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七十二章断袖之癖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回禀大少爷,二少爷带了个女人回家。”一名侍卫装扮的年轻男子单腿下跪,双手抱拳,向前方恭恭敬敬的报告着自己的打探结果。

    他长得很清秀,眉目之间有种悠然的淡漠,一双眸子虽简简单单却似一泓清泉清澈见底,黝黑锃亮。

    男子的前方,是几层随风拂动的薄纱,层层叠叠的遮盖住了整个内卧,内卧的东西不多,除去几样必备的,就是一张床。

    若是再看得仔细点,可以看到床帐,也是薄薄的一层纱制品,里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两具交织在一起的身体。

    伴随着大床的摇晃,女子的吟哦声与男人的喘息声声声不绝,颇有一副至死方休的趋势。

    里头传来的声响这般激烈,单膝跪地的男子依旧面不改色,很显然,这在他眼里,已是常事。

    许久,里面的声响停了,沙哑的男声带着点点传了出来,他道,“女人?”

    “是。”

    “据说是阿叔在冰层里面救的一位姑娘,这次专程跟二少爷回来感谢阿叔的救命之恩。”

    男子不等里面的人再问,先开口把人的由来和目的报了上去。

    男子说完,里面没有声响,周围静悄悄的,空气,一瞬间有些凝结。

    “延蛰,把这女人收拾干净。”

    良久,里面的主终于舍得开开金口,但却不是对单膝跪在地上的男子说的。

    男人的话音刚落,房内陡然出现了一名黑衣人,他冷漠的双眼仿佛带着万年寒冰,眼眼刺骨。

    无视跪在地上的男子,他揭开薄纱走了进去。

    当他再出来时,抱着一个浑身的女子,女子刚被主子宠幸完,满脸红晕,当她瞧见跪在地上的男子时,眸中溢满了得意。

    这些个眼高手低的狗奴才,最后还不是得来伺候她?

    这个愚蠢的女人压根就没想过,男人口中的收拾干净是什么意思。

    门被关上,一切又静了下来。

    “漠承,你进来。”

    被男人唤名,男子身体一抖,似乎有些害怕。

    “你若是不进来,我便杀了你妹妹。”这一次,男人的声线不再是上次那样温柔,相反,还带着点点凉意。

    单膝跪地的男子垂着的手缓缓紧握,青筋突突,却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无可奈何的松开拳头。

    站起身,他揭开薄纱一角,慢吞吞的走过去。

    床帐面前,男人的身影若隐若现,漠承的肩膀颤抖不已,咬咬牙还是抬起了手。

    没等他的手碰到纱帐,纱帐就从里面被拨开,一只骨节清晰分明的宽大手掌出现。

    漠承看到那手,瞳仁一缩,立即转身就要跑。

    他跑,后面有只手比他更快,一把揪住他腰间的佩戴猛得扯了进去。

    “唔……”

    漠承痛哼一声,刚要爬起来,身体却被人压下,“漠承,你胆子大了,也知道敷衍了。”

    男人钳着他的手,冷声道。

    “大少爷,请自重!”动手反抗无用,漠承只得厉声喝道。

    若不是为了妹妹,他恨不得一辈子逃离这个男人,哪怕是死他也心甘情愿!

    “自重?呵!漠承,看了你是几天不见皮痒痒了,不过没关系,等会一定让你舒舒服服的。”

    男子纤长如玉的手指抚过他的面庞,又顺着下巴滑到他的胸膛上,一路下滑……

    嘭!

    男人被踹出床翻倒在地。还在床上得漠承抓紧了自己的腰带,眸中有着颤颤的恐惧。

    这个男人,又要做什么!

    他还想做那种事情吗?不可能!

    他绝对不会答应!

    不行,他要快点走,绝对不能被他……

    思及被男人抓住要做的那种丧心病狂的事,漠承还是忍不住浑身打颤。

    哆嗦着手脚从床的另一边下去,可他才踉踉跄跄走了几步,身体便往后倒去。

    腰间被人揽住,他原本就兢惧的眸色再次加剧。

    两人双双倒在床上,从外形上看,漠承要矮这个男子十来公分,体型也小上不少,最能让人一眼就被吸引的,还是男人如墨般莫测高深的锐眸。

    犀利,放肆。

    “何宴川!你放开我!”衣服被他突然解开,漠承急了,当下叫出了男人的名字。

    可男人只是动作一顿,而后若无其事的继续他的动作。

    “何宴川你放开我!你要是敢碰我我一定不会放过……唔……”

    他一张一合的嘴被何宴川封住,躯体瞬间僵硬,几息过后他才离开漠承的唇瓣,连带着剥去的,还有他的衣服。

    “漠承,乖,这次一定不会痛的。”

    “不……不要……”

    呜咽声仅仅一瞬,便被埋没……

    芙蓉花开暖帐香,朱红笙箫值千金。

    夜色朦胧,灯火通明……

    这边在莺莺燕燕你亲我爱的,那边林九歌的身形已经彻底隐匿起来到处溜达这壕得不得了的何家了。

    有着神眼相助,林九歌可以轻轻松松的和巡逻的侍卫相错开,又因为有着阎九皇教她的匿身术,她可以隔绝自己的一切生机穿梭这布满危险的大陷阱而不让任何人发现。

    这里的任何人,是指包括神境在内的全部人,而不是一小部分人。

    足尖轻点屋檐,林九歌欲走,耳尖一动,她悄无声息的靠近声源。

    轻车熟路的揭开半块瓦片,她眯着一只眼看着里面。

    当看到里面火爆的场面时,她摸着下巴津津有味的看着。

    “不……要……”

    “走开!唔……呜……”

    “滚……滚出去……”

    “疼……疼……呜……”

    这出戏不错啊!林九歌悄悄的挪回瓦片,眸光一亮,继续偷窥。

    有免费的教育片让她看她要是不看不是太对不起里面那两位“演员”的卖力演出了嘛?

    何况老祖宗曾经说过浪费可耻。

    她可是好孩子,要谨遵老祖宗的话,好好看戏,不要浪费了这不可多得的场面。

    欸欸欸?这小受的身姿好好,这小攻也不错欸!

    哎呀!这姿势太难为人了……

    啧啧……

    心满意足的看了一出美人颠鸾,林九歌刚站起来,面色却是突然一囧,她脚上使力,连忙跃到另一座屋檐上,快速的逃了。

    为什么?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也就在林九歌的身影在那屋檐消失没多久,一位身着蓝衣的男子施施然飘到林九歌刚蹲着的位置。

    他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人,不由得蹙起了好看的眉毛。

    不对呀,他刚才明明感应到有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