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二十六章来去无踪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都生死不明了还”两人一边走一边说话,小孩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越言。

    “这人是谁!?”那小孩看着越言,惊讶的问道,感觉一阵头痛。

    这林九歌身边怎么这么多男的!先前有个阎九皇,后来有那个什么菜鸟小队,现在这个又是谁!?还有这里不是女生宿舍吗?为什么他一个男的能进来?

    小孩气冲冲的要老者给个解释,那老者却一脸为难,他也很就没有回天书学院了好吗,怎么会知道天书学院的弟子都是谁啊。

    “越言。”越言看着这两人,自报家门,一脸警惕。

    他是天书学院的大弟子,天书学院从长老到导师他都认识,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两个人。

    而且如果是天书学院的人怎么会不认识他?越言自认不是什么自大的人,但对于自己在天书学院的名声还是有信心的。

    “越言?大长老的弟子?”老者才想到大长老刚刚跟他说过自己手底下有一得意门生,似乎也叫越言来着?

    “是。”越言看着他们,手里已经化出了剑。

    “别激动别激动,我是天书学院院长。”看着看着越言准备开打了,忙自报家门想要阻止他。

    “院长?”越言这下也开始怀疑了。

    按理说如果是院长的话他是不该这么无礼的,但是天书学院院长已经几十年没有回来过,这人是不是院长还不一定呢,而且这孩子又是谁啊

    如果只是个冒牌院长的话,那他罪过可就大了。

    老者突然后悔没有带一个长老过来证明身份了。

    “跟他废话什么,进去看林九歌。”那孩子看着越言,一脸不耐烦。

    本来就不喜欢林九歌身边的任何男生,现在这个人居然还要拦他的路,他怎么可能会有好口气。

    说罢,虚空一闪,孩子就出现在了屋内。老者无奈,也只能跟着孩子进了屋。

    越言忙追进屋子里,能用虚空穿越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小人物,而那人只是个孩子样,恐怕是哪个魂魄夺了别人的身体!这才真真是个危险人物!

    越言开始懊悔自己刚刚只关注那个自称院长的老者了,反而轻视了这个孩子。

    可是孩子一进去就开始嫌弃:“这都什么破地方,哇怎么还有一滩血!”

    转而又看到床上的林九歌,看她身上似乎没什么伤,就是右手上被绑了绷带,一下子就解开了绷带,给她察看伤口。

    “你”越言还想阻止,却被老者拦下。

    “啧啧,你就是这么给林九歌治病的?怎么能任由她把毒逼到一个地方用火去烧!右手都快废了!”孩子一边用灵力把林九歌右手的伤口保护起来,一边训斥越言,还不忘抱怨一下林九歌,“林九歌也真是暴殄天物,居然这么乱用九天帝火。”

    老者跟在他的身后,一边拦着越言,一边转过头催他:“你能不能别废话了,一会那些人都要训练回来了,我可不想见那么多人。”

    “你急什么,这毒很难处理的!”小孩也不耐烦的回道,手上动作却不停。

    好吵林九歌感觉自己在一片虚空里,身体轻飘飘的,自己这是死了吗?

    可是那些聒噪的争吵又是从哪里来的?越言呢?她到底在哪里?

    林九歌转来转去,想要找到一个出口,可是她走来走去又好像一直在原地。

    右手上传来温暖的感觉,林九歌抬起手来看着那个狰狞的伤口。

    伤口上面泛着一点点的光辉,好像是有人在给她疗伤,是那个聒噪的孩子吗?

    林九歌感觉头一阵眩晕,摇了摇头试图驱散这种感觉,却完全没有效果,不多时,又晕了过去。

    “好了,搞定!”林九歌失去意识的同时,小孩也终于拍了拍手,表示已经结束了,“老头,把他打晕。”

    小孩一边在房里翻找什么,一边吩咐老者,语气一点也不客气。

    越言全程被老者压制,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被一掌拍晕后就没有知觉了。

    “把他记忆改了去,送回他宿舍。”小孩手上不停的写着什么。

    两人大费周章的做完这一切,彻底从天书学院消失了。

    回来一天就闹出这么大动静,这可不是他们想看到的。

    “你告诉那群老不死的别和别人提起我们了没?”等离开天书学院,小孩才想起来问老者。

    “早就说了。”老者翻了个白眼,要说老不死的应该是你才对吧!我们这十个人加起来都没你老!

    林九歌迷迷蒙蒙的起来时,脑子还有些转不过来。

    等想到自己都经历了什么,她抬手看着自己的右手,却发现右手上面干干净净,什么痕迹都没有。

    地上也是干干净净的,至于越言,就更没有一点来过的痕迹了。

    怎么回事?林九歌下床,觉得身上特别虚,一点力气都没有。在床上坐了会,林九歌才发现自己枕边有封书信。

    拿起来略看了一下,林九歌嘴角就控制不住的抽了起来。

    死丫头,不要感谢我治好了你的伤,那个下毒混蛋就交给天书学院老不死的去折腾,记得一周内别去训练,会留下病根!还有别和那个什么鬼言提起这件事!新生比拼见!

    字迹苍劲有力,但是这个话林九歌怎么看怎么觉得幼稚。

    但是至少林九歌可以确定的是她确实中了毒,但是被人解了,越言也确实来过,但是估计被人用特殊手段给消除了记忆,下毒的人已经被交给了长老院。以及这届新生比拼她可能会看到一个熟人了。

    只是,会是谁呢?

    林九歌想了想,自己认识的人里面似乎没有这么幼稚的人,若说实在有,那也只有玉无涯那个混蛋了,可是玉无涯有这么强的实力吗?

    林九歌可以保证,没有。

    看自己伤口和房里的样子,这人的实力应该在阎九皇以上。可是林九歌真的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一个人。

    林九歌还没有一点头绪,门外就传来了脚步声,应该是李霜她们训练完回来了。

    林九歌忙把信藏在枕头下,这个人是谁她还不知道,还是别让太多人知道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