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八十七章阿叔先生回来了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刚踩上院子的台阶,秋水便出现在她得面前,朝她行了礼然后道,“林小姐,阿叔先生回来了,此刻正在药园里捣鼓药材。”

    “我现在去会打扰到他吗?”林九歌要踩上上一个台阶的脚收回,她转身问着秋水。

    秋水摇了摇头,“回林小姐的话,奴婢也不知道,阿叔先生极少见外人,奴婢又不常走动。”

    林九歌颔首,如玉般滑润的玉指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既然我们两个都不知道,那就去一趟药园吧,总不能怠慢了救命恩人。秋水,你知道去药园的路吗?”

    秋水连连点头,“奴婢知道,小姐你要收拾一番再去见阿叔先生吗?”

    “不用。”

    林九歌摇头。

    她的储物手镯里没有什么首饰和衣物,何家虽然有送一些来,可毕竟目的不清晰,她是放不下心来戴的,且就算送她首饰的原因很清楚她也不会戴。她向来厌烦花枝招展的穿金戴银,感觉像个暴发户,还不利于练武。

    “是,奴婢遵命。”秋水福了福身,带着林九歌前往药园。

    离开青竹居,何家的底蕴在慢慢的向林九歌展开,看着满目的典雅贵气,她喟叹一声,自从上次夜探何家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出来探索,今日一见,暗叹自己格局终是小了许些。这白天里的恢宏在黑夜里哪里看得见?

    路过辉煌霸气的主殿,古朴肃穆的祠堂,招千百展的花楼,亭台楼阁,假山水榭,一阵弯弯绕绕过后,林九歌总算到达了目的地——药园。

    这间药园是阿叔先生入住何家之后专门开辟出来的,为的就是让他能够安心的研制丹药。

    阿叔先生练出来的丹药在两座城里是出了名的有效果,再加上两城的炼药师总起不过数十位,那丹药更是千金难求一粒,没有点特殊关系都很难拿到。

    林九歌抬头望着药园牌匾的那两个字,猜想这位先生肯定很喜欢练字。

    药园门口没人守着,但这并不妨碍阿叔先生的作息,没有人敢闯进去打扰到这位大人物,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实力和炼药术,更是因为尊敬他。

    林九歌不知道规矩就没敢强行进去,不过她只在门口站了一小会儿就被药园的药童请了进去,说是阿叔先生有请。

    这下子林九歌对这位阿叔先生就更好奇了,要知道她可是临时兴起要来见见这位救命恩人的。

    随着药童的步伐一步步进入药园,林九歌感觉到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无限贪婪的吸取这那些散发着药香的天地灵气。

    这可是大补,同那些珍贵药材一样的补。不过林九歌还是知道分寸的,她很快就回过神来跟上药童。

    在实力尚未能匹配上她的野心时,她选择低头。

    “吱呀”。

    推开木质的浮雕镂空大门,药童神色略带紧张,他朝林九歌做了‘请’状,等她进去后连忙走开了。

    阿叔先生在炼丹的时候不喜欢被热打搅,这药童性子有些急躁,曾经不小心打扰到阿叔先生,毁了好几锅丹药,若不是阿叔先生保着他,何家家主早要了他的小命。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这药童虽然得了阿叔先生的吩咐请林九歌进去小坐,可知道他在炼丹他还是有些余悸的,这不,一把人送到就急赶紧离开了。

    林九歌扭头看着药童迈着步子飞快的离开,眸中闪过几丝疑惑。

    这小药童怎么跑那么快?像见了鬼似的。

    跨步进门,一阵热浪扑面而来,林九歌当下后退了几步,警惕的望着前方。

    不过令她奇怪的是,那热浪并没有再次袭来。

    带着脑海里的这份疑问,她又跨入房内,这次她稍稍带了点防御。

    但是这次她走进去一大截了都没有被袭击到,林九歌有些无奈。难道这些能人异师都喜欢玩这种把戏?

    嘭。

    内室传来一小阵轻响,林九歌耳尖很敏感的动了动。

    顺着声音的来源一步步过去,那内室的边边角角也渐渐映入林九歌的眼。

    很古朴。

    这是林九歌站在内室门口见到里边景象的第一个映象。

    除去四张白的发光的墙壁,整个房间只剩下一一人一鼎。

    一尊浮空的三兽丹鼎被艳红色的火焰包裹着徐徐旋转,下方是一位盘腿而坐的银发老者,一身灰色的窄口长袍在火下时闪时暗,断断续续的飘着阴影。

    突然,丹鼎震动,不断有药香漂出,老者紧闭的眸子蓦然睁开,两道精光从他眸仁里喷射而出击打在他面前的墙壁上。

    嘭!

    光芒击在墙壁上,在林九歌不断睁大的凤眸中穿墙而过。

    光芒消失,风平浪静。

    还迷糊不已的林九歌立刻扭过头盯着老者的下一步动作,生怕错过了丝丝毫毫精彩的部分。

    远处林九歌那好奇的眼神老者自然看到了,他见到林九歌时心里满意的打了满分,但眼下最重要的是让这锅丹药凝丹。

    双手结印,不断地交换印诀,道道青色的光影扑向丹鼎,当光影多大上千道时,老者大喝一声,双手一推,直接将丹鼎按压在手上

    艳火在老者大喝时“卟”的一声骤然熄灭,一股浓郁到极致的药香充斥了整间内室。

    老者打开丹鼎,手袖一扬,数十颗碧绿的丹药飞旋在半空中,很快,老者变手为爪,将丹药尽数抓来并用玉瓶子装好,摇了摇瓶内的丹药,银发老者温和的看向站在门口没进来的林九歌,笑眯眯道,“丫头来。”

    被叫道名字的某人回过神来赶紧走上前去,林九歌走到老者面前时拱了拱手,弯下腰,行了个后辈之礼。

    “林家女九歌,见过阿叔先生,当日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望着眼前弯腰道恩的女子,老者捋了捋花白的胡须,道,“起来吧。”

    闻老者之言,林九歌站直挺直了腰板。

    一老一少,在这散发着药香的内室里对视,似在交锋,似在打探。

    “不错,体内蕴含浓厚的火灵力,是当炼药师的好苗子。”

    许久,老者朝林九歌点了点头,长长的眉毛抖了抖,才说起了话。

    听到老者这样说,林九歌悄悄的松了口气。刚刚和老者交锋了一小会儿,老者的那双眼睛就像是照妖镜,仅仅看了她一眼,她就觉得自己好像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被看透了似的。

    高手!一定是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