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二十七章梦魇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

    “那大长老有说我能不能参加新生比拼吗?”林九歌现在比较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毕竟新生比拼关系到自己未来该怎么过,还是很重要的。

    “没有说,但是应该是没问题。”慕容烟摇了摇头,大长老倒是没有特别说明这些事,但是既然是代长老,那也就不算是长老,作为弟子参加新生比拼应该是可以的。

    林九歌现在特别想冲去长老院问问到底几个意思,奈何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别说走路了,她就连下床都累。

    真是混蛋啊。

    林九歌心里想着,恶狠狠的诅咒那个所谓的院长。哪个老不死的干这种事情,等新生比拼的时候她倒要好好的把这个人揪出来问问。

    李霜和慕容烟把话转达到了,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自己去干自己的事情了。

    很快,云纥也回来了,看林九歌的眼神变得特别奇怪。

    林九歌知道她估计是误会了自己的身份,无奈的开口:“师姐你别那么看着我。”

    云纥没有说话,坐在自己床上又开始绣花。

    “师姐,我今天碰巧抓到一个奇怪的人,还被他下了毒,所以现在动不了,至于那个代长老,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林九歌无奈,坐在床上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困意竟然已经上来。

    体力真是弱啊

    林九歌无奈的笑了笑,等云纥终于放下绣花针,看向她,才打了个哈欠,放心的睡了下去。

    她不喜欢被人误会,所以再怎么也要解释完了才敢睡觉。

    林九歌这一觉睡得很不安,她总是在做噩梦。

    有时是梦到了阎九皇和小义离开自己,阎九皇甚至直接一矛要把她杀了。

    有时又梦到有两个人一直在追着她,一个大的一个小的,总是像是要找她讨债一样。小孩似乎还在说:“你还我药炉!还我火种!”可是不管林九歌怎么努力,都看不到他们的脸。

    林九歌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就好像是鬼压床一样,怎么都醒不过来。

    梦外,林九歌时而哭嚎,时而惊叫,还手舞足蹈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李霜和慕容烟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着林九歌,以为她是被梦魇魇住了,不知道该不该上去。

    云纥也不绣花了,走过去给林九歌盖好被子,坐在林九歌床边轻声安慰她。

    李霜和慕容烟都默了,这时候的云纥真的是母爱光环满身啊!

    林九歌真的不再躁动,李霜和慕容烟想要过来,却被云纥打了个手势。

    云纥把食指放在唇边,示意两个人不要吵,然后又指了指门口,示意两人出去。

    李霜和慕容烟明白,无声的点头,走了出去。

    等两人出去之后,云纥才躺到林九歌身边,手握着林九歌的手,一边传输灵力,一边进入了梦境。

    云纥进的是林九歌的梦境。

    这里漆黑一片,云纥找不到林九歌,只能盲目的乱转。

    听到不远处有动静,云纥试探的走了过去,就见林九歌疯了似的奔跑,可是她其实并没有移动多远。

    因为林九歌现在浑身无力,奔跑只不过是她潜意识里想做的事情

    而已。

    李霜走过去,背上林九歌就跑,她不知道林九歌现在是什么情况,只能帮她做她想做而不能做的事情。

    “师姐,你怎么在这里?”林九歌看着云纥,有些惊讶。

    “你体内有余毒,现在什么都不要干,不要相信梦里的事情,也不要让自己受伤,我带你出去。”云纥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林九歌梦境里的情况太紧张,来不及给她解释那么多。

    林九歌也早就察觉这里不一般,此时听了云纥的解释,不管对不对也只能将就着相信。

    只是可怜林九歌现在根本没有一点力气,更别说灵力。好在云纥的要求也不高,林九歌强迫自己不去思考,也不去听周围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