到一半林九歌就被叫了出去出任务了。

    杀手是很赚钱的,她不缺钱,她有个很大的房子,可那不是家。因为没有家人。

    直到被炸成碎片,林九歌也没有好好的过过一次生日。

    可是穿越到这里来之后,林九歌又是个不受重视的幺女,被人唾弃的废物。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生日是何年何月,甚至她根本忘了自己还有生日这件事。

    可是林九歌真的不知道,竟然还有人会爱她至此,给她精心过这样一个生日。

    “好了好了,不哭了。”阎九皇把林九歌拥入怀里,柔声安慰,他不会安慰人,从头到尾只会重复不哭两个字。

    “九皇,谢谢你。”林九歌埋首于阎九皇怀里,闷闷的说。

    “傻瓜,道什么谢,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阎九皇揉了揉她的头,“本来去年就想给你过这个生辰,可是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加上小义也还太小,我不敢贸然带他过来,就耽误了一年,应该不会晚吧。”

    “不晚不晚,一点都不晚。”林九歌使劲地用手擦着眼睛,哽咽道。

    说话间,两人乘坐的热气球已经慢慢的在凰柒岛上降落,落在阎柒夜面前,阎柒夜咯咯笑着,对热气球很是好奇。

    林九歌把阎柒夜抱在怀里好好的蹭了蹭,阎柒夜小手一直想要摸到热气球,林九歌转过头来看阎九皇:“我们要不要带小义也去玩玩?”

    “可以啊。”阎九皇笑了笑,根本没有下来,伸手把两人拉了上来,对着人鱼族的几人说道:“你们先回去吧,离水太久对你们也不好。”

    几人颔首,一个纵身就跳进了水里。

    林九歌和阎九皇带着阎柒夜又飞了一圈,阎柒夜起初很是兴奋,但走远了之后就开始觉得困乏,最后竟然直接在林九歌怀里睡了过去。

    林九歌哭笑不得,反正已经越飞越远了,也懒得和阎九皇再回去凰柒岛,两人索性就回了京城的郊外。

    在郊外把热气球藏好之后,阎九皇接过熟睡的阎柒夜,一手抱着他,一手拉着林九歌,朝家里走去。

    两人回到家里的时候天色已晚,林九歌推门进去,却看到地上有一封书信。

    谁寄来的?还有别人认识这里的地址吗?

    林九歌看向阎九皇,似乎是在问他是否还有别人认识这里。

    阎九皇朝她弩了弩嘴,示意自己看,然后就抱着阎柒夜进房去了。

    林九歌朝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低头一看,不用拆开也知道了这封书信的内容。

    信封上题了很大的四个字“天书学院”,下面有一个小缀为她的名字——“林九歌”。

    定是第二场比赛时间定了。

    林九歌把信封拆开,虽然知道是什么东西,可是具体内容她还不知道啊。

    一边拆一边走,林九歌也渐渐读懂了这封信的意义。

    这不是一封简单的通知,信里还兼涵了她今后的任职,以及两封不同笔迹的书信。

    信分为了四份。第一份是第二场比赛开始的时间,两天后,还有她第一场比赛的排名——一个不高不低的排名。

    确实,林九歌在第一场比赛中几乎都没有和别人进行斗争,唯一对抗的只有林家那几个人,还是一对多,最后关头还有和阎九皇来支援。

    若说比赛中的表现,林九歌几乎是可以负分的,但她和那六个人的打斗实在太强大,而且为了不伤害其他人而把自己关起来的行为是很值得嘉奖的,在信里天书学院也表示了鼓励和认可。

    第二份信,就是一封认认真真的任职书。

    天书学院正是认命林九歌为十长老,但因林九歌还是弟子身份,所以林九歌来去自由,想去训练就训练,想去长老院也没人拦着。

    反正天书学院九个长老持续合作了这么久,多林九歌一个不多,少林九歌一个不少。给她这个名分,也就是警告一些对林九歌不利的人,让他们对林九歌动手之前最好考虑清楚林九歌身后的天书学院!

    第三份,是一封书信,一封很普通的书信,大致就是给林九歌的鼓励等,最后没有署名,但看字迹林九歌也大致能够猜到是谁写的了。

    那天的那个老者!

    林九歌那天虽然只关注小孩和柳晨去了,但那个老者她还是忘不了,只因为看着背手扶胡子的样子总让林九歌有些恐惧,所以他其实也是一个不可以忽视的角色。

    最后一份,就是和那天留在落花阕的字迹一样的书信了,言语间依旧是那么幼稚,但林九歌也读出了一分不太对劲的味道。

    为什么一下子这两个人都给自己留信了?而且,这两人的信能和天书学院的信函一起过来,说明两人绝对不简单。

    是院长么?可是那个孩子又是谁?看起来院长似乎还要在他之下。

    况且,之前林九歌还是代长老,如今只不过一场比赛,就被直接升为了长老,长老院这么急着把她的地位提高总不可能是单单要保护她吧?

    不对这事儿不对

    林九歌握着四张纸,总觉得脑子里有点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可是她却抓不住它!

    “怎么了?”阎九皇早就把阎柒夜放好,出来看到林九歌脸色不对,才上前问道。

    “你看看。”林九歌把手上的信递给阎九皇,揉了揉太阳穴。

    今天虽然玩的很开心,可是也累,林九歌虽然是休息了一下午,但此时还是有些乏了。

    “乏了便去睡吧,明天再来考虑这些。”阎九皇把信放在桌上,俯身想抱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