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二十五章危机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好了,快去,我撑不了多久。”林九歌推了他们俩一把,把两人推进火牢。

    三人对视一个眼神,穆渊六和江澈毫不犹豫的把那人的手反钳在身后,江澈的扇子抵在他脖子上,穆渊六拿出一块泥就往他嘴巴里塞。

    没办法,谁让穆渊六是土系,能用的就只有泥了。

    林九歌放心的收了火牢,对着两人点了点头,转身离开训练场。

    始一走出众人的视线,林九歌就撑不住了,用匕首狠狠地在自己手上划了一下,林九歌一手扶墙,留下一路血迹,跌跌撞撞的走回了落花阙。

    内院里,正在训练的越言突然睁眼,看向落花阙的方向,眉目紧皱。

    “越言,怎么了?”坐在越言身边的韩霜问道。

    “林九歌。”越言只说了一个名字,起身就朝落花阙的方向赶去。

    剩下四人面面相觑,林九歌?怎么又是她!可是没有人关心越言怎么会感受到林九歌的状况。他们这个小队因为林九歌,心已经开始散了。

    “要不要跟上去看看?”叶昭也站了起来,问韩霜。他们现在练的阵法少一个人都不行,越言这突然离开,肯定没办法再练下去了。

    韩霜看了一眼白深如的方向,叹了口气,摇头道:“算了,单独训练吧。”

    林九歌回到自己的宿舍之后就开始运气,刚刚她把所有的毒素全部逼到了右手手心,以防毒素蔓延到其它地方,损伤经脉。

    因为曾经不能修炼的缘故,林九歌一直很注重保护经脉,被人骂废物的日子,她再也不要有!

    此时整个右手手心已经没了知觉,林九歌咬咬牙,把刚刚愈合的伤口再次划开,让黑血流出来,又用灵力将所有毒素逼到伤口处。

    虽然这样很容易把整个右手都废了,但是目前的情况已经容不得林九歌再做其它处理。

    地上很快就流了一滩黑血,林九歌闭着眼睛,慢慢调理经脉里的灵力。

    掌心伤口处又很快蹿起了火焰,林九歌的眉头狠狠的皱在了一起,好痛…

    刺骨之痛,可想而知。

    可是如果不用火焰烧灼伤口,后期还会感染,到时候更麻烦,没办法,林九歌咬着牙,又加大了火焰的温度。

    林九歌一边处理伤口,一边也不忘记防范周围,火焰灼烧的效力还没有过去,林九歌就猛地睁开了眼睛,有人来!

    “谁!”林九歌下床想看个究竟,却被人按回了床上。

    “是我。”越言看到地上一滩血水,再看林九歌想要下床,眼瞳紧缩,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林九歌按回床上,不让她乱动。

    “越师兄你怎么来了?”林九歌诧异的看着越言,这个时候他应该也在训练啊,怎么会…

    “不放心,来看看。”越言言简意赅,坐到林九歌身后开始给她输送灵力。

    林九歌了然,再次运起火焰,试图把剩余的毒素全部给烧个干净。

    只是这样,右手多半就废了…

    “啊——”尖叫声响彻整个天书学院上空,穆渊六和江澈都担心的看向了落花阙的方向。

    “呵,她活不了多久的,林家绝对不会放过她。”被押着的人冷笑,他从接这个任务开始就没想过要活着回去,只是能拉着林九歌一起见阎王,他不亏!

    “你给我闭嘴!”穆渊六又狠狠地塞了一把泥在他嘴里,不想再听到他的声音。

    九歌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她都从别的大陆走了一趟回来了,还会在火离大陆,天书学院,她自己的地盘被人杀了吗?一定会没事的…

    穆渊六如是安慰自己。

    两人把这人押到长老院,发现长老院里多了一个老者和小孩,所有的长老和导师都正襟危坐看着两人。

    这就是他们一上午都没有来的原因了吧…穆渊六知道不该问的就别问,只看了两人一眼就把刚刚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大长老刚想站起来决断,却看了那老者和小孩一眼,小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老者也对他微微点了点头,示意让他来决断。

    “把这个人带去水牢,记得掏干净嘴巴。”大长老叫了两个侍从过来接手这个自称是邢祀的人,又转过头对穆渊六和江澈表扬了一下:“你们两个这次做的不错。”

    “其实都是九歌的功劳,我们俩也就是押了他过来。”穆渊六挠了挠头,不敢居功。

    林九歌现在还在落花阙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他怎么还好去抢她的功劳。

    “林九歌呢?”那小孩听到林九歌的名字,抬起脸来问了一句。

    “在落花阙,她中了毒,似乎很严重的样子。”江澈看着这小孩,知道他不简单,也没有什么轻视的意思,只是如实把林九歌的情况说了出来。

    那小孩点了点头,又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小手却在宽大的袖袍里紧握成拳。

    “行了,你们两回去训练吧,好好盯着那一群小崽子们。”老者呵呵笑道,也开了口。

    穆渊六和江澈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在这群人里面,任他们是什么身份也是不够看的,而且天书学院从来就不是以家世背景看人。

    “走,去看看她。”穆渊六和江澈一走,小孩就忍不住了,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瞬间消失在长老院。

    “欸…”大长老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老者制止:“我跟去看看就行,太多人去不好。”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该干啥干啥吧,我去看看我的。

    说罢,老者也消失在了长老院。

    几位长老目瞪口呆,看着两人前后消失,终于不再说什么,纷纷从长老院散去。

    老者和小孩进落花阙的时候,林九歌已经昏睡过去,越言站在床前看着她,眼里有些病态的渴望。

    “你说这林九歌怎么这么不经夸,刚说她好就给我整出这么一个幺蛾子来。”稚嫩的声音从院子里传过来,越言收了眼里的波动,出去查看。

    “这能怪她吗,我说你啊也别太担心,她应该能处理好。”另一个苍老的声音回应孩子,越言刚踏出房门,就看到一老一小同步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