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四十七章生辰贺礼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怎么样?好吃吧?”林九歌烤好了另一块肉凑过来,笑眯眯地看着阎九皇,有些邀功的意思。

    “嗯,手艺很棒。”阎九皇慢条斯理的顺着肉的纹路撕下,一口一口的吃。

    林九歌也收了工具坐在他身边吃,只不过比起阎九皇来,林九歌的吃相就有些不忍直视了。

    林九歌本来就给自己烤了块最大的肉,一块肉下肚,吃得也差不多饱了。

    吃完了就开始犯困,林九歌躺在沙滩上,用手垫着后脑勺,抬头看向天空。

    天蓝蓝的,林九歌眯着眼,享受这难得的惬意。

    阎九皇也躺到了她的身边,时而转头看看林九歌,又时而抬头看天,想着“可惜小义不在,这时候有个小的就好了。”

    “夫君,我想睡觉了。”林九歌躺了没多久,就打着哈欠看阎九皇。

    阎九皇大手一伸,把林九歌的脑袋放到自己手臂上,搂着她说道:“累了就睡吧,醒了我再带你看个东西。”

    林九歌实在困的难受,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就那么睡了。

    阎九皇轻吻着她的发丝,等林九歌熟睡之后才抽了手臂离开。

    京城内,阎九皇家门口。

    菜鸟小队的六个人看着紧闭的大门,面面相觑。

    这是队长他们出去了还是不让人进去?

    要不要进去看看?几个人互相打眼色,却不敢出声。生怕里面有人打扰了他们。

    “要不要先敲下门?”穆渊六压低了声音问道。

    “要是九歌他们在干什么怎么办?”李霜抽了抽眼角,有些担心。虽然她还没有许配人家,但是男欢女爱这种事谁还不知道一点啊,何况她身边还有穆渊六这样的人在

    “可是我记得阎王带了儿子来吧他们总不会”江澈也有些犹豫,由于阎九皇实在不习惯“妹夫”这个称呼,所以就让他们叫自己“阎王”,众人也都无所谓,一个称呼而已。

    “应该不会的吧,毕竟孩子在那里。”刘成路也想了想,开口道。

    “那就敲门?”穆渊六试探的问道。

    “你敲你敲!”几个人纷纷把穆渊六推了上去。

    “为什么是我啊!”穆渊六也不服,抓着信函的手挥舞着。

    “信在你手上啊。”李霜说的一本正经,穆渊六几乎都要信了。

    “每次就知道坑我。”穆渊六嘟嚷了一句,抬手敲门。

    可是门里并没有反应,穆渊六又敲了敲,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不在家吗?”几个人又面面相觑了起来。

    “这门我们也推不开啊,走吧?”江澈上前推了推门,发现门上有禁咒,他们根本推不开。

    “走吧走吧,下次再来。”几人纷纷扫兴,转身离去。却不知身后还有人在看着他们。

    林九歌一觉就睡到了天黑,舒服的转了个身,林九歌猛然发现阎九皇不在身边。

    阎九皇呢?

    林九歌慌忙起身,她记得自己睡之前阎九皇还在的,怎么突然就不见人了?

    “九皇!九皇!”林九歌沿着岛的边缘一边走一边叫,隐约看到不远处有个巨大的阴影,不知道是什么。

    不会这岛上还有灵兽吧?林九歌有些慌乱,现在阎九皇不在身边,她一个人对付灵兽倒也没什么,可她就是担心阎九皇。

    阎九皇去哪里了?

    林九歌本来准备越过那个庞然大物,却发现那团阴影上还有点点火光,难道阎九皇在那里?

    林九歌眯了眯眼,一仔细看才发现不仅是那团阴影上,去阴影的一路上都有荧光粉,好像是故意指引林九歌去似的。

    林九歌皱了皱眉,决定跟着荧光走一次。

    沿着荧光指使的方向,林九歌眼前的阴影轮廓一点点清晰了起来,居然是一艘热气球!

    这里怎么会有热气球这么现代的东西?

    林九歌皱眉,热气球是很多年以后的发明,这里怎么会有?

    可是等走近了林九歌才发现,这其实就是一块大布撑起来的一个篮子,老子非常小,只能装的下两三个人,而布料被用撑灯笼的手艺撑了起来,在晚风中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要飞起来了。

    布的上面印染了两个的字“凰柒”,是林九歌临时给这座岛取的名字。

    林九歌走上去,抚摸一下篮子,又看了看布。

    布是上好的绸缎,质地光滑,一看就价值不菲。

    “九歌,喜欢吗?”林九歌还没从没搜“热气球”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就听到身后的声音。

    阎九皇已经换了一身特别隆重的黑色礼服样的衣服,大袖曲琚,革带冠帽。

    林九歌怔怔的看着阎九皇,只见他对自己伸出手来,温柔的笑道:“九歌,要和我一起试试这艘飞艇吗?”

    林九歌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把手伸了出去,随阎九皇一起登上了热气球。

    “你们都叫它飞艇?”林九歌问了一个几乎无关紧要的事情,这个东西是什么。

    “对。”阎九皇并不会不耐烦,就算林九歌问这是什么做的,阎九皇也会耐心呢给她解答。

    “唔其实我们都叫它热气球。”林九歌看着热气球慢慢离开地面,还是在嘟嚷。

    “你喜什么就叫什么。”阎九皇揉了揉她的头,并没有和她在这方面多纠结,温柔的笑道,“九歌,看下面。”

    林九歌听话的低头,只见他们已经离了地面很远,凰柒岛在下面慢慢的变成一个小小的“九”字,人鱼烛幽蓝的光芒点缀成出了它的轮廓,很是好看。

    再远目望去,那个心形的岛上竟是有四个字“生辰快乐”。

    林九歌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似乎是伴着这个气氛似的,阎九皇从后面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九歌,生辰快乐。”

    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林九歌忍住没让自己哭出来,却没想到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

    “娘亲!生辰快乐!”阎柒夜被几个人鱼族的族人举了起来,他手上拿了两根特殊做成的人鱼烛,映照了他的小脸,通红通红的煞是可爱。

    林九歌彻底绷不住了,转身扑进阎九皇的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