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零八章拖延时间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阎九皇显然也是后知后觉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真是关心则乱啊。阎九皇苦笑,总算打消了出去的念头。

    “多派几个手下到处盯一下吧。”穆渊六笑笑,关心则乱,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当初李霜受害的时候,他比阎九皇不冷静多了。

    阎九皇也点了点头,叫了黎城来,让他把散布在火离大陆的兄弟们都用起来,一定要找到林九歌!

    荒岛试炼场。

    林九歌和玉无涯大口大口的吃着肉,不得不说,玉无涯的手艺也是很不错的,至少没把肉烤糊了。

    玉无涯一边吃着肉,心里一边打着小九九,很显然,是他把阎九皇和林九歌的感知切断的。

    他就是要让阎九皇着急,想看看这位阎王大人能为林九歌着急到什么地步,也方便他去坑阎九皇啊。

    可是玉无涯万万没想到,阎九皇在最着急的时候碰上了菜鸟小队,一下子就淡定了下来。以至于玉无涯把林九歌送回去的时候,还受到了七个人的痛打

    “行了,吃完了,我们走吧。”林九歌归心似箭,把肉吃完了就想走。

    谁知道玉无涯却直接躺下,慢慢悠悠的说道:“你急什么,阎王大人又不会消失了,让我再歇会。真以为把你抱回来那么容易啊。”

    这满满的嫌弃是怎么回事?林九歌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玉无涯到底打的什么算盘,但是人家好歹是把自己带了回来的,也不能把他丢到这里不管吧。

    林九歌咬着牙,配玉无涯一起坐下。

    “林九歌,你说你喜欢阎九皇什么?”玉无涯才闭上眼睛没多久,就又睁开了眼睛,翻身问道。

    “我也不知道,就是喜欢他呗。”林九歌被问的一愣,认真的想了想,却没有想出什么结果,只能含糊的回答。

    “那为什么你不喜欢我呢?明明我也长的很好看啊。”玉无涯又开始了死缠烂打,他本来也不喜欢林九歌,就是想逗逗她。

    林九歌转过头来,认真的看了一下玉无涯的脸,嗯,确实是挺好看的。

    林九歌这才想起,玉无涯这次出现,一直用的都是他本来的样貌,她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可是自己为什么能一眼就认出他来呢?林九歌自己也不知道。

    “可能你比较讨人厌。”林九歌一本正经的看着玉无涯,说了一句特别讨打的话。

    讨人厌???玉无涯瞬间就不开心了,他怎么讨人厌了?要是说讨人厌,明明是她家的阎王大人更讨人厌好吧!?

    算了算了,情人眼里出西施,陷入爱情的女人都是智障,玉无涯不断的安慰自己,他还是很让人喜欢的,只是林九歌不懂欣赏而已。嗯就是这样

    林九歌自然不知道玉无涯心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依旧是一心想要回去,看到玉无涯坐了起来,才又问道:“我们可以回去了吗?再晚了我告你怠慢,你的令牌就没有了。”

    一听到令牌两个字,玉无涯就怂了,好吧,为了令牌,他就伺候这小祖宗一会!

    “走走走,走走走。真是不懂你,那么着急干嘛。”玉无涯撇了撇嘴,心里特别不甘心,阎王大人这会应该已经出来找了吧?

    事实上,阎九皇确实是出来找林九歌了,不过是派人出来找林九歌,他自己则是和菜鸟小队坐在房里想着林九歌会被谁带走。

    林九歌和玉无涯先去了九州商会,却被告知今天没有拍卖,不能进去。

    林九歌嘟着小嘴,在储物戒里一阵翻找,才拿出一个小东西,告诉守门的说让习管家出来见她。

    守门的看着这个小东西,一番验证之后才敢确定这是大人的信物之后,战战兢兢的进去通报了。

    能有大人信物的人,那只有少奶奶啊,可是少奶奶不是失踪了吗?而且,她身边这个男人是谁啊?还是找习管家来吧。

    看门的小厮慌啊!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带着少奶奶的信物过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少奶奶遇到危险了?

    林九歌和玉无涯看着小厮战战兢兢的背影,特别尽职的现在门口等。九州商会有九州商会的规矩,就算她是这里的女主人,也不能坏了规矩。

    不过一会儿,那小厮就跟在习管家身后匆匆赶来,后面还跟了很多人。

    林九歌挑了挑眉,这是把她当成了什么人了?还是说把她身后的玉无涯当成了敌人?

    林九歌转过头去,满脸笑意的看着玉无涯,玉无涯的脸色有些丑。

    “少奶奶!真的是少奶奶!”习管家走到林九歌眼前,才能确定真的是她。继而又看了一眼林九歌身后的人,问道,“这位是?”

    林九歌对着习管家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这是我的救命恩人,习管家不必担忧。”

    习管家连连点头,飞快的遣了身后的一众人等。

    林九歌冷笑,过了这么久,习管家从心里还是没把她当回事啊。玉无涯在后面也开始窃喜,看来这九州商会的人和林九歌之间也有间隙啊。

    “习管家,九皇呢?”林九歌没有多在意习管家的态度,反正他再怎么看不惯她,也必须得伺候她,她才不管那么多呢。而且习管家在九州商会这么多年,林九歌也不可能因为他看自己不顺眼就让阎九皇换了人。那就是摆明了的害他!

    “大人不在商会里,在城里另一处宅子。”习管家恭恭敬敬的回答,“老奴已经让人通知大人了。”

    “不必了,你告诉我地址,我直接去找他。”林九歌却摇了摇头,准备亲自动身去找阎九皇。

    不仅是因为阎九皇身份特殊,这么正大光明的进九州商会难免惹人怀疑,何况她这次若是让阎九皇来找她,在商会里定会落下口舌,说少奶奶娇纵什么的。

    “是,老奴让人给少奶奶带路。”习管家不敢反驳林九歌的话,恭敬地叫了一个知道阎九皇地址的小厮来给林九歌引路。显然也是早有准备的了。

    林九歌笑笑,不置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