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一十八章兴师问罪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走出训练场没多久,又去了天书学院的很多地方,该去的不该去的,都走了个遍。也始终没有人管她,那些所谓禁地,林九歌一到门口,守卫的人就自动让行。

    这下,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得出问题了。

    林九歌特意走了很多禁地,完全没有好奇的心思,就是想看看这些地方会不会有人拦她。

    可是没有,一个地方也没有。

    林九歌皱眉,开始她能犯一些戒律,也只当是越言的面子,给她几天习惯的时间,可是现在,天书学院所有的戒律规矩,在她面前统统没用,这就不太正常了。

    难怪一路上但凡是认出她的人都在看她,合着她这入学第一天就成了人尽皆知的特权生啊。

    究竟是谁?让她变得如此瞩目?

    林九歌想不出来,

    若说是越言,可越言自己也不过是一个弟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权利让她无视制度?

    若说是阎九皇,他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胁迫整个学院的人对她这么好,何况,这些人是真心实意的,不是被胁迫的。

    虽然享受特权带来的便利,但是林九歌依旧不喜欢在学院这种地方搞这么大的特权,毕竟她来学院是学习来的,不是来游玩的。这些特权只会让她学不到任何东西!

    千万别让林九歌知道是谁让她拥有现在的特权的,不然林九歌一定会给他好看!

    林九歌且走且想,不知为何走到了长老院门口。

    九长老正在和一个人说话,那人眼角瞥过林九歌,就跟九长老说了一句什么,朝林九歌走来。

    林九歌指了指自己,不知道该不该走。

    那人却微笑朝她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找的就是她。

    林九歌站住不动了,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看刚才九长老对他的模样,应该也是个大人物,正好,让她问问到底是谁给她的这么多特权。

    林九歌前世今生加起来活了近四十年,最痛恨的就是这种不顾规章制度的特权!如今倒好,把这么大个特权的帽子丢她脑袋上,让她怎么能不气!

    “林九歌,我是天书学院的大长老。”来人先介绍了自己。

    哦,大长老,就是那个越言的师父?

    林九歌点了点头,俯身行礼:“见过大长老。”

    大长老双手托扶,对着林九歌呵呵笑着:“越言没跟你说你不需要这些虚礼吗?”

    “回大长老,说了。”林九歌依旧按着礼数来,语气却不太好。

    既然这人是大长老,对她的这些特权肯定是知道的咯?

    “走走吧。”大长老感受到她的小情绪,无奈的笑笑,别人有这么多特权落在头上高兴还来不及,到林九歌这里怎么感觉给她特权是自己的罪过了呢?

    林九歌点头,跟着大长老后半步走。

    大长老无奈,伸手把林九歌拉过来,开口道:“今天我们不当长老和弟子,就当朋友,逛逛天书学院可好?”

    林九歌无言,人家一个大长老,自降身份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驳人家面子就说不过去了。

    沉默的点头,跟大长老并肩行走。

    “天书学院那些地方都逛过了没有?”大长老关切的问道。但这也就是客套话,如果林九歌没有把天书学院那些地方逛个遍,怎么会过来长老院兴师问罪?

    说到这个大长老就无奈,给林九歌特权这个命令是院长下的,可是院长他老人家现在身在何方都不知道,处理这件事情的也就是大长老了,林九歌来兴师问罪,自然第一个找的就是他这个大长老。

    大长老也不好当啊。

    “去过了,除了内院,该去的不该去的都走了一遍。”林九歌意有所指,是希望大长老给自己一个解释。

    “九歌,你知不知道你自己身上权利有多大?”大长老听着林九歌满嘴带刺,也是没办法,只能淡淡的问道。

    诚然,院长书信里说给林九歌的不仅是特权,而是整个天书学院除了院长之外最大的权利。可以说,只要林九歌想,整个天书学院都是她的,连大长老的权利都没有她大。

    林九歌这根本不是来当弟子的,而是来接手天书学院的!

    “我只想知道,是谁给我的这些权利。”林九歌对于权利这个字眼毫不心动,只想知道这件事情最开始的根源。

    “是院长。”大长老如实说道,“你的入学申请是院长亲自批的,你入学后的这些事情也是院长亲自书信交代的,我们长老院没权利插一分手。”

    院长

    林九歌沉吟,也抓到了大长老话里的字眼,院长是书信交代,也就是说他现在不在天书学院里,林九歌找人算账都没有办法找。

    “我劝你别想着去找院长,他老人家不在天书学院里很多年了。”大长老似乎是看出了林九歌的心思,开口提醒道。

    天书学院的院长是二十多年前就离开了天书学院,把天书学院丢给当时正当年少的九个长老,游历四方去了。

    可是虽然说是把天书学院丢给九个长老,但天书学院但凡发生什么事,院长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有重要的事情,不待几个人讨论出个结果来,院长的书信就已经到了。

    当然,这么多年的书信里没一封有地址,以至于九个长老一直觉得院长就在天书学院附近,可是任他们怎么找,就是找不到院长的踪迹。

    “那么,我能不能问问原因。”林九歌也是明事理的人,听到大长老的话,也知道想去找院长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转头问大长老。

    “院长没有细说,只说是因为你身后的人,这些权利必须给你。”大长老却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甚清楚,“而且院长字里行间似乎有意将来把天书学院也给你。”

    握了个大草,把天书学院给她?林九歌听到这句话就一阵头大,她过来不是来学习的,是来接手天书学院的吧?只是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身后还有这么厉害的一个人?

    “我身后的人?是谁?”林九歌问了句,她知道,这个人不可能是阎九皇。不是说阎九皇没有能力做到这个地步,阎九皇有这么大权利没有错,但是阎九皇不会这么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