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六十九章无缘城何家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庄叔这么说,无非是为大家刚才的鲁莽解围,众人心里都明得跟镜子似的。

    不过这种解围法在玄黎大陆是时常有的事,玄黎大陆有一种稀少的魔兽,叫鬼魅兽。

    鬼魅兽神出鬼没,极其喜欢捉弄猎物,且只喜欢瞅着落单的猎物下手,每当鬼魅兽下手,被它唾液触碰到的猎物不仅会全身僵硬,体内的血液也会一并僵化,这个时候,鬼魅兽就会用它钝厚的牙齿从猎物的手指骨开始一根一根口一口的嚼碎,将猎物折磨得凄惨无比。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被鬼魅兽吞食腹中,当做能量提供它再次寻找食物,因此这群人十分的紧张那位被林九歌盯得不敢乱动丝毫的男子,生怕他惨遭毒手。

    不仅仅因为他是同伴,更因为他是家人

    隔源席的作用和制作法何延川在车厢里告诉了林九歌,又顺便给她普及了一些行走与野外的基本常识和应急预案。

    当雾霾消散,血日便从厚重的云层中露出脸来,金红色的光辉撒在大地上,那原本静悄悄的巨树突然扭动,枝蔓疯狂的穿梭在各处,那些缠在巨树树干树身上的黑色血管也开始了蠕动,树林仿佛在天幕消散的一瞬间生机勃勃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林九歌等人也已经到达了无缘城的面前。

    这一路上,林九歌和何延川交谈了许多,对无缘城的了解也多了一些。

    当知晓无缘城城主如今是何延川他爹在当时,林九歌还是有些咋舌的。

    这狗屎运走的,连救了自己一条命的人都是位权二代,真尼玛的无法言喻。

    不过这到了无缘城,又一个难处摆在了林九歌面前。

    她初来乍到,对无缘城人生地不熟,身上也没有丝毫银两可以供她住宿食用,那她要怎么度过身上没有灵力的那几天?

    林九歌想的这点何延川也想到了,也亏得他自小便心思细腻,不然还真无法在到达无缘城之前想到这点。

    何延川对于安排林九歌这个新朋友休憩养伤也是有做打算的。

    他想着反正九歌也是阿叔救的,阿叔又因为父亲的手谕先回了何家,九歌醒了来和阿叔这个恩人道声谢也是应该的,这样子就正好解决了林九歌为何会突然造访何家,也能解决他突然带一个陌生女子回家的理由,更能让林九歌现在何家修养几天在离开。

    想到这里,他也不做犹豫,便和林九歌说了起来。

    对于何延川的特意邀请林九歌自然不会推托,她正愁找不到地方歇脚和吃饭呢又怎会把这场及时雨给灭了呢?

    再说,她刚来这里,总得把这里摸一遍搞清楚最普遍的常识和某些底线吧?这可关系到她未来的生活。

    能最快知晓这些消息的地方,除了那些猫街鼠巷就数城主府这里了,底层人的脾性她虽然很清楚但也不是很确定这里和现代的是不是一样的。

    这么多的不确定下来就只能选择城主府了。

    毫不犹豫,林九歌跟着何延川回城主府,她这么回去也还有另一番打算——和救自己的那位阿叔道个谢。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个道理,林九歌一直是信奉到底的。

    她还清楚的记得小时候,曾有一位得道高人在落魄时和她一起挤在旧破的残庙里生活了几天,突然对她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以前想想不太明白,现在在回想起来大概也明了了。

    命中多舛,贵人相助,不忘初心,便得始终!

    这说是算命,倒不如说是人生戒言。

    当马车突然停下,林九歌才惊觉已经到何家了,掀开厚重却又精美繁密的车帘,林九歌踩着凳子下了马车。

    眼前这座府邸和她所想象的并不一样,没有豪奢姿侈,没有金碧辉煌,更没有所谓的美轮美奂,它就是一座普通的大院,红墙女瓦,极其普通,若不是大门口那里站着两个腰间佩刀的高壮侍卫,林九歌还真想象不这里就是何家。

    何延川看着自家大院也有些无奈,先祖去世时便立下了祖训,不许任何何家子弟掷钱财去修建奢侈无用的宫殿府邸,也不许何家子弟做出伤天害理大逆不道之事,更不许何家子弟利用身份去仗势欺人。

    三条祖训,看着简单,做起来难,可即便如此,何家世世代代依旧战战兢兢的遵守着,千百年下来,着已然成了铁一般的规矩。

    看到林九歌眸中并没有隐晦的鄙夷和不屑,何延川对她的好感又多上了几分。

    事实上,林九歌此刻的心情难以言喻。

    这大院看起来好小……她若是进去给人家道个谢,会不会连吃顿饭的地方都没有就被送出来了?

    哎,走一步看一步了。

    “九歌,抱歉,先祖有训,后人不得不遵。”

    何延川的话再一旁响起,林九歌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先祖的遗训自然是要遵循的,不过这大院也太寒碜了……

    见林九歌明白,何延川心里悄悄松了口气,说实在,哪怕身为何家子弟,他都觉得先祖这遗训身上的在茶毒后人,虽然说后辈这样说先辈不好,可何家不仅是世家,更是无缘城如今的门面,没有宫殿和府邸又怎么彰显出世家的底蕴?

    刚跨步走,大院里又人匆匆地跑了出来,满是褶皱的脸上带着喜悦。

    “二少爷,您回来了。快快快,老夫人嚷嚷着要找你呢!”

    何延川见着来人,也是咧开嘴角笑,他道,“狄叔,奶奶又乱跑了?”

    被他称做“狄叔”的老人花白的胡子抖了抖,道,“是啊,又乱跑了。一会儿说要去找老家伙,一会儿又要找你,刚刚才被府里的侍卫找到,哎不说这个了,快去老妇人那。”

    狄叔催促着何延川,何延川也知晓老妇人的性子,不好拂了这位长辈的意,他叫了狄叔一声,朝林九歌指了指,道,“狄叔,这是九歌,阿叔在冰层里面救回来的,这次跟我回来是来感谢阿叔救命之恩的,你给她安排一下,让她休息几天,等阿叔回来了再说。”

    说罢,何延马不停蹄的进了门,独留下狄叔和林九歌两人尴尬的站着。

    气氛有些古怪,这一老一少干看了半天,林九歌终于想起要先做自我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