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一十一章短暂的温存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不过夫君,你让那几个人去点菜了,我吃什么啊”过了很久,林九歌才想起这个严肃的问题。

    林九歌和菜鸟小队的相处都是在荒岛试炼场,他们怎么可能会知道她要吃什么!而且以那几个人的没心没肺程度,林九歌觉得就算是知道也没有人会记得她

    “你可以选择吃我。”阎九皇带着笑意,俯在林九歌耳边脸不红心不跳。

    “你混蛋!”林九歌瞬间就转过身去打他,刚刚还说让她早点休息来着!是让她早点和他干那啥吧!勤兽啊!

    阎九皇哈哈大笑起来,把林九歌的手包在自己的大手里面,觉得无比安心。

    林九歌在,就好。

    然而到晚饭的时候,林九歌还是看到了很多她喜欢吃的菜,转过头去看阎九皇,却见他依旧是笑着看她,意味不明。

    林九歌腾的红了脸,也没再纠结这些菜是谁点的了。

    “唔真的好好吃啊!”一顿风卷残云过后,抢得最多的李霜揉着肚子,满足的说道。

    “小霜子你还说,就你抢的最多。”林九歌也吃的撑,随手抓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丢了过去,笑骂道。

    “九歌你也吃的不少啊!”李霜毫不示弱,又扔回去。林九歌稳稳的接住,才发现自己丢的竟然是阎九皇的碟子

    “行了行了蹭完了饭,我们也该走了。”穆渊六过来拉起李霜就准备走。

    “就是就是,不能打扰了你们两个的二人世界啊。”江澈也走过来拉起慕容烟,跟着穆渊六附和道。

    刘成路的脸又黑了,这两个人存心的吧!他怎么办呢?总不能拉着郑奇走吧!会被误会的喂!

    “小奇子,我们也走。”刘成路最后决定把郑奇当做自己小弟走嗯他才不要一个人走!

    林九歌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开的样子,暗暗笑着,看来自己不在的半年里。这六个人的感情进展也很快啊。

    “夫人,现在人都走了,你还想吃吗?”林九歌这边还在笑菜鸟小队的六个人,那边阎九皇就已经从后面环抱住她,毫不脸红的说荤话。

    “你讨厌!”林九歌羞红了脸,推开阎九皇就朝房里跑去,阎九皇也呵呵一笑,跟着她进了房里。

    既然进了房里,干什么还能由得这丫头不成?

    很快,房间里就传来嘤咛声和喘息声,半年不在一起,阎九皇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没处泻,林九歌也早就想阎九皇想到发疯。两人的契合非常完美,就好像是一个人一样。

    异样的声音直到后半夜才停下来,阎九皇一停下,林九歌就累的睡了过去。

    阎九皇无奈,自己似乎也是真的太猛了一点把林九歌抱去清洗了一番,才和她相拥而眠。

    他们来日方长,他不急。

    次日一早,林九歌的房里就传出了哀嚎声。腰好痛!腿好痛!浑身上下都好痛!

    林九歌幽怨的看着阎九皇,眼里满满的小情绪。这只勤兽!体力好的简直不是人!事实上,从某种程度来说,阎九皇确实不像人。

    阎九皇倒是很早就起来了,对着林九歌的眼神毫不悔改,只是笑着把早饭端到她面前:“夫人,鉴于为夫昨晚稍稍失控,今天就由为夫来伺候你可好?”

    林九歌白了他一眼,乖乖的吃下了早饭。嗯,再怎么不能和食物过不去!

    吃完早饭之后,阎九皇说要给林九歌检查一下眼睛,林九歌也没有反驳,对于她的眼睛,她也是有一肚子的问题想知道,阎九皇虽不会医,但实力在那里,这些东西应该还是能知道的。

    阎九皇把林九歌扶了起来,用灵力探视进她的眼睛,感受她眼睛的情况。

    良久以后,林九歌才感到那股不属于自己的澎湃力量消失。

    “怎么样?”林九歌目光灼灼,看着阎九皇,生怕得出什么不好的结论。

    “有人在你的眼睛上面设了一个结界,阻隔了阳光对你眼睛的伤害,所以你的眼睛才可以睁开来。”阎九皇沉吟,继续说了下去,“这个结界很奇怪,只要靠近设结界的人,它就永远不会消失,但是一旦离开太远,结界的力量就会衰退,最后消失。”

    林九歌点了点头,怪不得自从回到火离大陆之后她的眼睛就时不时的痛。

    “我暂时不知道维持这个结界的办法,所以只能委屈你,再带上白布了。”阎九皇从自己的储物戒里拿出那根被遗忘在雪山上的白布条,递给林九歌。

    林九歌抚着它,感叹自己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它竟然还是完好无损的,真是神奇的东西。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让阎九皇给自己带上。

    “九歌,你放心,我会尽快找到那个结界的法子,让你不需要再蒙白布。”阎九皇抱着林九歌,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无力。

    他是蛮荒神域的阎王,是富可敌国,手握重权的人,可是每每面对林九歌的时候,他感受到的只有无力。特别无力,林九歌的什么问题,他都没有办法给她解决,最后还是让她受苦了。

    “没事,反正我也习惯了,迟早也会把这东西摘下来的。”林九歌笑笑,毫不在意。她感受到了阎九皇对自己的自责,不想让他那么难过。

    她的男人是蛮荒神域的阎王应该是放纵不羁的人,她不想让这么一个人为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软弱。

    “九歌,我很快就要走了。”阎九皇抱了林九歌很久,才终于开口说道。他在火离大陆滞留太久,已经和制度有所冲突,再留下去,他可能要遭到反噬,何况,阎柒夜也还在蛮荒神域那边,他必须回去了。

    “嗯,回去看好儿子,等我。”林九歌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知道阎九皇在这边不能滞留太久,之前留了半年应该也是很勉强的吧,她不想再束缚住他。

    可是还是很舍不得啊她们才重逢,就要分开,林九歌不得不感叹异地恋的辛苦。

    想着阎九皇很快就要离开自己,林九歌抱着他就是一通吻。

    这次分开不知道多久才能重逢,她想珍惜每一分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