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八十九章帮助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恍过神吞了吞口水,林九歌还是有些很震撼的,身为一个无神论者,她发现自她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发生了很多超乎她想象和承受的事情。

    她现在很认真的在想,她是不是应该把那套狗屁的无神论给扔了?然后好好的选择一个大人物来信仰?

    不过这个念头转瞬即被她抛得老远。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倒不如信她自己来的实在。

    “丫头,现在知道你随便出去乱晃的后果了吧?”

    老者放下茶杯,捋了捋那乱糟糟的花白胡须,一张满是皱褶的老脸一抖一抖,像是那张老皮要掉下来似的。

    林九歌小鸡啄米一般点头,一双水灵灵的凤眸很认真的看着老者,那一贯清冷淡漠的姿态也放的很下。

    “多谢阿叔先生的再救之恩了。”

    林九歌肤若凝脂的脸蛋上是带着真挚的感谢诚意在的。

    她知道,天下没有白费的午餐。

    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以身犯险去惹怒一堆大佛来保护自己这个蝼蚁一般的小人物。

    阿叔先生之所以会救自己,不是闲的蛋疼没事干就是意有所图,她可不相信阿叔先生这半截身子埋入黄土里的人会是想要积累阴德而救她。

    多半是有所图。

    阿叔先生仿佛秒懂林九歌话里的意思,他呷了口茶,粗糙的手指在杯沿不停的摩挲。

    “其实有件事,是想拜托你个小丫头帮忙,但是不知道你答不答应。”

    “您请讲,若能办到定义不容辞。”林九歌抬起右手摊开,示意阿叔先生讲,不用客气。

    反正都是要还恩情的,这最后的结果再差也不至于丢了小命吧?

    阿叔先生叹气,望着窗外,那被血日照耀的红光异彩的植物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暗黑了下去,看起来虽然无害无利,可实际上它蕴含了剧毒,只需要沾上一点点就可以令人毫无防备的死去。

    “替我毁掉一根兵器。”

    阿叔先生这一叹仿若一个世纪之久,良久他才回过头,一双没有丝毫浑浊的明亮眼睛定定的凝视着林九歌,道。

    “一根兵器?”林九歌玩转着茶杯的玉指顿住,她抬起头直视阿叔先生。

    她并不认为以阿叔先生的修为要毁去一根兵器会是什么难事。

    “对,那三截断残的兵器,你只要挑一只毁掉,剩下的两只我和其他人就完全能毁掉它。”

    “阿叔先生,你是在开玩笑么?那可不是什么普通兵器,是魔族带来这片世界的本土兵器,是什么材料铸造的我们都不知道我要怎么毁去?”

    林九歌瞪大了眼睛,立马拍桌不干。

    阿叔先生朝她摆手,安慰道,“别激动,没让你去送死。”

    “这还不是去送死是什么!”林九歌气得七窍生烟,忍不住又拍了好几下桌子,那力度大的惊人,将桌子都拍的直颤抖,不过诡异的是桌子迟迟不塌。

    想来是阿叔先生把林九歌拍下去的那些力道都卸了,不然依着这情况早倒塌了。

    阿叔先生的手默默地扶着桌底,以防林九歌真把这桌子拍碎了。

    “丫头,稍安勿躁……”

    “稍安勿躁个毛线!你都要我去送死了我还能安静下来!”

    彻底炸毛的林九歌一言不合直接掀桌了。

    一张桌上猛得就被翻了过去,幸好阿叔先生早做了准备,道道灵力在桌子翻过去的时候迸出去,包裹着茶壶和茶杯浮在空中静静不动。

    “你这破脾气绝对不是当炼药师的好苗子!坐好!老夫给你讲讲这兵器要怎么毁!”

    阿叔先生虽料到林九歌会炸毛,但没想到会炸的这么厉害,想起毁灭一根断残兵器要付出的巨大代价,他有些心虚,但是为了重振一下老人家应有的尊重,他出声喝道。

    那声音轰若玄钟,浑厚响亮,音波扩散直接把林九歌震了几震,被震得头昏脑涨的林九歌一屁股坐下了身下的木椅子。

    老者见此才打住,旋即他又来了个标致性的动作捋胡须,装高深。

    好不容易头脑清明过来的林九歌无语的看着眼前的老头子正老神在在一脸无辜的捋胡子,心里腹诽道还以为是个肃杀古板的老道,没想到这么的自恋臭美……

    “哼!臭丫头,坐好。没大没小,竟然和老人家拍桌子。”

    阿叔先生气呼呼的瞪着林九歌。

    这臭奶娃娃,要不是她体内有一股纯净的生气能够毁掉那截兵器,他铁定把这丫头丢出药园。

    林九歌望着阿叔先生的动作和神色,深呼吸了几口气,暗道一声人在屋檐下。

    “您老有什么话请说。”

    “你个娃娃,知道为什么我能知道你是纯人族吗?”

    林九歌摇头,她确实不知道,毕竟她刚来这两个世界不久,知识不多,见识较少。

    她的话音刚落,阿叔先生立刻摆出一副‘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的表情,他得意的哼哼两声,道,“因为你体内有一股特别精纯的生气,比起纯人族还要浓郁上数十倍甚至以上,所以我才能轻易的判断你就是纯人族。”

    “那我现在被发现了吗?”林九歌揉了揉脸蛋,问了下重点。

    “没有,老夫出手怎么可能失算。”事关性命,阿叔先生老脸端得有些严肃,他摇了摇头,道。

    “你体内的生气老夫给你封起来了,现在的你和人魔族没什么两样,不过你还是要注意,见到圣境的强者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能漏出马脚,在能不动用灵力的情况下绝对不能动用灵力。你的灵力很纯粹很干净,和那些人魔族的灵力相比较起来十分的明显。”

    “但是不动用灵力,我要怎么生活?我肯定会去猎杀魔兽的。”林九歌蹙着墨染的黛眉,弹指可破的肌肤上带着几丝为难。

    阿叔先生摆手,毫不在意的道,“没关系,跟在老夫身边学学炼药术就好了。一旦你能炼制丹药了,出去外面锻炼一下自己也有些保障,你还真以为外面的世界很平静?武家的势力深不可测,就是老夫纵横大陆四十几年也才堪堪搞清楚了他们的势力遍布,你个娃娃指不定一出去就被逮走配种去了。”

    林九歌……

    果然,世界上就没有安全的地方……

    一想到她在古籍上看到的那些魔族繁衍后代的手段她就忍不住的恶心。

    这要是被抓住了她就是自爆神识也绝对不要落入他们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