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六十六章少主子也顽皮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蛮荒神域,未知名区域。

    处于万山之巅,有座巨大的岛屿悬浮在半空中,天宫楼阙在浮云游曳中恍若仙境,道道锁链天桥穿梭在群山之间,不时缥缈的云雾带着朦胧的美感缭绕整个群山之巅,个个擐甲执兵的健壮男儿笔直的站着,神色严穆肃杀,无情的眸中带着凛冽的威压,恪守尽职的执行巡查任务,排排士兵整齐划一的跨步,却又没有发出一点点的声音,锃亮的尖锐银枪闪过骇人的寒光。

    岛屿的中央,有座美轮美奂的建筑离地万丈浮着,那是一座宫殿,广阔壮观,宫门有一张牌匾,上面龙飞凤舞的刻着两个古老的文字——天宫。

    这里,是众颠云宫掌舵人,修罗阎君阎九皇的宫殿。

    此时宫殿的某间房间内,某个屁点大的奶娃娃正抱着自己老子的胳膊玩耍,咯咯笑声令整个房间的氛围格外的温馨。

    房间内装潢得古色古香,摆放的具物却又奢华极致,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糅杂在一起又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一张铺着极其柔软的貂绒大椅上,有个男人倚坐在那里,他身着墨黑麒麟长袍,袖口上金线缠边,领口处有一圈同色的绒毛蜿蜒,他的膝上坐着一个粉玉雕琢的奶娃娃,岁数不大,估摸着也没超过两岁,娃娃眨巴着漂亮的眼睛,盯着男人咯咯笑,一双小爪子胡乱的抓着。

    “呵……”男人绯红艳丽的唇瓣低低一弯,轻笑。

    他宽大的手掌放在孩子的腰上,以防他突然翻身摔倒,另一只手撑着下巴,专注的看着孩子,比女子还有长的卷睫低垂着,一双赤红的暗眸里是快要溢出水的温柔。

    让天下女子见之尖叫的妖孽脸蛋带着十分温和,任由膝上的孩子攀爬到他身上,在他要扑上自己前捏着他的后领子又给放回膝上。

    父子俩来来回回这般玩闹,旁边的婢女和侍卫皆强忍着笑意不敢笑出声。

    “叠叠……”孩子发音还不是很准,却叫了声父亲。

    阎九皇低头,看着儿子,道,“嗯。”

    阎柒夜见阎九皇应了自己,眉眼弯弯,两只小手兴奋得拍来拍去。

    “凉凉……”

    嗯?

    阎九皇修眉一挑,撑着下巴的手也放了下来,他坐正了身体,骨节分明的手掌摸了摸阎柒夜的头,语气淡淡道,“想娘亲了?”

    阎柒夜眨巴眨巴眼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似乎只要有娘亲二字,他就觉得要点头。

    看懂了儿子眸中的神色,阎九皇忍不住又摸了摸他的脑袋,“你娘亲要过多一阵子才能来,不然我们过段时间去看她好不好?”

    话音刚落,阎柒夜毫不犹豫的点头。

    瞧见儿子磕头如捣蒜,眸中有着亮光闪现,那是赤果果的渴望,他眸色暗晦,有些莫测。

    算算时间,还得有一大段时间才能再次降临火离大陆,也不知道那丫头过的怎样。

    九泽也送给她了,不知道那条虫子能不能保护好她。

    正这么想着,一团软乎乎的物体粘上阎九皇。

    “叠叠。”

    软糯娇嫩的声音中还带着模糊不清,两只胖胖的小手却是搂住了父亲的脖颈。

    阎九皇单手揽着阎柒夜得腰,垂下了眼帘,“肚子饿了?”

    阎柒夜点头,小手摸了摸他的脸。

    任由爪子在自己脸上胡乱作怪,阎九皇侧头亲了亲他的掌心。

    “爹爹带你去吃好吃的。”

    话落,阎九皇扭头,吩咐着下人。

    “上膳。”

    下方的婢女和侍卫应了声是,然后徐徐退下。

    天书学院。

    控制室内,几位长老看着屏幕上的人影活动不语。

    “三老头,还有半年咱们就可以松口气了。”还是上次的红发老者,他捋着小胡须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的老者。

    “鸢尾啊,你也知道是半年,这半年里谁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何况每届学员选拔都会死很多人,这届能活两千个我才能说是松了口气。”

    红发老者的对面,那位被称做“三老头”的老者摇了摇头,满是褶子的老脸红红润润,倒也看得出他中气浑厚,不是泛泛之辈。

    “嘿,两千个?放眼望前几届,最后剩下的人都不足千人,哪个不是拼尽全力?胜者为王败者死亡,天书学院招的学员若是连这关也过不去,又怎能与其他学院的学员的一同前往天魔战场厮杀魔族?”

    红发老者冷笑一声,道。

    “下一次天魔战场开启不知道要多久。”三老头呷了口茶润喉,皱起了眉头。

    “大概一年,大概两年,近几年天魔战场开启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幸好当年的封印还能坚持,不然这后果实在不敢想象。”

    鸢尾摇头,表示自己也对这个现象感到担忧。

    “何家小子的表现不错,就是可惜了江家的小子。”三老头刚想说话,瞥了一眼屏幕,点了点头。

    鸢尾也随着他的目光扭过头去,看到江辙以后笑了笑,“江宰相这个老来子不愧他的天才之名,何家小子还差些。”

    三老头笑笑,两人都把上个话题转移开来,“你说的也对。风水轮流转,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这江家小子,虽然起点差了些,也未必追不上来。”

    “就是这个林九歌,院长让我们保护好她……”

    鸢尾欲言又止,显然很不理解。

    “院长大人出手向来神鬼不知,我们只要照做就好了。”

    三老头放下茶杯,站起来绕过桌子,拍了拍鸢尾的肩膀,“这个女娃娃还是可造之材的,不要老是听信那些谣言,你要知道,学院里面被谣言传得一文不值,臭名昭著的学员不在少数,结果呢?不都是些可造之材吗?你啊,就是这性子。”

    被老伙伴这么一说,鸢尾老脸有些挂不住,他哼哼两声,不满道,“若是真像你说的就好,可是你看看,这女娃娃尚未及笄便未婚先孕,若是真进了学院那其他学院不得笑话我们。”

    “笑话便笑话,那些世家贵胄的肮脏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想想,这娃娃从小便没有母亲,父亲又妻妾成群,她能从那群豺狼虎豹里面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真搞不懂你个老糊涂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么的冥顽不固。”

    三老头略微恼怒的瞪了他几眼,暗叹这老友太过固执。

    “算了算了不说了,在这么下去咱俩得吵个天翻地覆。”

    见鸢尾板着脸不说话,三老头只能摆手止住这个话题,他倒了杯茶递到他面前,道,“消消气吧,都半截身埋土里了就别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