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九十九章白布条,唯一线索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队长她可能真的出事了”到底是江澈比较明智,沉声道。他终于还是不忍心说林九歌死了,只能用出事代替。

    “对,李霜你记不记得,九歌跟我们说过,她的眼睛因为一些原因,有两三年不能揭开白布,否则就会真的瞎。如今她的白布被遗落在雪地上,她也不见踪影,我觉得九歌出事的可能性真的很大。”穆渊六也沉下了眸子,直直的看着李霜。他和李霜是最早认识林九歌的,自然知道的比其他人多一点。

    李霜默然,她怎么可能会忘记,当初她想去摘了林九歌的白布,还被她给拦下了。林九歌还答应她,说以后一定要第一个给她看自己的眼睛。如果食言就让她揍自己一顿。

    林九歌,你怎么可以食言!还躲起来不让我揍你!

    李霜越想越难过,最后直接趴在穆渊六肩头痛哭了起来。

    其他人纷纷侧目,忍住自己的眼泪。

    林九歌是菜鸟小队所有人的精神支柱,如今她不见了,没有人是好受的。

    另一边,越言一直在第七区观察这些魔物的行动规律,除了刚进来时与它们交了手以外,越言没有再和它们起冲突。

    不过这些魔物的母体被它们保护的很好,它们虽然没有灵智,但对母体的保护都是出于自主反应,让越言很难有可乘之机。

    越言本想用两个月时间来观察它们,然后出去做一次补给,和它们来个速战速决,可是这才一个月,越言就收到了召回的通知。

    天书学院的长老们来信,让越言尽快带着菜鸟小队回去,一切事宜全部停手,据说,是有大人物来了。

    一切事宜停手,意思就是无论是越言的任务,菜鸟小队的复试,还是找林九歌这件事,都必须强制终止。赶回天书学院。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长老们做出这样的命令,但越言必须服从命令,无奈,他只能匆匆再与魔物斩杀一段,能伤它们多少是多少,离开了结界。

    只希望不要出去太久,让这些魔物完全恢复过来,那他这一个月的努力算是付诸东流了。

    用传讯虫联系了一下菜鸟小队的众人,知道她们全部安好,越言也就放心了,菜鸟小队是林九歌的队伍,爱屋及乌,越言对他们自然也上心一些。

    吩咐菜鸟小队到试炼场入口集合,越言先一步去了门口。

    菜鸟小队的众人面面相觑,不是三个月吗?这才一个月呢,怎么就要出去了?

    可是再问越言时,却没了回音。

    无奈,六人只好收拾东西,启程朝门口赶去。

    六人也没让越言等多久就齐齐赶来,一行七人出了试炼场,一刻不敢耽误回了天书学院。

    路上,六人一直想问越言怎么回事,越言无奈,才开口解释道:“我也不知道多少,长老们只说有大人物来,让我们尽快赶回去。”

    大人物?几个人更摸不着头脑了,有大人物来长老们迎接就好了啊,再不济把越言也叫回去啊,和她们有什么关系?再看向越言,越言却表示他也不知道。

    好吧,出都出来了,还能说什么呢。

    李霜又没忍住回头看了眼试炼场,攥紧了手上还带着血迹的白布。

    白布条本来就是她发现的,而她和林九歌关系也最好,所以众人都不约而同地默认让李霜保管这根白布条,毕竟,这可能是林九歌留下来的,唯一的东西了。

    一路心情复杂的到了天书学院,越言把菜鸟小队的人都带去了长老院,这是长老亲自吩咐的。

    一行人不明所以地进了长老院,就看到有个身穿黑袍,带着面具的男人立在那里,长老们坐在一旁,神色虽淡然,却不敢在他面前多说一个字。

    地上的尸体就是很好的例子。

    地上的是九长老,他不过是看不惯这人的高傲,多说了几句,便被他一下子给杀了,没人看清楚他的手法。

    只有一个字,强!实在是太强了!

    这人一来点名道姓的就问林九歌,没得到结果后继而就问菜鸟小队。

    长老们哪敢怠慢,匆忙忙就把菜鸟小队和越言给召了回来。

    看着这人的身影,菜鸟小队的六人都咽了咽口水,这个不会是于家来寻仇的吧当初林九歌把于家独子于严给杀了来着

    “咳那个你是?”李霜壮着胆子上前问道,如果真的是于家的人她也认了,毕竟当初林九歌杀于严也是为了她。

    黑袍人转过身,面具下的表情看不清楚,但是那双眼睛李霜总觉得有些熟悉。

    他打量了一下六个人,从宽大的袖袍里丢下一瓶药,道:“给死人吃下去,这六个人,我带走。”

    声音冷到彻骨,还带着丝丝怒气,菜鸟小队的六人不禁打了个寒战。

    几个长老忙上去接住瓷瓶,生怕它摔了,至于菜鸟小队的六个人,他们根本就不在乎被谁带走,只巴不得这人赶紧走了。

    越言一到长老院就自觉的现在了大长老身后,听见这人的话,刚想上前阻止,就被大长老拉住。

    大长老轻轻朝越言摇了摇头,越言只能眼睁睁看着六人被带走。

    完了真的是来寻仇的吧!是吧!是吧!不然干嘛就要他们六个啊!而且看这人好像好厉害的样子,他们六个人合起来都打不过吧李霜跟在这人后面,咽了咽口水,忐忑的想着。

    谁知这人只是把他们带到了学院外的空地上,就停了下来。

    “那个”李霜还想说什么,却被穆渊六拉了过去,远离那人身边。

    显然,穆渊六和李霜想的是一样的,担心是于家过来寻仇的。

    可谁知那人把斗篷的帽子给拿了下来,把面具也摘了,面对着他们,几人霎时就松了一口气。

    阎九皇!

    李霜说她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人的身形特别熟悉呢,竟然是阎九皇,那么把他们带过来,是知道了林九歌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