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七十六章尖叫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这是一间奢华到极致的九层楼。整座楼形呈圆,内部凿空,颇有现代四合院的风格。

    内部空出来的那部分用雕花镂空覆上,还种上了许多的小植物,若有人心烦意燥之时抬头往上一看,心情便轻松上了不少。

    那些植物都是名贵的药材,檀梵枝叶,绿色禅松,伏地花,双叶杏……等等,药香味虽浓郁,却又不会盖住了来这里的目的——品尝美食。

    这座酒楼里的美食是两城之中出了名的一绝,再加上这酒楼的装潢和格调极其奢靡大气,经常出入这里得大多是权贵富甲,也有少数富的流油的佣兵过来这边刷刷脸,拼拼存在感。

    每一日,这里的生意都供不应求,经常到深夜也不停歇,日进斗金,说的大抵如此。

    林九歌和何延川到这里时已是正午时分,仰天望了望那依旧高挂的血月,林九歌又看了看不远处的酒楼,酒楼的牌匾上用刻刀龙飞风舞的刻着天下第一四个字,字体苍劲有力,中厚圆滑,一看便知晓那是大家出手。

    林九歌轻轻地扫了那酒楼的外观几眼便收回了目光,这酒楼虽好,可她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其他的或许她还得有待见识,商业建筑她看过的种类不知道有多少,尤其是这种类似夜总会和酒店结合体的建筑,她在现代去都去腻了,何况是光瞧着。

    何延川倒是习以为常,想来他也经常来这里混。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何家虽然低调,可该有得交际还是有的,这是每一个世家大族保持威慑力和长远未来应具有的手段。

    刚刚跨进门槛,就有面容清秀的小厮点头哈腰请两人进去,在看到何延川后,小厮一张脸笑得跟什么似的,连忙给他端茶倒水,好不忙活。

    两人在二楼开了间雅座,虽说是雅座,可在这寸土寸金的城里,那雅座也只是隔着几块布罢了。

    但是即便如此,依旧有很多人趋之若鹜,以能进雅座为荣。

    在这里,雅座,就是一个身份的象征,同时,也是世家子弟争锋时的一个小曲子。

    入雅座,品香茗,两人面对面坐着,等待着小二上菜。

    侧头遥望,浮雕窗外是辽阔的森林,那里簇拥起来的灰暗绚丽,是城外独有的景色,虽可怕,却美丽。

    何延川倒了两杯小酒,淡淡酒香弥漫在周围,他抬起头,想让林九歌尝尝酒楼独有的竹酒,却在她侧头眺望远处的容颜下失了神。

    比起昨天奢服华饰的高贵,今天素袍长衫的清傲似乎让他更加心动。

    “延川兄,这片森林,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良久,林九歌收回目光,扭头问何延川。

    闻此言,何延川立马回神,为掩饰尴尬,他低头轻咳了一声方才徐徐道,“有,那片森林基本上囊括了两座城池出去历练的人员。”

    嗯?林九歌轻佻黛眉,又问道,“不是说七天一次兽潮吗?”

    “是这样,但是这兽潮结束到重新开始的七天里,还是有许多的人会趁着时间的空隙去森林里寻找一些珍贵得药材或者稀宝。”

    林九歌嗯了一声,再次问道,“难道现场不用打扫干净吗?”

    何延川被她这问题问笑了,他轻勾起薄薄的唇瓣,道,“现场的处理交给了那些较弱小的人出来专门处理,实力强悍得基本都会去森林里探索一番。”

    林九歌点头,“哦”了一声,表示问题问完了。

    她想要知道的事情知道了,她就静了,何延川就尴尬了,他想找话题暖一下氛围都发现不知道要扯什么话头,最后看到桌上的酒才恍过神来。

    他托着酒杯的底,小心翼翼地放在林九歌面前,道,“你尝尝,这是竹酒,酒楼独一无二的仙琼。”

    大拇指和食指捏着杯沿,林九歌微嘬了一口,苦涩和辛辣一并入喉,吞咽后残留在舌尖的却是丝丝甘甜。

    “不错,确实是好酒,多谢延川兄。”

    美酒下肚,林九歌面不改色,她将杯子倾斜,笑眯眯道。

    “九歌,你客气了。”何延川无奈的摆了摆手,他算是发现了,林九歌话少,除非是她感兴趣的话题,不然你别指望她能多说半个字。

    大约是明白了他的话,林九歌摊手表示她很无辜,她也不想这样,只是两人找不到话题聊而已。

    她刚摊手,小二就揭开纱帘托着菜进来了,那张笑的比菊花还灿烂的脸带着几分阿谀奉承。

    “何少,菜来了。”

    说着,他把托盘上的菜拿出来摆放好,又弯了弯腰,满脸堆笑道,“何少,您慢用,小的先下去了,若是有需要喊小的一声即刻。”

    何延川淡淡一笑,手一扬,一道亮光划过,正好飞到那小二的手里,小二赶紧攥在手里。

    接到东西以后他偷偷瞄了一眼,待见到东西的真是容貌他兴奋得连忙磕头跪谢,语气极其激动。

    “小的谢过何少,谢过何少!”

    “行了,下去吧。”

    “是是是。”那人急忙爬起,也不顾形象难看,迅速出了雅间,像是怕打搅了何延川得好事。

    林九歌凝视着那小二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九歌你尝尝,这是天麻杜须,味道不错。”

    一双做工精良的木质筷子夹着一根小指大小的长方形物状体放在了林九歌的碗里。

    林九歌回神,垂眸,道了声谢,执起筷子夹住碗里的东西,往嘴里送去。

    刚咬了一口,咀嚼了几下,林九歌的碗里又出现了几样菜,耳边还有何延川喋喋不休的话语。

    “九歌,这个也不错,你尝尝。”

    “还有这个,这个也不错。”

    胡乱嚼了几口,林九歌就把口中的肉吞了下去,然后看着碗里堆出小山尖的菜一脸茫然。

    这些菜……都是什么鬼!她怎么一样都不认识?

    “不……不要!许少请自重!”

    正当林九歌转头开口问何延川这些东西都是什么做成的时候,隔壁的雅间传来了一声高分贝尖叫,紧接着如黄鹂般悦耳动听的声音响起。

    林九歌蹙起了好看的眉,因为离得近的原因,刚才那刺耳的尖叫声还在耳边回荡,那感觉,极其酸爽火辣!

    何延川也被这尖叫惊了一下,竟忘了听林九歌方才在说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