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三十七章英雄救美,互相吃醋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恰好阎九皇转过头来对上她的眼睛,邪肆一笑。林九歌瞬间涨红了脸转过头去。

    “嘻嘻,娘亲羞羞。”阎柒夜好像也知道他们之间的互动似的,笑着用手指蹭了蹭林九歌的脸。

    林九歌也像个孩子似的,把阎柒夜的手打下去,把他的头埋进自己的胸口,嘟起嘴来不让他再看。

    阎九皇的脸黑了那么一瞬。

    阎九皇这边解决的很快,六个人尽数趴下,林九歌才敢抱着阎柒夜走过去。

    “去帮帮其他人吧?”林九歌歪着头,看着阎九皇,似是在询问。

    “你呆在这里,我去。”阎九皇点了点头,走出结界。

    林九歌的小脸瞬间垮了,为什么她的结界阎九皇能来去自如啊!这么强让人很伤心啊好不好!

    阎九皇出去以后,如同旋风过境一般,把缠着菜鸟小队其他人的刺客一个个给打趴下,但是他没有杀了他们。

    比赛区域内不允许杀人,阎九皇抬头,朝长老们的方向笑了笑,所有人都感觉脊背一寒。转身

    “这比赛还继续吗?”所有的变化都好像只发生在瞬息之间,几位长老还没坐下去,阎九皇就把人给解决了。

    “算了吧,时间也差不多了。”孩子又站了起来,撇了撇嘴,“剩下的人按受伤情况和击杀情况排名吧,走了。”

    说着,孩子就转身离开了这块地方,老者也随之跟上。

    剩下的长老散的散,去宣布结果的宣布结果,独独留了一个柳晨在那里发呆。

    “蛮荒神域”柳晨呢喃着这个地方,眼里闪过痛楚。

    想当初,他也是从那里出来的人,可如今,天路被人切断,阎九皇他们能来去自如,但柳晨却是再也做不到了。

    柳晨是多想回去啊,小姐如今是不是也回柳家了呢?家里的人怎么样了?

    沉淀了很久的思念一下子涌上来,柳晨看着阎九皇的方向,竟是有一分异样的嫉妒!

    “天书学院的菜鸟们,恭喜你们留到了现在,第一场比拼时间已到,我们将会根据你们在这里面的表现排名,现在,你们可以回去睡大觉了!”大长老笑呵呵的立在比赛区域上方,看着下面还有五百人左右的学生,心里五味杂陈。

    话毕,大长老就叫了不少人过来把下面被阎九皇打趴下还没醒来的人给带了下去。

    又是一阵议论。

    “那几个人好厉害,是谁啊?”

    “鬼知道呢,反正是冲着林九歌去的。不过林九歌身边的男人好霸气啊。”

    “对啊对啊,好帅啊。”

    “咳你们有没有考虑过他们怀里的孩子?”

    “早就听说林九歌和男人苟合生了儿子,没想到是这么帅的男人,给我一个我也愿意给他生儿子啊!”

    “就是就是,林九歌的儿子也好可爱,好想捏一下。”

    林九歌听着这些议论声,脸色一点点沉下去,抓过阎九皇的手就进了他的储物戒到处找。

    阎九皇一脸茫然,以为林九歌又要搜刮什么,便任由林九歌翻找他的储物戒。

    终于林九歌从储物戒里找出一个面具,毫不客气的甩在阎九皇脸上:“带好!”

    然后就抱着阎柒夜独自走了。

    阎九皇才反应过来林九歌在干什么,这丫头居然听着流言蜚语都能吃醋?

    无奈的把面具带好,阎九皇快步跟了上去,把林九歌搂在怀里。

    路过刚刚那个说想捏阎柒夜的人的时候,阎柒夜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句:“阿姨好。”

    那人脸瞬间就黑了,林九歌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孩子怎么和他爹一样腹黑!

    那个妹子本来也只和林九歌差不多大,算是同辈,林九歌的儿子叫她阿姨也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这么一叫,就有点故意把其他人叫老了的嫌疑了。

    阎九皇一来,菜鸟小队的六人就自觉离开了林九歌身边,自己凑成一个圈默默走了。

    “你怎么突然过来了?”林九歌和阎九皇吃了一路的醋,走到落花阕门口才想起把他拦下。

    这里可不是她一个人住,到处都是女生,肯定是不能让阎九皇进去的。

    只是阎九皇来之前没说一句,不然她可以另外找一处地方和他一起住下的,现在想要打扫出一间没人的房间可就有点麻烦了。

    “想你了,就带儿子来看看,没想到碰上那么一幕。”阎九皇此时已经接过了阎柒夜,这孩子越长越大,林九歌都快抱不了他了,而且林九歌刚刚把这小子放进自己胸口的举动他还记着呢!

    孩儿他娘的豆腐只有他能吃!孩子是什么?在夫人年前一切都是浮云。

    “这不是个意外,大概……”林九歌话还没说完,就噤了声,阎九皇转过头去,只见柳晨正朝他们走过来。

    “柳晨见过小小姐。”柳晨过来,二话没说,行了个跪拜礼给林九歌,似乎是为了弥补刚刚林九歌向他行礼的过错一般,他行了个更大礼。

    林九歌身子轻移,避开了他这一礼,收敛了笑容:“赶紧起来,这是在外面,被人看到了像什么话。”

    阎九皇也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

    柳晨似乎也知道了自己的无礼,赶忙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

    “出去说话吧。”落花阕到底是宿舍,两个大男人站在这里毕竟不太好,林九歌带头走去了锦上亭。

    锦上亭如今已经成了林九歌的私人地盘,虽然荒草丛生,但是没人打扰就是好的,林九歌也懒得去做修缮,在这里设了个结界,保证没有人可以进来就行。

    然而林九歌的结界对别人有用,在阎九皇和柳晨面前那就和没有是一样的,虽然不想承认,但林九歌的结界在他们面前真的就是这么弱

    “小小姐,你没事吧?”进了结界之后,柳晨才终于敢开口,还好刚才一路上没有遇到其他人,否则他来这里怎么会跟在林九歌身后这件事情就解释不清了。

    “我没事。”林九歌也几乎是霎时间的离开了柳晨身边,和阎九皇站到柳晨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