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三十五章险象环生的比赛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他们是谁?林九歌皱了皱眉,而且那孩子似乎知道她能看到他们一样,还对她挥了挥手,好像在说“我们又见面了。”

    他们见过吗?林九歌有些疑惑,但是很快,柳晨就走了,林九歌也转了过身来,比赛要开始了,她不能分心。

    比赛开始的一瞬间,所有人都跨进了比赛区域,几乎是一刹那的时间,剑光,飞刀,长鞭长矛,所有的武器带着凌厉的气势朝身边人攻击而去。

    在这种时候,就再也没有朋友的存在,只要是在比赛区域里的人,都是敌人。

    菜鸟小队一直很注意的靠在一起,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受到的攻击莫名的特别多。

    难道是他们强大的被人注意到了,所以要先灭了他们?

    林九歌很快发现不对劲,站在他们身边,沉声道:“我们靠在一起目标太大,两两分散开来。小心别被伤到。”

    是的,他们凑在一起目标太大了,而且一个个围成一个圈,也不互相攻击,别人自然会以为他们要合起伙来攻击他们,所以也就自主组起队来攻击他们。

    在这种场合下,没有人会看身边的是谁,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不出局,然后把别人弄出局。

    然而菜鸟小队一分散开来,身边攻击的人立马就少了,特别是林九歌,一个人总是最不惹人注目的,她并不主动攻击人,只在别人攻击自己的时候反击一下。

    相反,林九歌的神识更多的还是在看周围有什么人可疑,然后刻意离开他们。

    远方的蛮荒神域,气势浩大的宫殿里,阎九皇抱着阎柒夜,整装待发。

    “儿子,我们去找你娘亲好不好?”阎九皇脸上难得的有一丝笑意,捏着阎柒夜肉嘟嘟的小脸,问道。

    阎柒夜已经学会说话了,听到阎九皇的话,一边把他的手拍下去一边连连点头。

    阎九皇笑了笑,一只手抱着阎柒夜,一只手打开空间缝隙。

    进入空间缝隙的那一刹那,阎九皇就用灵力罩把阎柒夜围了起来。

    阎柒夜没有灵力,自然是不可能承受住空间缝隙的压力的,不过好在他有个灵力强大的爹。

    天书学院,新生比拼。

    比赛是不允许杀人的,所以林九歌自然也不会往他们枪口上撞,只能远离了去。

    可是林九歌终究还是没有发现,在这上千人的混战里,有那么几个人好像在混战外一样,一直盯着林九歌。

    无论林九歌怎么走,他们都会根据林九歌的位置调整自己的走位,他们就像一张网,林九歌深陷网中而不自知。

    而且,不止是林九歌,就连在外围看着的长老们都没有发现这几人的阵法。

    这是一场真正的偷袭,没有任何人发现。

    很快,比赛范围内就出去了很多人,特别是一些反应慢的,才跨进来就已经被推了出去,一千五百人,转眼只剩下一千人。

    “这届的新生都很拼啊。”长老们身边,一老一少坐在那里,看着比赛区域里的事情,又看了看统计,有些感叹的说道。

    “但是九歌那丫头似乎很不上进啊,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害。”那老者缕着自己的胡须,有些担心的点了点头。

    “废话,她敢害人吗她。”小孩不屑的哼了一声,“她的身体已经和九天帝火融为一体,她做的所有攻击都会带上火焰,就是用剑也会让人染上火焰。九天帝火的威力那么大,这里又那么多人,她攻击一个就会牵连一片,她敢吗她?”

    的确,林九歌在这里东躲西藏,就是因为不敢攻击。

    自从上次中毒醒来之后,林九歌就发现自己已经和九天帝火融为了一体,她就是九天帝火,九天帝火就是她。

    也算是因祸得福,林九歌再也不用担心控制不住九天帝火了。

    然而九天帝火的威力太大了,她攻击了一个,就会牵连一片,很容易破坏比赛的秩序,所以她不敢贸贸然攻击。

    林九歌开始确实没想到这个问题,而现在的情况,林九歌也只能放弃这一场比赛,明哲保身留到最后。

    可是林九歌不想惹事,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人群渐渐稀疏起来,林九歌微微看了眼,菜鸟小队全员都在,李霜和穆渊六一起,江澈和慕容烟一起,刘成路和郑奇一起,都凑在一起全神戒备。

    林九歌略欣慰,却没想到就在下一刻,林九歌周围就有一圈人围了上来。

    怎么回事?林九歌皱眉,几乎是瞬间,她就知道这些人是有预谋来的,如此整齐的行动,绝对不会是偶然!

    林九歌提剑,脚尖一点,身子就腾空了起来。

    一,二,三,四,五,六,七。整整七个人!

    林九歌凝眸,原来,林家把这一手留在了现在。

    行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林九歌从空中下来,还没着地,就撑住了其中一个人的肩头,剑尖一划,跳出了六个人的包围。

    六人互相看了一眼,很快调整了位置,又变成了包围圈把林九歌包围在内。

    “这这这这什么情况?”不远处观战的长老席上,大长老看着这一幕,心脏都要吓出来了。

    柳晨也紧紧的攥住了自己的衣袖,生怕那几个人会伤到林九歌。

    “他们是谁?要不要去帮忙?”老者的神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看向身边的孩子,问道。

    明明是老者问孩子,可是没有一个人会觉得这一幕奇怪,反而好像是理所应当的似的。

    “应该是林家的人,先看看林九歌会怎么应对。”孩子的脸色也异常凝重,却举起了手,示意所有人不要动。

    柳晨几乎就想下去帮林九歌了,可是孩子却不动声色的走到了他身边,抓住他的衣袖,对他粲然一笑。

    这笑好像有魔力一般,柳晨生生的走不动脚步了。

    柳晨还诧异这孩子究竟是谁,就看孩子看着林九歌的方向,收敛了笑容,手上微微用力,神色凝重。

    柳晨也转过头去看,却一下子就比孩子更加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