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九十章可愿当老夫的徒弟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丫头,要不咱们在商量个事可好?”

    就在林九歌深思魔族这个问题时,阿叔先生突然凑了过来,满脸堆笑,尽显猥琐之气。

    闻言,林九歌扭头看着距离自己不过半尺的苍皱老脸,嘴角一个抽搐。

    他……还要商量什么事情……

    “您……说。”默默地对比了一下两者之间的实力,林九歌小脸扬起微笑,颇有一副视死如归的感觉。

    阿叔先生听着她的话,原本就皱的脸更是颤成了一块,他笑眯眯的搓着手,花白的眉毛也随着他的动作一跳一跳的翻跃着弧度。

    “嘿嘿,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丫头你愿不愿意当老夫的徒弟?修行炼药舞兵器,只要你愿意,老夫这一身功夫都传给你,你若是有什么疑惑也可以来找我,老夫绝对想办法给你解决……嘿嘿……”

    阿叔先生对于林九歌还是很照顾的,不过最主要的还是他看出了林九歌的资质。

    不仅修炼天赋异禀,就连炼药师这个万里挑一的职业天资也高得吓人。

    阿叔先生的母亲曾对他说过,若是有朝一日见到了纯人族,那就看着他父亲也是纯人族的份上,帮帮人家。

    他们虽然是魔人族,可是这并不能否决掉他们体内的人族血脉,他们也是人族,只不过是被魔族污染了血脉的人。

    阿叔先生对林九歌这么好,一是因为毁那兵器的代价太大,大到可能毁了林九歌的修行路,如果修行路毁了,这身医术就可以给她将来保身用;二是不忍天才沦为庸人;三是他没有徒弟,一身绝世医术若是埋入黄土里消散人间那未免太可惜。

    那身医术,不仅仅是他的,更是他父亲一族传下来的传承,若是在他这里断了,他又有何颜面去面见先祖,父亲,以及死去多年的母亲?

    阿叔先生的话刚落下尾音,林九歌就跳了起来,小手颤巍巍得指着他,道,“你你你你你你……你是在开玩笑吗?”

    开玩笑!她才不要拜师!神王那个老不死的一个什么都有封印的破传承差点就把她压死了,再来一个她还能有命活吗!

    阿叔先生摇头,神色极其认真,“老夫没有开玩笑,老夫这身医术传自老夫未曾见面的父亲,传承源远流长,对人族是大益,若是你将来有机会离开这里回到你的世界,这身医术绝对能与你那边的顶尖医术相搏较高下。”

    听着阿叔先生这么说,林九歌那向来贪财的心蠢蠢欲动了起来,就像是被刚出生不久的小奶猫用软软的小爪子挠了好几下,痒痒的。

    林九歌有些意动的面色自然被偷偷观察着她的阿叔先生看在眼里,他十分得意得扬了扬长长的白眉。

    他就说嘛,谁能不被这样的一份大利诱惑?任她信念如何的坚定,总有破绽的时候。

    正胜券在握的阿叔先生满腹自得,认为林九歌就快是自己的徒弟了。

    他一想到林九歌恭恭敬敬的给自己奉茶叫师傅的画面就满脸兴奋。

    可惜阿叔先生忘了,忘了问林九歌是否有师傅了。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拜师,绝对不是像二十一世纪那么简单随便。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这里,拜师相当于多了一位长辈,一位至亲的家人。

    拜师所要举行的仪式隆重庄严,绝不得有半点错漏。且一生只能拜一人为师,除非师傅高寿仙逝或者是已经超过了师傅的毕生高度,否则将其视为叛变,终生遭世人唾骂。

    林九歌已经有神王这位天经纬地的大人物为师傅,先不说他逝没逝这个问题,光是他的毕生高度就能让人望而止步了,更别说林九歌连神王的千分之一高度都尚未涉及。

    神王传承非同小可,不仅只等有缘人更是有天定之人来继承,林九歌若是拜多了一位师傅,相当于不尊重阿叔先生,更置神王于罔物,于天不容。

    阿叔先生并没有等多久林九歌就把答案给他了。

    “阿叔先生,对不起,请恕九歌无法接受您的好意。”

    林九歌双手抱拳,朝他弯下了腰,谢绝了阿叔先生的好意。

    “你,说什么?”阿叔先生略显激动的脸在林九歌这话下凝固僵硬了起来,他一双沉黯的眼睛直直地瞪着她,语气之中带着不可置信的怒气!

    他阿叔先生是谁?玄黎大陆赫赫有名的炼药师,更是两城顶尖高手之一,这么多年来不知道有多少的富甲贵胄上门来求他收他们惊才艳艳的子女为徒,可他谁也没收,因为他们都是魔人族。

    他一直都在等一个纯人族的人来,这样他才能把医术传给他,安心的去颠覆武家的霸王统治,可是!这个纯人族竟然拒绝了!

    阿叔先生胡子这被气得发抖起来了,他看着林九歌,语气深沉,问道,“丫头,是老夫不够格当你的适师傅吗?”

    林九歌望着阿叔先生气得满脸通红的面庞,一双眉也蹙了起来。

    “不是。”

    “那是什么?”阿叔先生的反问紧逼了过来。

    “我已经有师傅了,再拜一个师傅既是对您的不重视,又是对我师傅的不尊重,所以阿叔先生,请恕我无法答应您。”

    随着林九歌的解释,阿叔先生缓缓的静了下来,待林九歌讲完话,他神色复杂的看着她,“你为什么不撒个谎答应我拜我为师呢?”

    “为人徒弟,绝不做此等欺师之事。不然,便会成为将来晋登更高境界之时的心魔,从此万劫不复,堕入魔道。”

    林九歌说出这话时神色自若,语气平淡,阿叔先生点了点头,道,“不错,为人徒弟,不应做此等大逆不道之事,但是你还是忽略了一点,竟然拒绝老夫拒绝的这么干脆,难道不知道老夫这身医术多少人跪求都求不得吗?”

    林九歌被阿叔先生这随时变脸的速度弄得有些哭笑不得,她无奈的叹了口气,“阿叔先生,我读书少见识短,你别跟我绕弯子,咱们有话就明说,我脑袋转不太过来。”

    林九歌算是明白了,这老东西这一大弯下来就是吃定了她,可怜她实力‘弱小’连只鸡也杀不死,不然……哪有这老道唧唧歪歪的份……她直接飞了他,看他还敢不敢这么磨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