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七十三章庶长子何宴川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齐客卿突然造访小舍倒是让宴川有些受宠若惊啊。”

    就在蓝衣男子四处张望冥思苦想之时,他的身后,一位身着红色华丽袍服的妖魅男子突然出现,语调随着他的步伐不轻不缓,颇有些味道。

    齐骏威听到声音就知道来人是谁了,他转过身,向何宴川打招呼,“并非是小生有意要打扰大少爷,而是刚才在大少爷的屋檐上感应到有股陌生的气息盘踞在那,故有些不安。大少爷也知道,小生毕竟是何家的客卿,总是要为何家出点力的。”

    何宴川看着眼前的尔雅男子,桃花眸上挑,道,“即是如此,那宴川在此,多谢齐客卿的好意了。”

    “不敢,不敢。”齐骏威连连摆手,道,“打扰了大少爷已经是骏威的不是了。”

    “齐客卿客气了,这夜色已晚,不知可要上小舍喝杯热茶?”

    不等齐骏威回答,何宴川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轻拍了下脑袋,笑道,“瞧我这脑袋。齐客卿,小舍内茶水……”

    何宴川刚开口,回过神的齐骏威立即打断,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朝他拱了拱手,道,“有劳大少爷招待,不过这天色已晚,小生也该回去了,不然怕是会惊动府里的侍卫。”

    齐骏威执意要走,何宴川也不再拦。

    两人本就是客气一番,又哪会真的上门去喝茶聊天?这一去,喝什么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无形之中站了队。

    何家这么大的一个府邸,嫡庶子弟摩擦颇多,派系自然也多,这些客卿虽然是何家招来的,也住在何家,可谁敢光明正大的站队,这不是嫌命太长了嘛。

    两人寒暄几句,齐骏威便回了自己的院子的,何宴川却是站在原地,看着自己屋顶上的瓦片若有所思。

    回到院子里的林九歌生水沏了壶茶,坐在古木太师椅上一摇一晃。

    许是久了有些口渴,她喝了几口润润喉,蹙着的黛眉却是没有放松下来。

    今日她施展影匿术之时,感觉到何家某处有一道神识正好扫了过来,虽然她用方法躲过了,可总觉得有些奇怪。

    阎九皇曾说过这是上古秘法,一旦影匿起来就是神仙也不一定找得到你,可是这道神识是怎么发现自己的,难道它已经超出三界五行了?

    晃了晃头,林九歌丢掉了那些杂七杂八的念头,拿过一旁的茶杯轻呷一口茶,仔仔细细的回想施展影匿术时的动作。

    脑海里的影像回放无数遍,终于在某个时刻给发现了破绽,林九歌顿时松了口气。

    幸好,幸好,幸好只是她施展的方式不对,而不是这部功法出了问题,不然,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幽幽的叹了口气,林九歌看着漆黑的周围有些郁闷。

    也不知道她的小伙伴们怎么样了……

    翌日清晨。

    早早起床打算观察些什么的林九歌看着窗外朦胧的白障,有些无语。

    她真不知道这群人在这里是怎么活下去的,大早上的雾霾这么严重!着要是在帝都觉得要发预警。

    正这么想时,有人敲响了门。“林姑娘,您醒了吗?”

    林九歌挑眉,这说话的人和昨天给她备水沐浴的的那个小姑娘是一个人。

    想起这小姑娘那眉眼弯弯的容貌,倒也不失美人胚子。

    “醒了,进来吧。”悄无声息的回到床上坐着,她才慢悠悠的开口,言语之中带着一种淡淡的怠倦。

    门外的婢女门听到林九歌的话,对视一眼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林九歌望着进来的几个婢女,心里感叹着何家对侍卫和侍女的容貌要求有多苛刻。

    这清一色的容貌在外界可不一定能见着,在这里倒是常事,果真大家风范,各种装逼!

    为首的一个侍女看起来身份要高这些人一级,她朝林九歌福了福身,恭敬道,“林小姐,婢女秋水,负责您的梳妆打扮和衣着。”

    其他婢女也相继介绍自己。

    其他三人,分别是冬云,春燕,夏蓉,四人又一次朝林九歌福身,等候她的差遣。

    林九歌心里暗自咋舌,这何家的规矩还真是不一般的多。

    “嗯。”林九歌下了床,春燕便眼疾手快地拿过衣服替她穿上。

    衣料刚上身,林九歌便知晓身上的衣服是什么料子了。

    流云锦织缎。

    这种料子很软,穿起来十分的舒适贴身,但也有个缺点,就是太贵,随随便便一点点布料就是百两黄金,一般只有富甲一方的人才买得起,可这绸缎自古以来,便是官家和皇家所有,故而,能穿得起这料子的人,极少。

    林九歌心里在感叹何家的财大气粗和待客之道,却不知道这是何延川特意吩咐官家的。

    何延川知道林九歌身份不凡,也知晓她有多变态,而生为大家族子弟,他们向来拎得清这些关系到最后的好处和坏处。

    中兽潮在即,何家一定会在那个时候决定出下一任何家继承人,他不缺帮手,可也不会把林九歌推到敌人的阵营里为自己增加夺嫡的难度。

    再说,他对林九歌映象不错,而且还没有那些世家小姐那么难相处。

    坐在梳妆台前,秋水替林九歌梳头装扮。

    一两个时辰过后,大功告成的秋水弯腰缓缓退后,林九歌睁眼,看着镜子前的自己呆了呆,她知道自己长得美,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经过一番打扮会有这等姿色。

    面若凝脂,眸若星尘,点唇如朱,国色倾城!

    那一贯来被她拢起用一根玉带绑住的三千发丝被秋水挽起,钗簪并用缚住,根根精致美伦的步摇斜插在发髻中,垂下来的流苏在空中轻微摇晃,泛着耀眼的光芒。

    身上的衣裳不再是一如既往的白色素衫,而是一身粉金色的流云锦织缎,行走间,风华毕露。

    一方佳人,绝代风华!

    不说林九歌自己看呆了,后方几个侯着不动的人也被她的倾城绝貌给惊呆了。

    可这还没完,因为有些担心林九歌住不惯何家的何延川也不顾大早上的急急赶来,后方还跟着好奇哥哥这般猴急的何欣瞳。

    两人站在几个婢女的位置不远处,便看到徐徐站起身的林九歌。

    那一瞬间的感觉倾国绝世!此生不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