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九十八章六人集合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与此同时,临近七区的江澈和慕容烟都感受到一阵很强烈的灵力波动,两人纷纷看向七区的地方,有些担心越言。

    可是走到七区周围。两人就没办法再前进,这一块都被越言布下结界,可出不可进。

    心思缜密的慕容烟隐隐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很快退出了结界周围,看来这次重进试炼场,原因远没有那么简单啊。

    倒是江澈不死心,想凭一己之力把结界打破,可是越言早就料到这件事情,怎么会随便设个结界就就了事呢?

    何况,就算是江澈打破了越言的结界,里面还有众长老的结界。没有长老们的印记,是无法进去的,更别说打破。

    但江澈也不是死磕的人,打了一下发现打不通结界,便也放弃了。

    他到底还是敬重这位大师兄的,对于越言的决定,他也不敢多说什么。

    其他几人一路走,一路杀,只是可怜他们都没有准备好什么,也没有林九歌那样的烤肉技能,只能一路走,一路找些果子吃,毕竟他们烤的肉真的不能吃

    都是被林九歌惯的!

    感受到了没肉吃的痛苦,几人不约而同愤愤地想着,却根本没有不找林九歌的念头。

    对于他们来说,林九歌就算做什么,也永远是她们的队长,就算林九歌成了十恶不赦的坏人,她们也会毫不犹豫地站在她身后,与世界为敌。

    远在玄黎大陆的林九歌正在炼药,突然没由来的打了个喷嚏,一株药毁了

    林九歌把废药丢到一边,摸了摸鼻头,奇怪的嘟嚷着:“感冒了?不该呀”

    林九歌最近经常去当初阿叔先生发现她的雪山,阿叔先生在帮忙找回去的方法,她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去雪山周围找找,只不定能发现什么线索。

    可是别说线索了,林九歌连当初遮眼睛的白布都没找到。

    林九歌无奈,只能安心地回来炼药。

    ——一个月后,荒岛试炼场五区。

    穆渊六已经在这个地方待了一个月了,除了每天按时完成林九歌留下来的训练单子,随便杀几只灵兽外,对于林九歌的消息一无所知。

    他这一块是雪山的范围,气温较低,他始一进来就感受到了深深的寒意。

    不过有了之前进荒岛试炼场的经验,穆渊六这次在储物戒里带足了东西,自然也不乏御寒衣物。

    不知道李霜那边怎么样了没有事的时候,穆渊六就会不自主的担心李霜,但是他没有去找李霜,他相信李霜可以一个人应付这些的,他只需要努力通过复试,然后和李霜一起进入天书学院。

    穆渊六歇息了一会,再次往雪山里走去。根据他之前几天的观测,雪山深处在几个月前发生过人为的雪崩。

    但愿会有九歌的消息吧穆渊六已经不抱很大希望,只盼着能有一点蛛丝马迹,哪怕一点也好。

    其实穆渊六对林九歌的感情很复杂,一开始是对盲女的不屑,可是后来见过林九歌杀狼之后,他就对林九歌有了崇拜。

    那种凌历精准的杀狼手法,穆渊六自认,他永远也不可能有。

    后来在天书学院初试的时候,他看到林九歌把天书学院的水晶球给弄破了,心里很是震惊,而且越言看她的眼神也变了很多。

    穆渊六瞬间就知道,林九歌不像表面和流言那样简单。

    进荒岛试炼场的时候,穆渊六听到自己和林九歌一组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莫名松了口气。

    再后来进试炼场的一切,穆渊六对林九歌的感情就从崇拜变成了崇敬,他崇拜这个比她小的姑娘,也敬重这个坚强努力的队长。

    林九歌在穆渊六的心里早就是无可替代的偶像人物了。

    不管怎样,一定要找到林九歌!

    穆渊六攥了攥拳,一步一步走进雪山。

    刚刚雪崩过的雪山其实是很危险的,但是穆渊六绝不会因为危险就放弃,因为那个人是他的队长,他唯一敬重的队长。

    穆渊六走了没几步,就看到很远的雪地上有一点点残红,他几乎要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一刻都不敢耽误,三步并两步地跑了过去。

    真的是血迹!

    虽然看到的是血迹,可是穆渊六一点都没有失望和恐惧,取而代之的是欣喜若狂。

    这里有一点血迹,而且还没被大雪覆盖,这说明林九歌不早之前到过这里,应该是受了伤,才会留下血迹。

    穆渊六这才开始担心起来,如果林九歌受了伤,又没有御寒物品,会不会被冻死在这茫茫大雪中?

    当初他们分开的时候,林九歌把小队唯一可以御寒的东西给了怕冷的李霜,自己却孤身来到了雪山里。

    穆渊六突然有种没由来的悲壮。

    往深再走了几步,便看不到血迹了,穆渊六没有冒险继续往前,而是用传讯虫把其他的小伙伴叫了过来,一群人找,总比他一个人有效率的多?

    离穆渊六最近的江澈和郑奇很快就赶到了,随后的刘成路,李霜,慕容烟也纷纷过来和穆渊六回合。

    情况穆渊六早就用传讯虫跟他们说明了,几人过来也只是打了个招呼,继而在这一块搜寻,掘雪,挖地,她们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可是最后也只是找到了被林九歌遗留的白布条而已。

    又是一天晚上,几人围坐在一起,天气已经转凉了,晚上的雪山愈发冷了起来,穆渊六把自己的两件御寒衣服都拿了出来,几人合盖着,一边啃着果子,一边讨论。

    “你们说,队长的白布条都在这里,她还能走出去吗?”慕容烟看着几人,弱弱的问道。她知道林九歌没办法离开这根遮眼睛的白布条。

    “小烟子你别瞎说,我相信九歌会没事的。”李霜是几人里面心理最脆弱的了,此时被慕容烟一说,一边斥责着却一边哽咽。

    “就是,不要瞎说。”刘成路也附和着。林九歌对他有莫大的恩情,是如同再生父母一般的存在,若是林九歌出了事,他肯定是第一个不能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