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二十二章云纥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当年的云纥也如林九歌她们一样,有着无限抱负,加上家庭环境,云纥一直过得很好,桀骜,放纵,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除了绣花。

    云家父母看自己女儿这么豪放,担心她的心性被养的太过自大,所以在她十岁时就给她找了个刺绣老师,教她刺绣。

    本意也只是让云纥收一收性子,谁知道那刺绣老师说云纥刺绣的潜力很大,如果好好练习,完全可以把绣花针当做武器来练习。

    云家父母听到这话,登时喜笑颜开,云纥活到十岁,一直是手边有什么就用什么当武器,到现在也没选出一个特别趁手的武器,如今有了绣花针这样的选择,又听老师说有潜力,那自然是要试试的。

    “其实那时候哪里有什么潜力啊,都只是那个老师胡诌的而已。”云纥说到这里,却是苦笑出声。

    原来云家父母请来的老师竟然是个半吊子,因为跟同门师妹打了个赌,赌一定有人能用绣花针作为武器,所以见谁都说有潜力,目的也无非就是想有人能真正用绣花针作为武器。

    但是这人的绣花功底也不是盖的,云纥本来不想学习绣花,但在云家父母的各种手段压迫下,还是乖乖地学了几年绣花。

    然而这一次,那个老师竟然一语成箴,云纥在绣花这方面的天赋真的是很少有人能够比拟的,不过几年,云纥就掌握了很多种针法,简单的,复杂的,都学了个七七八八,性子也变得如今这般沉稳,俨然成了刺绣天才。

    于是紧接着,云纥就真的开始按老师所希望的那样用灵力催动绣花针,试图把绣花针当做自己的武器。

    一开始自然是不可能的,用灵力催动死物,没有足够的灵力底子做撑,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一个不慎还会被反噬。

    可是偏生云纥是个钻牛角尖的死倔性子,既然决定了一件事情,就必须要做到。

    本来那老师都决定放弃了的,可是云纥竟然真的就那么死磕着做到了。云纥竟然真的就用灵力硬生生的催动了小小的绣花针作为武器,而且绣花针作为武器时的威力竟然是意想不到的大。

    云纥用树作为攻击对象,竟然将整根针都没入了树里面。

    一直渴望实力的云纥顿时兴奋不已,于是整天就把心思放在了怎么把绣花针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她在针上涂毒,用机关改造针尖,整个心思都放在了改造绣花针上面,原本桀骜的性子竟也一点点的变得沉稳。

    那时候的云纥以为自己很强大了,以为自己只要有足够的绣花针,就可以打败很多人。

    可是后来她进了天书学院。

    在天书学院一次又一次的入学检测中,云纥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就算是有绣花针这么一个独一无二的武器,但是充其量也就是给人一下子的诧异,甚至被人嘲笑,在对战中根本没有什么实用的地方。

    云纥越来越气,竟然想要扔了绣花针去练习其他武器,可是这时候她遇到了天书学院院长。

    那次院长也是看这届新生里竟然有个人会用针做武器,在云纥之前,用针攻击的人不少,但是把针作为主要武器的人云纥是第一个。

    因为针虽然小,但同样的也很难控制,偶尔用来偷袭还可以,但是想要用针作为主要武器,真的是件很难的事情。

    所以在那届的试炼中,院长没有告诉任何人的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云纥的表现。

    他看着云纥从一开始的自信到后来的气恼,甚至有想要抛弃绣花针的冲动,终于没有办法袖手旁观下去,趁云纥独自一人的时候现了身。

    “院长真的是个神秘的人,我根本看不到他的脸,只能感受到他周身的气场特别强大,那是一种碾压性的实力。”云纥笑了笑,想起自己那次和院长的见面,她算是幸运的吧,至少还和天书学院院长说过话。

    李霜和慕容烟此时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安静听云纥说自己的过去。

    她们从来不知道云纥还会有这样的过去,可是目前听来似乎还是挺好的啊,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

    是啊,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云纥自己也很想知道,她到底是为什么从一个那么自信桀骜的人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院长像是一个老爷爷的一样耐心的开导云纥,告诉云纥,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就算云纥现在用着绣花针被人嘲笑,打不过其他人,可是来日方长,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

    “你想现在换一个武器,然后和这世上千千万万的人一样变得平庸吗?”云纥的答案当然是不,她本就桀骜,让她和其他人一样变得那么平庸,她绝对不会答应。

    “那就好好练你的针,五年后,我看你到底会变得平庸还是突出!”院长说了这句话之后就从虚空里消失了,没有一点痕迹,云纥看着自己手上的针,几乎要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梦。

    可是她还是没有放弃绣花针,她开始努力的修炼,把绣花针作为自己主要的武器,再也不管其他人的闲言碎语,但是也因为心底始终藏着的不确定,云纥的性子变得越来越孤僻,除非是相处了很久的人,云纥几乎不会和其他人主动说话。

    “师姐,这说明你其实还是想交朋友的。”林九歌看着云纥,突然笑了,“你说你性格孤僻,可是我们不过今天见了一面,你就把这些事情告诉我了,哪有人性格孤僻成这样子的啊?”

    云纥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也就是觉得林九歌这个人不坏,可以信任,再加上自己心里的这些话憋了太久,又想到林九歌此时身负的那些权利,才不由自主的说了这些话。

    “其实师姐,你现在已经很厉害了啊,你在的队伍现在是天书学院除了越师兄那一队最厉害的队伍,而且如果没有你,这个队伍根本不可能变成现在的模样,干嘛还要把自己关起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