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六十七章天幕由来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笼罩,血月高挂,冰冷的空气中带着刺骨的阴寒,林九歌等人在树林里休息。

    无形的凛风拂过车厢,林九歌阖着的眸子陡然睁开,瞧见眼前的的虚无,她凤眸虚眯,而后又缓缓闭上。

    次日清晨,蝉虫鸣叫,天地万物,像刚被水泡过似的,湿润而静谧。

    车厢内,已经醒来的林九歌扭了扭头,坐直了身体。

    经过一晚上的灵力淬炼,她体内的寒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那些被冰冻住的筋脉也在体内那簇小火苗的熏温下恢复循环。

    握了握手,噼里啪啦的骨头脆响声。

    对面的人还在睡林九歌也不打扰他,余光瞥了一眼男子的侧面睡颜,她咋咋。

    见过了阎九皇的绝世俊颜,这小子在她心里也不过是长的好看点罢了,没想看起来不咋滴,这侧颜也是秒杀一群少男少女啊。

    左手撑着脑袋,林九歌揭开了触手可及的窗纱,不过很快,她就放了下去。

    在她放下窗纱时,有着丝丝浑浊的烟雾趁机钻了进来。

    烟雾在空中经久不散,颇有就世长存的意味。

    待林九歌回过神来看到这丝雾气,那双墨眉微微挑起一个很好看的弧度。

    她右手放在膝上,手指蜷曲,不发出声响轻轻地敲打着膝关节,敲有几下她突然停下了动作,拇指贴着食指慢慢摩挲,指缝摩挲间隐隐有白烟升起,当白烟与那丝浑浊触碰在一起,烟雾仿佛见了天敌似的消融,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浑浊烟雾消失,那丝白烟也殆尽,林九歌收回手指握了起来。

    “你醒了?”带着沙哑的声音自林九歌斜对面传来,林九歌侧头,点头,绯红唇瓣勾起一个极小的弧度。

    还真别说,这小子挺耐看的。

    见林九歌点头,何延川也点头,他睡眸惺忪,整个人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带着蠢萌蠢萌的迷糊,看得林九歌眉眼弯弯。

    大抵是林九歌唇边的笑容太明显,也可能是何延川反应过来了,一张俊脸上带着可疑的红晕。

    何延川看着软塌上的林九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当看到林九歌抬手捋垂落的发丝时终于幡然醒悟,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她,道,“你可以动了!”

    “勉强可以。”林九歌浅笑,回答了他。

    何延川猛吸了口冷气,有些不敢置信。

    并不是他见识太少大惊小怪,实在是因为林九歌的恢复能力太过惊世骇俗,玄黎大陆被魔族血洗过,加之残留的魔力在和灵力互相腐蚀消融,所以整个大陆的复原能力特别的缓慢。

    像林九歌这样的速度就是玄黎大陆没被魔族发现前都不可能有。

    何延川能这么肯定的判断万年前武者的复原能力不如林九歌是有依据的。

    早在他小的时候,母亲便花重金请了老师来教他习文识字,能教富裕人家子弟的老师不会差到哪去,更何况教的是何延川这种两百年有出的大族世家子弟。

    教何延川的老师是两城之中学识最为渊博的夫子,也是荣耀满身的前任无缘城老城主,一生孤傲耿直,若不是初次看见何延川对他起了收徒之心,何延川哪有今日的造就?

    老城主不仅教何延川识文字,更是把自己在游历时的见闻和在古老书籍中所知道的知识尽数传授与他。

    “不用惊讶,我醒来时手就能动,经过一晚上的修炼,能动动身子很正常,不信你感应一下,我体内的灵力还尚未流动呢。”

    林九歌见他神色极为震撼,想着自己可能暴露了些什么不该暴露的,妖媚的眼眸一转便有了主意。

    神识压下包裹着丹田的赤蓝火焰,全身的灵力淌住不动,做好这些,她才伸出手示意何延川。

    能有机会验证这个问题是真是假何延川求之不得,见林九歌用眼神示意他可以检查了他连忙伸手过去。

    体内灵力流转,神识涌动,何延川确实能看到她的筋脉还被冻着。

    寒瑟的刺骨感从林九歌的手腕直达何延川的掌心,他急急忙放开,收回手的时候还在半空甩了甩,显然被冰得有些痛。

    “尽管如此,九歌你的恢复能力也能吓死人啊。”

    体内涌起灵力,驱散了掌心的刺痛,当手心恢复知觉以后他才发出感叹。

    听到他的话,林九歌眼眸一挑,笑眯眯道,“彼此彼此,延川兄也不逊色九歌。”

    “九歌又在说笑了。”对于林九歌称呼自己“延川兄”何延川是没啥抵触的,毕竟他对林九歌印象较好,不过看着毫不谦虚的林九歌他眼角还是有些抽搐的。

    林九歌笑笑不说话,余光却是悄悄撇过车窗的缝隙看外边的情况。

    从她这个地方看出去,映入眼帘的是满目的灰白,灰白之中又一丝乳白,有点类似林九歌前世住在帝都时的。

    何延川说完以后发现没人回应自己,疑惑的抬头,瞧见林九歌正聚精会神得望着车窗外面,不由得无语了起来。

    感情她失忆失的彻底?连自己家的情况都不知道了?

    “那是天幕。”深呼吸一口气,何延川觉得自己还是和她说说吧,听说多说说周边的事情能让失忆者更快的恢复记忆。

    嗯?天幕?

    沉思被人打断,林九歌并不恼怒,反而有些好奇的转头望着何延川。

    她发现,这个小屁孩有点话多,不过……她喜欢,因为……套话套得比较容易。

    “天幕是什么?”

    果然!何延川心中翻白眼,林九歌这话在他意料之中。

    “咳咳。”何延川左拳放在鼻子下面遮住了嘴,不大不小的咳了两声,道,“天幕,天之幕,顾名思义上天的屏幕,是魔族离开这里以后才形成的,这些浓雾的主要作用是什么人族还没有研究出来,所以暂时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浓雾对人族没有什么任何伤害,但是同样的,对魔兽也没有任何伤害。但这些雾可以将人族和魔族的分界线给遮挡住,也就是说,在早晨天幕未消散的这两个时辰里,人族和魔族不会有任何的你死我亡。”

    林九歌扬眉,有话要问,何延川却是清了清喉咙又道,“这两个时辰给了人族一息的时间,也给人族无数在死亡线上的战士们一丝活命的机会,故此,人族先辈将它们命为天幕。”

    “……”林九歌嘴角抽搐,这东西说白了就是吧……还天幕,放在这里灵力循环一圈就可以将它消灭,但放在现代,呵呵哒,绝对是要命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