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二十三章一老一小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没有我就不行么”云纥看着自己的手,有些恍惚。

    “师姐,团队的意义就在于缺一不可,在团队里面没有一个人是无所谓的角色,每个人都可以在团队里发挥自己的作用,所以你不要太自卑,要知道,你可是独一无二的。”林九歌笑了笑,拿过云纥的绣花针塞回她手里。

    云纥还想说什么,宵禁的钟声已经响起,他们该去睡觉了。

    林九歌也起身回了自己的床,暗暗对云纥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云纥躺在床上,久久睡不着觉。

    其实林九歌今天这一番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看着云纥陷在自己编织的牢笼里不能出来,想到了当初的自己而已。

    当初林九歌还在做特工的时候,也曾经想过,她做特工到底是为了什么?她对于团队来说算什么?这个问题曾经困扰她很久,甚至在一次任务里差点让她丧命。后来林九歌就渐渐放下了这个问题,人生短暂,何必考虑这些有的没的。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次日,林九歌开始和其他人一起训练,没有例外,没有特权。林九歌甚至还提前了一个时辰起来跑步。

    天书学院的训练不只是在灵力灵阶上的训练,还有很多格斗技巧。另外天书学院还藏了很多高阶的灵技,让学员可以通过日常比试活动赚取学分换灵技。

    林九歌大概了解了一下天书学院的运行模式,也暗暗记下。

    知道自己以后肯定和天书学院脱不开关系,还不如从现在就开始积累,免得以后手忙脚乱的。

    训练日复一日,枯燥无比,每次出去的试炼活动对于所有弟子来说都是一次放假。

    林九歌也不例外。她在天书学院的训练甚至比其他人更加刻苦,更加枯燥,因为这些内容,她之前已经练了十多年。

    可是为了新生比拼的冠军,她必须要强迫自己练下去!

    “呼呼”林九歌站在训练场中央,喘着粗气强迫自己站着。

    两只脚整个都在打颤,可是林九歌知道自己不能坐,剧烈运动后坐下不仅对身体不好,在心理上也会有一个心理反应,一累了就可以坐下去,林九歌绝对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这又是何必呢”林九歌不知道的是,不远处,一个老者看着林九歌如此强迫自己,一边叹着气一边却非常欣赏。

    “我说了我的眼光不会错的吧?”老者身边有一个小孩,此时正是一脸得意的看着他,又转过头去看向林九歌。

    孩子是十岁的模样,说话的语气神态却无比老成,周身的气场也丝毫不必老者弱。

    “恩,你终于看对了一次人。”老者笑眯眯的摸了摸他的头,点头同意道。

    “喂!你几个意思!我眼光一直很准好吗!?”小孩一听这话,直接蹦起来反驳,奈何身体太小,在老者面前根本不够看的。

    老者笑了笑,没有说话,这么多年了,他终于找到能够接替他的人了。

    “话说千烟殿马上要开了吧?”老者收起了玩笑的神色,看着天书学院锦上亭的方向,眼里有着憧憬。

    “恩,最多这半年里了。”小孩也沉眸,点头应道。这次他们回来的目的也就是这个了,千烟殿万年都未必出现一次,此次他却感受到千烟殿的躁动,虽然不知道原因为何,但是千烟殿要重现世间是肯定的了。

    也不知道这次又会是怎样的风景。

    孩子突然想到了很多年前,那座巍峨的宫殿从地上崛起时的样子。

    “真是期待啊。”老者看起来也和孩子想到了一起去,眼里有着憧憬。

    “在那之前,我们还是先关注一下新生比拼吧。”孩子打断了老者的憧憬,从石头上跳了下去,再出现时已经是天书学院里面。

    空间瞬移!

    “别告诉我你这次还不打算现身。”见着老者久久不说话,孩子默默的鄙视了他一番。

    “啧算了听你的。”老者皱了皱眉,一脸不情愿的也跳了下来,出现在孩子身边。

    两人轻车熟路的走过没有人的地方,走进长老院。

    一路上竟然没有任何人察觉天书学院多了他们两个人。

    过了许久,天书学院的弟子们纷纷到了训练场,而林九歌此时也加训完成,正在休息。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见长老和导师的出现。

    若说长老和导师们有事迟一点还能理解,可是这半个上午过去了,竟然没有一个人来管他们,这就不对劲了。

    林九歌皱了皱眉,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感。

    看着下面的众人开始窃窃私语,林九歌知道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如果这一个上午长老和导师们都没有来,以后训练的效果肯定会有所降低。

    虽然穆渊六几人都已经自觉的开始了日常训练,也带动了一些人开始训练,可是这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站在那里窃窃私语,根本不知道该干什么。

    “都给我安静下来!”林九歌知道事态不能任由发展,站上主席台,冲下面大吼一声。

    所有人都被这一声吓到,空气一下子安静下来,每个人的目光都盯着林九歌。

    但很快就有人嗤笑出声:“一个盲眼的女娃娃说什么说,吓得老子以为谁来了。”

    说话的是一个年纪挺大的人,林九歌对于他来说,确实只是一个女娃娃。

    林九歌皱了皱眉,看来天书学院的老头们对这群人的管教还是松了啊。

    很快,那人身边就出现了一团火焰,焚烧着他的衣角。

    “啊——”那人见到自己衣角莫名起火,惊叫一声跳起来。火焰很快被传给了他身边的人。

    于是以他为中心的几个人纷纷着火,惊慌不已。

    林九歌冷笑一声,故意大吼了一句:“收。”

    于是火焰就消失了,刚刚被火焰焚烧过的地方一片狼藉。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林九歌,眼里不无诧异。

    “她她是林九歌啊!”突然,也不知道是谁认出了林九歌,惊恐的叫出来。

    这位兄台,这么久才认出我真是辛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