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七十一章九泽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被骤然生气的九泽“咆哮”了几声,有些懵逼的林九歌很无辜的摊摊手,问道,“不然要怎么求?你说。”

    九泽听了林九歌的话,火气一瞬间泄了。

    它发现,这个女人有气死人,不,龙的本事。

    它在想,它要是对她动手,会不会被那个男人一掌打死?以它现在的境界,两人虽然差不了多少,可是它和那个男人相视时心里发毛是怎么回事?

    想到惹怒那个男人的后果,九泽心里有些怕怕,但是不能惹那个男人,他就欺负他女人!

    因此,对于蝼蚁一般的林九歌,它还是能捉弄一下的。

    若是让九泽知道,未来正是因为它时不时的这些“欺负”令林九歌成长的更加迅速,不知道它会作何感想,会不会后悔多此一举反被某人欺负得哭爹喊娘,叫苦不迭?

    看着眼前身形“巨大”的林九歌,九泽没好气道,“你打扰我沉睡休眠,损失不可估量,作为赔偿和报酬,四滴精血,但是看在我俩认识的这份情谊上,打个友情价,三滴精血。”

    林九歌听完他的狮子大开口以后先是面无表情,然后咧嘴轻笑,最后笑得有些发冷。

    九泽见到林九歌阴森森的笑容缩了缩脑袋。

    要不是它现在打不过那个男人,它怕这死丫头干什么!

    还在想着事情的九泽身体突然凌空而起,它刚抬头,七寸之处便被人捏紧了。

    “三滴精血?你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熬龙骨汤?嗯?”

    “你敢!本……臭丫头,快放开我,不然我不帮你忙了!”

    呦呵!林九歌黛眉上挑,手上的力度又增加了几分,掐得九泽差点断气。

    蛇尾胡乱的甩动,九泽只能恨铁不成钢的答应帮林九歌的忙。

    林九歌满意的点头却不做声,手一松,没有任何防备的九泽直接掉地板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被摔得脑门直冒金色星星的九泽立起身,晃了晃晕眩的脑袋,待正常以后它怒瞪着林九歌,道,“臭丫头!你就不能直接把我放地吗!”

    林九歌先是“哦”了一声,然后翻了个白眼看着它,道,“要是能把你放地上我要你帮个屁忙!”

    !!

    向来身份尊贵的九泽何时受过这种罪?当下怒气冲冲的望着林九歌,金色的眸仁内仿佛有无尽火焰在燃烧,两人对视,火光四射。

    就在九泽打算见好就收时,林九歌乌黑的眸子在九泽惊骇的神色中化为异色。

    一蓝一红。

    发丝的尾端在林九歌的眸子变色时燃起了赤焰,整个人的气质在一瞬间变得极其凌厉锋芒。

    竟然是!!

    九泽差点就尖叫出声,它望着林九歌额间的印记有些震撼。

    不过林九歌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很快,她那双异眸的颜色便恢复了原有的色彩。

    眸仁复黑,林九歌却是蹙起了眉梢,她伸出手掌微微托着,一道火焰凭空燃起,赤红与冰蓝各自占据一半,有数不清的璀璨星芒在焰尖交缠,看起来很是诡异。

    这是什么?

    林九歌好奇得打量着这迫不及待从她手里燃起得火焰。

    看了老半天也没看出点什么门道的林九歌虚眯着眼。

    难道是基础版的升级版吗?

    还没等林九歌再细究,九泽有些讨扁的话语再次响起,“臭丫头,你到底要我帮什么忙你快点说,我现在在进化,不能被耽搁。”

    “要要要,帮个忙把桌上的杯子打碎到地上就好。”

    林九歌忙不迭地的点头,顺便说出了要它帮忙的事。

    一听到林九歌这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要求,九泽感觉心口一痛。

    臭丫头,你还能再粗暴点吗?

    “你就为了打碎个茶杯,然后把我从沉睡的状态惊醒了?”

    为了确定真的不是自己听错了或者耳鸣了九泽特意压着火气再问了一遍。

    事实证明不作死就不会死。

    林九歌态度很确定的点了点头,附带着送了它一个微笑。

    “是的,我可以确定,就是帮忙打碎个茶杯。”

    轰!

    怒火中烧,气急攻心,这就是九泽此刻最真实的情况!

    它金眸刚喷出火焰又仿佛想起了什么事强行按捺下怒火,道,“臭丫头,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得给我记牢了,我龙族的进化经不起一点点变化!你这次打断了我的进化,下次再进化肯定难上好几倍,亏我还以为你发生了什么大事,就为了一点芝麻大小的事情你竟然还能把我从沉睡的状态惊醒,你真是够行的!要不是那个男人太强悍,我一巴掌拍死你!”

    “你不帮就不帮,我没求着你帮,还有,无论发生什么事请不要扯上九皇,他是他,我是我,不能混为一谈。”

    九泽的话出奇的平静,林九歌也意识到是自己鲁莽了,没搞清楚事情就把人家惊醒,原本还想道歉,一听到他后面几句话脸瞬间就黑了下来。

    她决定了,她这死鸭子还是继续嘴硬吧!

    “你!”九泽语塞,猛吐了口气不去理会林九歌,接着它蛇尾一个摆甩,一道弧形光线霍然击了出去。

    啪!

    处于边缘线的茶杯被击中,直直的落在地上,看上去就跟没放好被风吹倒了才摔碎的。

    茶杯摔碎,九泽的任务也完成了,它蛇头一扭一言不发,化为戒指套牢在林九歌的手指上。

    杯子一碎,林九歌的神识立即复身,她假装被惊醒了,四处望了望,待看到地上的碎片以后松了口气。

    “原来只是掉了个茶杯。”从太师椅上下来,林九歌从袖口里掏了手帕把碎片一片片包了起来放在桌上。

    她伸了伸懒腰,又扭了扭脖子,然后慵懒的倚靠在窗户边,身上还裹着那张貂绒毯子。

    手掌放在窗槛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林九歌眺望着远处的风景一语不发。

    微风拂过她的脸庞吹向里面,她低垂的眼帘抬起,眸中有点点稀碎的星光。

    就在林九歌收回远望的目光时,窗边一抹黑色引起了她的注意。

    驱使着仅有的灵力包裹着,那抹黑色兀自浮起,飘到她的面前。

    嗯?林九歌凤眸挑起一个妖娆的弧度,虚眯着有些好奇得打量着那块黑色的东西。

    说是东西,不如说是一片块状物体。

    抬起手,食指与中指轻松地夹住那块在她面前漂浮的东西。

    东西一入手,触感滑滑的,有些类似绸缎的织制品。

    应该是衣服的布料吧?

    林九歌有些不确定的盯着掌心上的块状,思索了一会儿方才有些不太确定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