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二十八章毒中毒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至于受伤这件事,林九歌现在在云纥背上,还算是安全,并没有什么危险。

    云纥背着林九歌不知道跑了多久,周围还是一片黑暗,但终归是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云纥找了个地方停下,大口的喘着气。

    刚刚因为情势紧急,她跑得特别快,现在才觉得体力有点不支。

    林九歌把自己的储物戒递了过去:“师姐,我这储物戒里有体力丹,在一个雕了莲花的玉瓶里,你吃一个。”

    云纥差异的看着林九歌,就这么放心的在自己没有任何战斗力的情况下把储物戒给她了?

    对上的却是林九歌信任的笑容,云纥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按着林九歌的提示找出丹药吃了下去。

    体力真的一下子就恢复了。云纥稍微调息了一下,示意林九歌可以走了。

    林九歌身上依旧是没有力气,她暗暗又咒骂了一下给她解毒的人,怎么弄不好偏偏要让她没力气,而且连体力丹都没有用!

    林九歌又被云纥背了起来,这会没有人追,她终于可以问一下云纥具体情况。

    “简单来说,给你下毒的人藏了个毒中毒,你只解了一种毒,藏在深处的另一种毒没有被解,所以你还是在中毒的状态下。”云纥一边背着她,一边给她解释。

    不得不说,云纥虽然看起来柔弱,但是体力真不是盖的,背着林九歌这么久也不觉得累。

    “我中的是什么毒?”林九歌心里隐隐有一点不好的预感,其实早就有了答案,却不愿意去面对这个答案。

    “你应该知道的,魇毒。”云纥根本不是在询问,而是笃定。

    是啊,林九歌怎么会不知道呢?魇毒,正是封月林家的拿手好戏啊。

    封月林家虽不是制毒世家,但林家先祖却制出过一种特别险恶的毒,魇毒。

    魇毒,顾名思义,就是让人沉迷梦魇的一种毒。这种毒无形无色,最容易隐藏。而且一旦中了魇毒,就会深陷梦境,万劫不复。

    梦境会把你心里最恐惧,最阴暗的一面展现在你面前,而且梦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如果你在梦里受了伤,那么在现实中就也会有伤口。

    除非你克制住自己的心魔,否则魇毒几乎无解。

    林家真是阴魂不散啊。

    林九歌暗暗想着,冷笑。

    眼前的画面突然变换,林九歌和云纥竟然身处林家宅子里!

    “九歌,不要乱想!”云纥一看这情况,就知道不对劲,忙提醒林九歌。

    林九歌也知道自己闯了祸,赶紧止住念头,可是心魔一生,又哪里是那么容易散的。

    “师姐,现在怎么办?”林家的人已经注意到了她们,林家家主,林家长老,甚至是林九歌那些个兄弟姐妹们,都在朝她们走过来。

    “跑!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只要想着跑出去!”云纥一看情势不对,当机立断转身就跑。林九歌也压制住自己的心神,只想着逃跑。

    两人又拼命跑了一段路,林家终于是在身后渐渐消散了。

    “呼呼师姐对不起”云纥早就上气不接下气,林九歌一路被颠得也够呛,喘着气跟云纥道歉。把自己的储物戒又递了上去。

    云纥也没有多说什么,轻车熟路的就拿了丹药出来吃。

    “现在怎么办?”林九歌问道。这里太过险恶,而且一切都是根据她的心里想法变幻的,实在不适合让她来做逃亡的主导者。

    “没办法,只能你自己克服心里的那道坎。”云纥摇了摇头,她也是第一次解魇毒,进来的作用最多也就是提醒林九歌而已。

    克服自己心里的坎吗林九歌微愣,突然说道:“师姐,你把我放下来。”

    云纥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只能听她的话,把林九歌放下。

    “我储物戒里有两个药炉,帮我把红色的那个拿出来。”林九歌把储物戒放到云纥手上,淡定的说道。

    林九歌自知自己没办法控制心魔,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静心,一旦她没时间去想其他的了,应该就有机会了。

    “你要干什么?”云纥心里有些不太好的预感,不敢轻易把药炉拿出来给她。

    “给我就是了。”林九歌对云纥笑笑,颇有些拼死一搏的感觉,“师姐你冒险来救我,我肯定会把你带出去的,就是要麻烦师姐出去之后给我疗伤了。”

    林九歌见云纥久久不动,无奈,强行催动灵力运行,拿出药炉和草药。

    她实在想不到能有什么办法让她静心,除了炼丹。

    “你”云纥看着她几乎自杀一般的祭出九天帝火,竟是说不出话来。

    林九歌此时中毒在身,又没有尽力,此时强行使用火种极有可能被火种反噬,但若是这样能让林九歌静心,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就是风险太大没有胆色的人是决计不敢用的。

    林九歌竟然会有这种胆量云纥愣愣地看着林九歌指尖蹿出火焰,渐渐的由小火星变成了大火苗,隐隐有控制不住的形势。

    但是林九歌并没有收了火,反而把火焰送到药炉下,药草浮上来,被火焰缓慢的灼烧。

    林九歌嘴角渗出了丝丝血迹,但终究,周围的黑暗慢慢褪了下去。

    火焰终于还是没有被控制住,蹭的变大吞噬了药材,而云纥也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终于醒了云纥惊魂未定,看向身边的林九歌,依然在昏睡,但却睡得很安稳。

    云纥探了探她的鼻息,又给她把了下脉,才放下心来。终于是解了毒。

    出门接了盆水,看到李霜和慕容烟一直等在外面。

    “师姐,九歌怎么样?”一见到云纥出来,李霜就凑上去迫不及待的问道。

    “没有大问题,还在睡。”云纥给李霜和慕容烟吃了颗定心丸,才带这两人走进去。

    云纥给林九歌小心的擦脸,把她嘴角的血迹给擦去。才开始给李霜和慕容烟讲了刚才的情况。

    “竟然是林家人!”李霜恨恨地开口,家族斗争她不是没见过,甚至她自己就身处其中,可是如此费尽心思要把家族小辈赶尽杀绝的情况她还真是第一次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