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二十一章单独特训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等了许久,江澈才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队长,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在前七?”

    林九歌点了点头,非常善解人意的说道:“前七做不到,前十也是可以的。”

    林九歌之所以敢这么放肆的给他们开小灶放松要求,完全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是天书学院的准院长了,虽然不喜欢用权利办事,但是作为准院长,要是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到的话,林九歌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把眼睛还给阚季荼了。

    “可是前十也很难的啊好吗!”李霜哀嚎一声,这届因为荒岛试炼提前结束的原因,入学的新生整整有一千五百人,比往届多了不知道多少,最关键的是,这届被称为天才的人绝对不在少数。穆渊六和江澈自然不必讲,还有其他各个家族的天才,简直是数不胜数。

    如今他们几人要在这么多人之中全部进前十,这哪里是简单的事情啊。

    “那就看你们加不加油了。”林九歌笑笑,这群人的潜力都是不可估计的,不然她也不会这么信誓旦旦的说自己要做第一。

    说实话,从一千五百个人之中去争第一,林九歌的压力比他们任何人都大,但是那又怎样?林九歌会用这次新生比拼来证明自己,她的实力,完全配得上她手上的权利!

    来日方长,林九歌相信他们可以。

    “以后每天按学院的时间结束训练,先去吃饭,然后再来这里单独加训!”林九歌慢慢踱步,看着六个人的站姿,突然觉得还是得自己来训练他们。

    不仅是实力,还有站姿,气度,各方面,必须全部按军队的要求来训练!

    “是!”听到林九歌又要给他们单独加训,几人完全没有一点不开心的样子,反而特别激动。

    虽然林九歌的训练方式特别变态,他们常常会抱怨辛苦,但是不可置否的是,在荒岛试炼场的那半年是他们提升最快的半年。

    而且林九歌训练起来张弛有度,比他们自己加训效果好了不知道多少。

    再苦再累,为了他们还能在一起,所有人都决定坚持!

    林九歌看着几人这热血沸腾的样子,老成的笑了笑。虽然林九歌是这群人里面年龄最小的,但是林九歌的阅历,实力,哪一样都不比他们低。在火离大陆,从来就不是以年龄论英雄。

    “来吧,为半年后的比拼加油!”林九歌站定在几人面前,把右手伸了出来,其他几人纷纷会意,站成一个圈,一只只手覆了上去。

    “菜鸟小队!英勇无畏!菜鸟小队!勇者无敌!”整齐划一的声音响彻锦上亭的上空,也亏得林九歌早早设好了结界在这里,否则他们这么大动静肯定少不了处罚。

    “行了,都回去吧,马上到宵禁时间了。”林九歌看着六人的脸庞,其实他们都不大,最大的也就是穆渊六和江澈十六岁,这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朝气是林九歌很久都没有感受到的。

    有那么一刹那,林九歌想到了自己在二十一世纪的战友们。

    他们是不是都以为自己早就死了?现在他们还好吗?但是很快,林九歌就释怀了,这辈子她是不可能回去了,不管怎么样,在这边的生活毕竟也不错,有阎九皇宠着她,有菜鸟小队像战友一样陪着她。

    而她自己,也才十五岁,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和他们一起走下去。

    林九歌和李霜慕容烟一起回了落花阕,云纥早就回来了,正坐在自己的床上绣花。

    “师姐好。”

    “师姐好。”

    李霜和慕容烟和云纥打了句招呼就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了,这么半年同居生活过来,对于云纥的心思他们也知道的差不多了。反正你不去招惹她她也不会主动来找你,但是她并不是那种对什么人都很生疏的性子,至少李霜和慕容烟曾经看到她和自己队里的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的。

    人非无心,不过是你进不了她的心而已。

    李霜和慕容烟一开始还有一点难过,后来也就慢慢释怀了。

    可是林九歌却不是这样的人,云纥的身份不简单,实力也不容小觑,至少林九歌觉得自己最多就能和云纥打个平手,想赢她绝对不可能,这种人,能拉拢就拉拢,拉拢不了也绝对不要让她觉得自己不好相处。

    “师姐你在做什么啊?”林九歌笑了笑,坐到云纥身边,看着她绣花,明知故问。

    “绣一点香囊用。”云纥也温和的笑了笑,手上动作不停。

    然后就没有话了。

    林九歌实在不是个会搭讪的人,云纥也不是个特别会聊天的人,但是林九歌坐都坐下来了,总不可能就这么走了,只能一边看着她熟稔的动作,一边想着自己的事情。

    其实林九歌前世也是会绣花的,当初做特工时有过一个任务,要扮演一个大家闺秀,琴棋书画女红必须样样精通,所以林九歌还特意学习了一年这些。

    此时也不知道怎么的,想着想着,就真的认真的看起了云纥绣花。

    不得不说,云纥的手是真的很巧,飞针走线,绣花一点点就出来了,而且林九歌发现她用的针法竟然是特别难的乱针。

    乱针是绣花里偏难的一种针法,普通绣娘练习十年都未必能用好这一针法,下针时尚要斟酌,可是云纥此时竟然是完全不假思索的一针一线绣下去。

    刺绣功底真是好啊。

    “师姐,你练刺绣多少年了?”林九歌一边慨叹,一边问道。

    这句话是出自内心的想问,当年林九歌学习的那些东西里面她觉得最难的就是刺绣了,如今她也只能用最简单的针法像云纥这样不假思索的下针。

    “大约有十几年了吧。”云纥依旧是笑笑,却抬起头来看向林九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过去似的。

    “当年特别不喜欢学刺绣,这个世界以武为尊,刺绣有什么用呢?可是现在才发现,绣花针却成了从来不离手的东西,很神奇吧?”林九歌第一次见云纥说这么多话,她停下手上的动作,开始给林九歌讲自己的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