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第一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昨日和何延川详谈了一番,林九歌也算是明白了这整座大陆的秘辛。

    天才刚刚擦亮,林九歌就立马爬起来梳洗穿衣,连冬云等人也没有叫。

    打开金丝楠木制成的雕花木门,林九歌望着这些浓厚的白雾有些恶寒。

    这要是吸进去得有多恶心?

    林九歌真这么想着,冬云就出现了,她手上托着一个托盘,上面是一套做工精良的浅金色流云锦织缎,衣服的上面还用一条华丽昂贵的腰带压着,很显然,这是给她送来的,让她穿的。

    当冬云把衣服轻轻地举到林九歌面前时,林九歌只是淡淡看了一眼,让她送进去放好,自己抖了抖素白的袍衫,先一步走了。

    她不穿这衣服是有原因的,昨天没注意就穿了那身衣服还被那几个丫头一怂恿就带上了那些华贵的首饰。

    今日早晨醒来细细回想昨天那群丫头的行事才发觉有些问题。

    她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能得到这待遇吗?这点先不说,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她是来谢救命之恩的,不是她救了人家来让人家谢她救命恩的。

    这对她一个普通人的待遇比自家主子的还好这就显得不正常了。

    流云锦织缎,昂贵首饰,四个丫鬟伺候,还独辟出一座院子给她住,她就是在蠢也要明白这些东西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代价是什么?

    她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那就不要收,可不收那不是给这个世家啪啪啪的打脸吗?那她就收,但她不用,这样将来出了什么事也好脱身。

    林九歌前脚刚出院门口,就看到站在那里一身白衣飘飘的何延川。

    仔细的打量了一会儿眼前的男孩,林九歌还是忍不住赞叹自家夫君的容颜有多逆天。

    两人在约定的时间到了,便趁着这露白的天出了何家。

    两人走后,一道黑影闪过。

    “夫人,少爷和那位姑娘出去了。”

    “去就去吧。我不阻拦延川,他已经是个大人了,该有他自己的行事和想法,这个女孩子,最终只会成为延川踏上家主之位的一句枯骨。”

    说这话的是位中年夫人,因保养得致容颜和初出深闺的姑娘家没什么两样,但那一身经过岁月洗涮的雍容气质令这个女人在无形之中多了几丝威仪。

    她那双泛涟的杏仁眼眸色淡淡,似有些看得开听到暗卫回来禀报的内容也是不甚在意,她轻呷了口香茗,享受着茶雾缭绕的清香氛围。

    那侍卫似乎也对此习以为常,向妇人躬了躬腰便退了下去。

    暗卫刚离开,妇人还在品茗的动作顿住,她把精巧的茶杯往地板上重重一掷,茶杯顿时四分五裂,清脆的破裂声在房内骤响。

    “这个小贱蹄子,竟然敢勾引悦悦的未婚夫!”

    妇人在房内压制着声音低喝,两手紧握,一张美人脸此时狰狞不堪,那副凶狠的模样像是要把正出何家大门的林九歌给碎尸万段,剁成肉酱。

    而远在大门前的林九歌似有感应,抬起头疑惑的向后望了望。

    她刚才明明感觉到有一道极其阴暗的视线在盯着自己。

    待前方的何延川叫了几声,林九歌才回过神来,她甩了甩脑袋,将这道不知名的视线放在心上,等着回来时在做打探。

    踩着小木椅上了车厢,林九歌坐上了软塌,与何延川交谈了起来。

    马车徐徐地走着,越过了繁重肃穆的家族领地,走过了空无一人的各属街道,终于到了热闹非凡的集市。

    这里的集市不同于林九歌所在的火离大陆,这里的规矩很简单,出钱最高的就是谁的,权贵什么的他们不会理会,哪怕这些人拥有庞大的家族底蕴。

    能来这里买卖东西的基本都是需要出墙迎战的人,他们也许下一刻就死了,也也许还能活着,这么多年的血拼,他们早把生死置之事外。

    这本该让人敬佩的精神在后来却渐渐演变成了‘盲目自大’,即便是权贵当众要了这东西,一旦没有钱交易,他们也会随时交换给别人,然后用换去的钱财到锦绣楼里找位姑娘好好醉生梦死一番。

    于他们而言,权贵即使再厉害,再位高权重,也不如他们想要作乐,尽享荣色来得重要。

    死在这条集市上的人很多,其中也不缺乏一下大家族子弟,因此也很少有人敢在这里闹事。

    揭开车帘,林九歌下了马车,她站直了腰,看着眼前熙熙攘攘的一幕淡然一笑。

    今日的她只穿了一套素白的长袍,额头上还圈着一圈乳白色的护额,那三千发丝被她用玉带竖着,远远看着就像是误入凡尘的仙女一样不食人间烟火。

    因着林九歌外貌出众,所以刚下车就吸走了不少注意,在她抬起头来用乌溜溜的妖媚眸子打量着众人时,有些人甚当街至唑嘴吹了口哨,调笑着看着她。

    不过这一切都在何延川下马车的时候全部消失了。

    林九歌见着这庞大的人流和丰富的资源不由得感叹。

    那些随随便便撒在地上的东西放在火离大陆那边是提着灯笼都不一定能找到的珍宝,在这边却是随意的丢在地上堆成一堆,等待着买主的光临。

    两者的差距,不言而喻。

    感叹这些的同时林九歌也为这些人稍稍恶劣的行为有些反感。

    难怪何延川一定要陪她来,若是寻常女子怕是早就被吓得羞得躲了起来,哪里还会像她一样无所畏惧,方方的让人看着?

    何延川下马车之后毫无波澜的眼珠子扫视了众人一眼便没有再表示什么特别的意思。

    他的目的其实很简单震慑敌人。

    而震慑这样不入流的敌人不需要用到武器,一个眼神足以。

    他也确实做到了,那些原本笑得邪里邪气的小摊贩主们被他眼神淡淡一扫全部噤若寒蝉,没敢造次。

    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里,拳头大就是硬道理。何延川家世雄厚,自幼就有最拔尖的武道老师教习,加上出城杀兽这么多年下来战功累累,不是这些人想赢就赢的。

    必要的时候,这些人也会选择向权贵妥协,他们是人,但大部分资源在权贵手里,哪怕再不怕死,那也需要资源。

    否则出城杀兽靠一双手能干得了什么?

    敢于与权贵相顶碰撞的那些人手里哪个不是有渠道寻找资源?他们这些小喽啰是沾了那些人的光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可一旦权贵来了,还不是得舔着脸好好伺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