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一十四章阙霜、阚檀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阙霜和阚檀虽然是方面炼丹界的翘楚,他们的名声连阎九皇都知道,但是年代到底太久远,阎九皇也不炼丹,自然了解的不多,能知道他们用的药炉已是不易。

    阎九皇向来是想到什么做什么的人,下午,他就去找了找阙霜和阚檀的往事,收获不小,但并没有很大用处。

    林九歌的猜想是正确的,霜袂必须和檀栖一起用才行。

    阙霜和阚檀自小就是师兄妹,他们同拜芥楦子为师学习炼丹,后来结成双修。

    在他们成亲那日,芥楦子送了两尊炉鼎给他们,一尊霜袂,一尊檀栖。

    这两尊炉鼎耗费了芥楦子的全部精力,导致他们成亲第二天,芥楦子就死在了自己房里。

    阙霜和阚檀悲恸不已,于是就给霜袂和檀栖下了一道禁令,非有他们血脉或火种者不可启用。

    这两尊炉鼎对于他们来说意义重大,同时也是无数人觊觎的宝物,阙霜和阚檀一定要把它们保护好!

    后来,阙霜和阚檀纷纷寿终正寝,霜袂和檀栖自动封炉,火种却融合在一起留给了他们唯一的儿子,也就是神王阚季荼。

    阚季荼把霜袂和檀栖放在父母的棺材里,火种炼天帝火,死前留了一分神识在太古虚境里,等待有能力的人来传承。再后来,霜袂和檀栖在大战中被人挖了出来,流离辗转很多地方,如今已不知所踪。

    而九天帝火,很幸运的,林九歌就是那个有能力的人。

    阎九皇把这一段事告诉给林九歌的时候,林九歌却咬牙切齿的想起了那个一句话能让你吐血三升的男人!

    原来他叫阚季荼名字是挺好听的,人也挺好看的,就那嘴巴怎么那么贱呢!

    阎九皇不提阚季荼还好,一提阚季荼,林九歌就气不打一处来,完全忘了眼前的状况。

    “九歌,你该感谢他的。”阎九皇感受到林九歌对阚季荼的浓浓怨气,从身后抱住她,让她靠在自己胸膛,“如果不是他,你今天就算拿到了霜袂和檀栖也没有用,况且,他还给了你这一双得天独厚的眼睛,这会让你在那块地方大放光芒。”

    诚然,阙霜和阚檀阎九皇确实是不认识的,但是阚季荼他不可能不认识。

    当年人魔大战,阚家是战得最凶猛也是最惨烈的一个家族,就是当时的大将军柳焰柳家,也没有阚家损失大。

    阚家上下几万人,阚季荼是留到最后的那唯一一个人,但人魔大战后不久,阚季荼也归天,阚家再无后人。

    林九歌叹了口气,确实,她应该感谢阚季荼,如果没有阚季荼,她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了。

    “嗯你帮我再找找檀栖吧,我想让这两尊药炉,重现光芒!”林九歌抚着储物戒,眼里有着坚定。

    既然霜袂被她拿到了,九天帝火也被她传承了,那么她有什么理由不找到檀栖,重新启用它们呢?

    霜袂如今封炉,林九歌也就死了用它的心,只能拿着焰魄继续炼丹。在进天书学院之前,她一定要炼好一批丹药以防万一。

    何况,什么东西都可能贬值,但唯独药材和丹药不会贬值,林九歌手上有一批丹药,在天书学院就更有一份立足的保障。

    天书学院虽然是学府,但难免有几个人品差又有实力的人,林九歌不敢在天书学院贸然炼丹,只能现在辛苦一下了。

    阎九皇虽然是蛮荒神域的人,但是对于火离大陆的这些事情也都知道,他不能陪在林九歌身边,只能是多一份保障就多一点安全了。

    整整五天,林九歌每天的时间都拍的满满的,除了跑步,训练,修炼,就是炼丹。阎九皇也利用这几天的时间把林九歌在这边一切可能用到的势力,一切可以照佛林九歌的地方全部安排好。

    失踪这种事,他承受不起第二次。

    分别的时候终于到了,阎九皇带着他的面具,披了他的斗篷,陪林九歌去天书学院报道。

    林九歌本来不愿他去的,这个男人太显眼,气场又强,跟在他身边真的是一件压力很大的事情,何况还是去学校这种地方。

    可是拗不过阎九皇的百般不放心,林九歌只能任由他帮着自己办手续。

    到长老院的时候,又偏偏是九长老值班,九长老一看到阎九皇就立刻气歪了胡子。

    “你你又来干什么!”九长老蹭的一下站起来,不知悔改的指着阎九皇,质问道。

    “帮我夫人办入学。”阎九皇看着林九歌,根本没正眼瞥他一眼。

    九长老也看向林九歌,确定这个人就是越言破例帮她说话的那个人,也是越言的心上人,不过怎么成了这个男人的夫人了?

    也就是说,他们天书学院的大弟子,大长老的关门弟子,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居然还是单相思!

    九长老有一瞬间同情越言,却不知道越言为林九歌的种种破例根本不是因为喜欢她

    “申请拿来。”想到他们天书学院的天才居然还是个单相思,九长老的语气又坏了几分。

    林九歌诚惶诚恐的把申请递上,又忍不住埋怨的看了一眼阎九皇。

    九长老非常用力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几乎要把纸张给划破,才又给了林九歌。

    林九歌拿到入学申请,看着上面怨气冲天的签名,不禁咂舌,什么仇什么怨啊

    “深如师妹,她来了呢。”天书学院内院,五个人站在一起,三女两男。

    一个持剑女子看着林九歌和阎九皇走在学院里,忍不住揶揄身旁的粉衣女子。

    名叫深如的女子暗暗握了握拳,眼里迸发出恨意。

    “深如!”韩霜感觉到深如没有控制好的情绪,严厉的斥了一句。深如被她这一句给唤回了神志,深呼吸了一口气,看向越言。

    越言身边站了一个蓝眸男子,此时却是讥笑的看着越言:“越言,你的心上人似乎有主了呢。”

    “她,不是心上人。”越言摇了摇头,否认道,却正好对上深如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