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零二章木水火,森淼焱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你就和郑奇组个基佬队呗!”李霜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躲在穆渊六身后喊了一句,却是间接的承认了自己和穆渊六是一对了。

    “小霜子你死定了!”刘成路恶狠狠的看着李霜,拿起雪球就要丢过去。

    郑奇手足无措的看着他们不知道该不该上去帮忙。这上去吧,不就是承认了他和刘成路是那个什么队吗,不上去吧,好像也不太好的样子

    郑奇这边还在纠结呢,那边刘成路就已经恨铁不成钢的回头吼了一句:“小奇子你过来帮忙啊!难道还就这么被他们欺负啊!”郑奇才拿着早就准备好的雪球冲了上去。

    不远处的江澈和慕容烟看着再次打成一团的四个人,相视一笑,也纷纷冲上去加入了战局。

    阎九皇现在雪崩的起始点,早就听到下面的动静,却没有上去阻止,他现在只关心林九歌的事情,对于其他人,他能把他们带走就算是仁至义尽了。

    这一块地方阎九皇已经基本研究过了,确实是有一块阵法,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地点可以启动阵法,传送去另一个大陆。

    可是阎九皇不知道是谁布下的阵,也不知道它到底通向哪个大陆,对于林九歌失踪这件事情,他还是一无所知。

    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启动阵法,然后阎九皇亲自过去带林九歌回来。

    可是,启动阵法讲究天时地利人和,而阎九皇,至多有个人和。

    真是麻烦啊阎九皇又头痛了。他发现但凡是涉及林九歌的事情,他就特别容易头痛,反正他活到现在,也没为谁头痛过这么多次,除了阎柒夜

    这一对母子真是,阎九皇无声的笑了,似是无奈,又似是幸福。

    是夜,林九歌躺在何府她的寝房里,怎么都睡不着觉。不知道为什么,林九歌最近总觉得有些心悸,好像总要发生点什么事情一样。

    她最近也常做梦,梦到那天在悟丹斋里的那场短暂的打斗,是那人要来了吗?

    林九歌又突然想起不久前阿叔先生跟她说的话,是关于那三节兵器的。

    阿叔先生说,那三节兵器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兵器,而是三个人。

    他们分别是木,火,水。因为他们是神器幻化而成,所以他们就是兵器,兵器也就是他们,被玄黎大陆的人统称为“三兵”。

    木火水三者相辅相成,但也相生相克。木给火提供燃能,火给水提供热能,水给木提供养能。但同样的,火烧木,水灭火,木吸水。他们在一起的战斗力是无比强大的,但也是极其危险的。

    也不知道是谁培养了这样的铁三角。林九歌叹气,当日攻击她的恐怕就是三兵之一的木了。

    真是麻烦啊林九歌的指尖窜出青红相间的火苗,有些惆怅,就凭这个,真的能打败三兵吗?

    其实若是三兵之一,林九歌完全不怕,他们三个充其量也就是水会给林九歌带来些麻烦,其他人在九天帝火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但是阿叔先生特意强调了,三兵永远是一起行动的,不可能分开,这绝对是一加一大于二的组合,这才是林九歌最头痛的地方。

    且不说三者都灵阶都比她高,就是三个灵阶比她低的这样的组合,林九歌也没有能力可以打败他们,何况

    林九歌想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些昏昏欲睡了,可是还没等她熟睡,脑子里一根弦就突然绷紧,瞬间清明了起来。

    “谁!”林九歌翻身下床,戒备的看着四周,喝道。

    “桀桀,警觉力真好啊。”一个声音从房梁上穿来,随后林九歌视线里就出现一抹红衣,“不过很遗憾,这是没有用的。”

    林九歌皱着眉,突然转身,蹲下。一缕火焰从她头上经过。烧了后面的床。

    不难想象,若是林九歌没有及时发现,此时被烧到的。恐怕就是她的脸了。

    林九歌心有余悸的摸着自己的脸,真吓人啊她这么可爱的脸差点就被毁了。

    不过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林九歌站起身,打量眼前的人,一身红衣妖冶夺目,脸上带着纨绔的笑,整个手掌都变成了火焰,燃着青蓝色的火。

    林九歌眯着眸子,掌心悄无声息的出现了青红相间的火焰,既然火到了,水和木定然也在周围了。

    兵来将挡,火来,火挡!

    林九歌不置一言,悄然在手心聚集起一个火球,朝着火的方向扔了出去,你不是喜欢火吗?那姑奶奶就让你玩火自焚!

    开始还在笑的火看到九天帝火形成的火球时,脸色乍然一变。不是因为火球的威力,而是因为,九天帝火的压迫!

    九天帝火是上古神火之首,像火这种的火焰,在它面前只有俯首称臣的份,连躲都躲不了!

    眼睁睁看着九天帝火烧身,火却做不了任何事情,一时有些气急败坏,冲着虚空喊着:“淼!森!还不快出来帮忙!”

    淼?森?是在叫水和木吗?林九歌眯了眯眸子,那么这个火,就叫焱咯?

    林九歌猜的还真没错,木水火,分别叫森淼焱,都是他们的属性所取。

    焱开口不久,两个人就出现在焱身后。

    一个人一身水蓝色的长袍,看起来温文尔雅,见着焱的样子却不急不慢地开始运水帮他把火熄灭了。

    另一个人则是一袭青绿色的衣裳,见着焱狼狈的样子,不仅没有帮忙,而且还嗤笑了起来:“焱,你也不过如此嘛,竟然搞得这么狼狈。”

    “上次被这丫头烧了一条手臂的人是谁?还好意思说我。”焱撇了他一眼,手一挥就换了另一身火红色的袍子。冷笑道。

    啧,看来这三人之间也不太和谐啊。林九歌索性双手环胸,看着三人这一出闹剧。

    “行了,别忘了主上说过的,这丫头虽然灵力比我们任何人低,但是我们随便哪个人和她单打独斗都不可能有胜算。”就在森快要和焱打起来的时候,淼站了出来当和事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