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六十八章树林过夜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两人的话题没多久就熄了下来,一方面是因为林九歌觉得这话题说不下去了,这整个就是雾霾,哪来的天幕,一方面是何延川不太能应付女孩子,当然,此应付非彼应付。

    当周围隐隐有人声响起,两人相视一眼下了车厢。

    何延川下去以后站在原地,转身要去扶林九歌,身体还稍微有些僵硬的林九歌也不含糊,朝他道了声“谢谢”便扶着他的手臂下了马车。

    长靴踏地,有些意外的松软,空气中还有着淡淡的血腥味,林九歌低头,才发现地面呈血红色,她白色长靴最下面的边缘部分还被染红了。

    林九歌盯着地面看了好一会儿,终于确定地面有水,至于是什么水她就被不知道了。

    目光再四处遥望了一下,树林灌丛,草植灵木,和火离大陆的相比无疑更为巨壮,更为危险。

    危险。

    这是她见到这些东西时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念头。

    “这里差不多到无缘城的地界了,周围较安全。”何延川见她站得稳如泰山,神色也没有什么不适,两眼还四处观望,当下也明白了她想要干嘛。

    想看看周围。

    林九歌嗯了一声,缓慢的迈开步子,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步步松软,踩下去的同时还有着水被挤压的滋滋声。

    纯白长靴的边缘逐渐被染红,开始向上方洁净的布面攀爬,林九歌微微看了两眼就移目望向别处。

    她储物戒里大把鞋子,然而当她真的需要鞋子时……

    擎天巨壮,狰狞威武。

    这是林九歌对树的第一印象。

    在她打量着大树时,周围的人也差不多都起来了,有的坐在石头上睡眼朦胧,有的闭着眼睛假寐在活动筋骨,有的揉着眼睛从地上爬起来,林九歌有些好奇的往地上瞄了几眼。

    她在想,这人睡在湿润又恶心的地上难道不会睡的很难受吗?

    当目光下移,她眨眨眼,感叹自己想太多了。

    那人的身下铺着一张干枯的野草席子,编结得有条有序,看起来应该是经常用的,不过让林九歌惊讶的地方是那张席子的背面,竟然没有一点点红色液体的痕迹。

    抬手摩挲着下巴,林九歌饶有兴趣的盯着那张席子。

    当双眸深处亮光滑过,她更加惊奇了。

    无论东西有多干燥,一碰到湿的物体便会吸收湿气,渐渐地,干枯变成了湿软,可这席子经过一晚上的浸润,不论是从外面还是里面,都是干的不能再干的,没有一点点湿痕。

    林九歌并不知道,她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席子,想要探出个因果究竟的模样吓坏了那刚才席子上爬起来的年轻人。

    男子此时是真的欲哭无泪,他眼角还有不明物体没有擦干净就被林九歌如针芒般的锐利眼神给盯得浑身僵硬,一动不动,深怕自己打扰了这位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大佛。

    大概是林九歌盯着男子的眼神太过明显太过‘凶狠’,又见到男子僵着身体求助得看着他们,周围的人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脸色一变,都走了上去。

    何延川眺望了一下附近,了解了一下周围的大致情况便转身要回车厢,见自家的侍卫和佣兵团的人围成了一个圈,又想到林九歌刚才往那个方向过去了,还以为她发生了什么事,赶紧走了过去。

    拨开层层人群何延川才见到林九歌人,不过眼前的一幕令他有些哭笑不得。

    感觉到周围气氛剑拔弩张,他抬脚挤了进去。

    林九歌还在盯着席子,大有不把它看透绝不罢休的趋势,肩上陡然一沉,她立即回头,见到来人,她眸色回暖,没好气道,“延川兄,人吓人吓死人,你这样子我等会又晕过去了怎么办?”

    何延川嘴角一扯,拍在她瘦弱肩上的手掌连忙抬起,道,“九歌,不是我吓人,是你吓人。”

    昂?

    林九歌不解,抬头看着他。何延川叹了口气,他怀疑他和林九歌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否则怎么会这么难沟通?

    何延川怎么样都不会想到他的确是真相了。

    伸手指了指她后方,何延川无奈道,“九歌,你自己看,你盯着人家看了那么久,眼神还那么可怕,像是要将他剖了似的。”

    是嘛,她怎么不知道?

    林九歌回过头,正好看到男子一副得救了的神情,有些忍俊不禁,余光瞥见周围脸色有些不虞的壮汉们,当下也明白了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只得悻悻地收回了想要大笑一场的念头。

    这年头,诸事不顺,还是不要再招人嫌弃了……

    林九歌摸着鼻梁,悻悻的神情在何延川眼里就是尴尬的表现。

    见她神色‘尴尬’,何延川觉得自己毕竟是个男人,还是出来给一个弱女子解解围吧!

    “庄叔,她被隔源席给吸引了,没注意到前面还有人。”

    一群壮硕的汉子里面,有位年纪较大的中年者站在最前面,他穿着一身藏青色猎装,猎装看起来有些老旧,头发尽数拢了起来用头冠竖起,国字方脸上有一双如鹰般凛利的眸子,下巴有短短的胡渣子,虽然看起来有些邋遢,周身也没有灵力紊动的迹象,但从周围的人眸中的尊敬便可知晓这位中年男人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何延川口中的庄叔,便是这个男人。

    庄叔听了何延川的话,脸色渐缓,这才抬起头来打量着林九歌。

    良久,他道,“这丫头,便是阿叔那日在冰层里救的人?”

    “庄叔说没错,此人正是那日阿叔所救之人。”何延川朝庄叔抱了抱拳,态度之中也带着些尊敬。

    但是没等庄叔说话,他开口又道,“不过这人虽醒了,可脑袋还是有些不清楚。所以见到什么就会好奇什么,若是惊扰到手底下的兄弟了,还请庄叔不要见怪。”

    话都到这个份上了,庄叔还能不明白吗?

    不过庄叔本来就没打算找林九歌麻烦,他们会上前围着是以为阿全遇上了鬼魅兽。

    庄叔摆了摆手,道,“你小子说得什么话,方才阿全僵着身子不敢动,我们都以为他遇上了鬼魅兽,这才急匆匆的上前,谁知道他竟是被个女娃娃给看得不敢乱动。”

    庄叔这话刚出口,众人都被逗笑了。

    他们可都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怎么可能会害怕一个小姑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