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三十八章摊牌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小小姐你”柳晨还想说什么,就被林九歌给打断了。

    “停!”林九歌把手一抬,止住了他的话头,“柳晨,我本来不想跟你说这些话,但是既然你都来这里了,那我们就把话说开了吧。”

    “我不管你和柳如梦是什么关系,也不管你对她有多忠诚,但是,柳如梦是柳如梦,林九歌是林九歌,从柳如梦走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没有关系了。”

    “所以,柳晨,我不希望你因为柳如梦的关系对我特别,在这片地方,你是君,我是民,仅此而已。”

    “可是小小姐,小姐她”

    柳晨似乎还想争辩什么,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柳如梦是你的小姐,我不是你的小小姐,就这样吧,你赶紧走,这里不安全,您这龙体还是去皇宫好好养着吧。”

    林九歌说话不无讥讽,对着柳晨说话也毫不客气,骂的柳晨无话可说。只能无奈转身离开。

    见柳晨终于走了,林九歌才扑到阎九皇身上,使劲地蹭了蹭他身上的味道,才放开了他。

    “九歌,今天那几个人”阎九皇把林九歌搂在怀里,不敢放开她,轻声问道。

    刚刚那一幕,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晚到一会,是不是只能带着儿子看到林九歌的尸体了?

    “是林家的人。”林九歌一边逗着阎柒夜,一边窝在他怀里,说了自己的自己的猜测,“这件事你不要管,我想自己解决。”

    阎九皇也知道事关重大,便应了林九歌。阎九皇已经帮林九歌处罚了一次林家,而换得的竟是这样的结果。如果这次自己再出手,就只能让林家越来越怨恨林九歌了。

    话还没说上两句,林九歌又想到今天看到的那两个奇怪的人,想了想,还是决定去长老院问问。

    林九歌几乎可以确定,逼迫长老院令自己参加新生比拼的是柳晨,可是之前那个帮自己解毒的人,绝对不会是他!

    柳晨身边没有这么厉害的人,而他自己或许有办法,但柳晨是一介君王,不可能可以偷偷摸摸的过来,还把越言的记忆给消除了。

    再者,柳晨若要留书,定不会留那种书信。

    而今天看到的那个孩子林九歌想了想,那孩子知道自己看得到他,也好像好久不见一样和她挥了挥手,怎么想都觉得是那个孩子干的。

    可是一个孩子,真的有那么强的实力吗?而且书信里的字迥劲有力,也不像是孩子写出来的字。

    说白了,除了信里的语气,林九歌绝对不可能把这件事归到一个十岁的孩子身上,尽管她自己也才十五岁。

    反而是那个孩子身边的老者林九歌越想越多,总觉得这两人蹊跷,决定去长老院问问清楚,顺便给阎九皇安排个住处。

    “夫君,我可能还要过一会才能和你好好待在一起了。”林九歌从阎九皇的怀里钻出来,无奈的说道,“我要去长老院问点事,顺便给你把住处安排一下。”

    林九歌嘻嘻笑着,好像怕阎九皇会怪罪她一般,离他很远。

    “需要我陪同吗?”阎九皇低沉着嗓音问。林九歌猛地一阵摇头。

    今天的阎九皇怎么这么喜欢用低音炮!林九歌发誓,如果和阎九皇多待一会,肯定就被他撩拨到床上去了,到时候还想做事?能下来床就不错了!

    所以林九歌坚决决定,把自己的事情解决完了再和阎九皇一起,不能再让阎九皇耽误自己的事情了。

    “好,住处就不用安排了,我们直接出去住,就上次那屋子?”最后一句是问句,意思就是林九歌想去上次的院子里还是去九州商会里。

    “行吧,那我就去申请一下出院。”林九歌也点了点头,在学院里毕竟有很多不方便,如果能出去和阎九皇单独住,自然是最好的了。

    “嗯,我带小义先去那边等你。”阎九皇应道,抱着阎柒夜和林九歌一起出去。

    阎柒夜已经三岁有余,却还是不愿意下地走路,无奈,阎九皇去哪里都只能抱着他。

    林九歌和阎九皇在锦上亭分别,林九歌独自到了长老院,却找不到那一老一少的身影。

    “九歌啊,你怎么来了?”大长老对林九歌的到来感觉很是惊奇,似乎她不该来似的。

    “来看看,今天那个老人和小孩呢?怎么没看到?”林九歌笑眯眯的敷衍了过去,直入主题问道。

    “他们啊,走啦。”大长老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孩子走之前还特意嘱咐了他,不要告诉林九歌他们的身份,让她自己猜。

    “他们是什么人啊,怎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呢?这样可不好。”林九歌透过白布,没有放过大长老眼里的那一丝慌乱,好像很天真似的问道。

    大长老冷汗都快下来了,这这这这让他怎么回答呢?

    “呃是哪个导师的家人吧,没有人和我汇报啊。”大长老含糊的回答,最后那句是转过头去大声说的,好像是问其他人似的。

    其他人正憋笑憋的难受听到大长老这一声,纷纷咳嗽了起来:“咳,也没人跟我说啊。”

    “我也不知道啊。”

    你们就装吧你们。林九歌心里默默鄙视,却并不拆穿,但是也知道了在长老院这里问不出什么东西了。

    看来那两个人身份还不低啊,竟然能让整个长老院帮他们隐藏身份。林九歌心里斟酌,有一个小小的猜测生根发芽。

    “行吧,不知道就算了,我也就是问问。”林九歌也笑笑,表示自己并不太纠结这个,转而说道,“我夫君和儿子来了,我陪他们出去住一段时间,等他们走了再回来,劳烦大长老帮我批一下了。”

    林九歌说的有理有据,大长老也巴不得赶紧让她出去,林九歌事儿太多了,搅得天书学院看不得安宁,大长老是真的怕了。

    大长老屁颠屁颠的给林九歌批了个自由进出天书学院的令牌,那副样子好像是巴不得林九歌别回来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