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八十章许太金的阴谋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许太金的条件一出,十八姨太的心当场就野了。

    许太金妻妾成群,不说成千,三四百个还是有的,可这里面正主就一个,大夫人福氏。就连一向办事强悍利索,最先认识许太金,得尽许十年宠爱的二夫人都只能屈之身后,委身做妾,可见这福氏的厉害之处。

    这些个女人,谁不想出人头地?谁甘愿一辈子为妾?谁能忍受自己的名字无法烙印在族谱之上?谁,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为庶?

    她们都不想,既然不想,那就只能往上爬!遇到绊脚石,就一脚踢开,实在不行,就各出奇招,只要能让自己登上顶峰,让自己留名族谱,哪怕脚下尸骨累累,哪怕作孽无数,她们都不在意,因为她们都疯了!

    就连仍旧受宠的二夫人都在想方设法让自己的一双儿女多在许太金面前露脸留影子,以便将来作为时,她们这些已经不太受宠的女人,又哪里干松懈下来?

    一旦松懈下来,怕是会被后方的豺狼虎豹啃食的尸骨无存!

    所以十八姨太咬牙同意了,为了一双儿女,为了一世荣华富贵,为了平妻之位后的扬眉吐气,她一定会把事情办好!

    钻进窄小的狗洞里,阿楚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在这片阴蔽处了……

    许家内院,许太金的书房里。

    这是一间摆满了书籍和图纸的屋子,书柜结构主次分明,是用上好的镂空檀木加以顶级的浮雕大师耗尽三年时间方才制作而成的,一个简单的柜子,贯穿了整个房间,为房间的古朴典雅绘上点睛之笔。

    这是许太金的书房,一般人不得而进,唯独二夫人能进来于之相伴,这让一向捍卫正室威严和独权的大夫人也妒恨不已,可即便如此,她也无可奈何。

    此刻许太金正握着二夫人的柔夷,一笔一划的教她描绘。

    两人之间的氛围,比起新婚燕尔的小夫妻一般无疑。

    “倩倩,这种描绘法你可懂了?”许太金之前的猥琐一扫而光,余留下来的,是不可多见的柔和。

    他望着被自己圈在怀中的女子,眸色温柔得不像话。

    二夫人偷偷瞄了他一眼,撅着小嘴道,“你才教了一下下就要人家领会,人家哪里有你聪颖。”

    说着,还哼哼了两声。

    许太金捏了捏她的手,亲昵的亲了亲她的脸颊,笑道,“也只有你敢这么和我说话,得,我再教一次,再教,好不好?”

    二夫人欲擒故纵了一小会儿,才让许太金继续教自己描绘。

    许太金这般明了的人会不知道她的小动作吗?他当然知道,可他就是愿意纵容啊!

    这是他能倾尽生命所爱的女人,他现在暂时性的没有办法让她当他的正妻,可这并不能妨碍他对她的独宠和疼爱。

    二夫人爱许太金吗?爱!所以她才甘愿在许家为妾十年,不然以她的才华和容貌,去了哪家不是正妻?

    都说人不可貌相,这许太金便是如此了,为了护住心爱的女人,不让正妻得手,愣是狠下心来纳了那么多的妾。

    “叩叩叩……叩叩叩……”两人正继续描绘时,旁边的书柜被人瞧响了。

    听着敲响的暗号和自己之前约定好的对上了,许太金握着二夫人的手一顿,侧过头来亲了亲她的额头,道,“倩倩,我还有点事,你到里面坐会儿,里面有你爱吃的冰镇酸汤。”

    二夫人原本还有些不高兴,一听到许太金给她准备了她爱吃的立即喜笑眼开,“谢谢夫君。”

    话音落下,人儿的身影已经翩翩进了内室。

    许太金听着二夫人唤自己“夫君”慢慢笑了起来,仿佛眼前还有心爱之人的如花笑靥。

    后方已经停下的敲打声骤然响起那速度又急促了不少,许太金前一刻还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脸下一刻面无表情。

    跨步走去,他在书柜中格的青花瓷后方用力一扭,书柜毫无声息的挪移开来,里面的人影也显现了出来。

    那是一身狼狈的十八姨太,阿楚。

    见到许太金的那一刻,阿楚是欣喜的,可当她看到他面无表情的脸和眸色淡漠的眼睛时,她的心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是了,她到是忘了,这个男人很讨厌有人重复第二遍事情,她刚才逾矩了。

    “对不起。”咬了咬樱红的唇瓣,阿楚十指揪着身上脏兮兮的布衣,拘束的向许太金道歉。

    许太金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浑厚的声音自空气中缓缓传来,他道,“事不过三。进来吧。”

    “是!”阿楚的嘴角立马弯起,兴奋的跟了上去。

    她能感觉到!这个男人还是有一点点关心她的!

    可怜的阿楚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心有多狠,有多毒。

    若不是为了扳倒何延川这个嫡子,她碰掉二夫人的步摇这么大个罪被直接乱棍打死都有可能,哪里还容得下她的小命?

    是的,在许太金这个男人的眼里,只要事关二夫人,不论什么事,那就是大事。

    十九姨太那对双胞胎不过是他拿来为二夫人挡事的,又怎么可能真的因为十九姨太为他生了一双儿女就高兴呢?能让他高兴的,就是二夫人十月怀胎含辛茹苦地为他诞下的那对双胞胎,那才是他的种,他的开心果!

    坐在太师椅上,许太金一摇一晃的喝着茶,询问着事情的发展。

    阿楚一一告知,并把林九歌给了她盘缠的事情也讲了出来,半点猫腻都没有私藏,由此可见十八姨太对平妻的慎重。

    许太金听着她讲完,点了点头,道,“很好,继续这样做,记得,一定要打进内部,不能被人发现了身份。”

    阿楚连连点头,不过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对着许太金问道,“那那位小姐要怎么处理?”

    摇晃的太师椅一顿,许太金手中的茶杯“嗑”的一声轻放在檀木桌上,他抬起头,看着阿楚,道,“好好服侍着,别怠慢了那位小姐。”

    “为什么?”阿楚好奇了起来,过线的问出了声。

    许太金被她这么一问,脸色有些沉,半晌,他道,“她可能是那个家族的人。”

    “那个家族?哪个?”阿楚不明白,不过她善于察言观色,知晓许太金此时虽然心情不好,但是能多问几句。

    事实上她也猜对了,许太金经她这一问,也打算告诉她一些隐秘的事情。

    他并不怕阿楚会泄露出去,于他而言,一个将死之人,只有告诉她更多,她才会更安心,更忠心的替你办妥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