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六十五章何延川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

    当她掀开紫纱一角看到外面的景象时,瞳仁在一刹那缩如针尖。

    外头虽有夕阳残留,却是红色的,天不但是灰蒙暗沉的,暗沉之中还带着血色光辉,天边高高悬挂着一轮圆月,圆月不是皎洁圣明的,是刺眼蚀骨的血红,那种在火离大陆可以见到的红霞金日玄鸟飞,高楼古刹照光辉在这里根本不可能看到,能看到的,不过是瘦若枯骨的昏鸦睁着凹凸出来的血色兽眸在枯树上吟唱着死亡的旋律。

    周围拔地而起的擎天巨树看起来勃勃生机茁壮成长,可那些狰狞的树干上有着类似血管的东西在蚕食着它们的树心,令它们变得像黑鸦伫立的枯树一样光秃秃的。

    这就是玄黎大陆吗?

    林九歌不再看外边,她放下了窗纱,眸色深了深。

    林九歌对面的男子似乎对她的反应很理解。

    他轻啜了口茶,眉梢却是蹙起,低头看了看茶杯里的茶,才发现自己拿得是之前的冷茶,再看看茶壶,又突然记起里面没茶了,想开口让婢女送多一壶来,却又想到天色已晚,这小林子不安全,只得作罢。

    没有茶水啜饮,又无法凝神研究小茶几上摆放着的古老书卷里面的内容,男子抬头望着对面出神的林九歌,好奇得打量着,眼前这位容貌清艳,绝色无双的女子到底在冰层里待了多久,听阿叔说最少也有十年,不知道她是哪家的小姐,又为何会在冰层那里出现。

    “公子可方便告知九歌姓名?”良久,被玄黎大陆的压抑环境给震撼到沉默的林九歌也算是渐渐能够接受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对于回荒岛,她现在暂时没有心思想,她现在想的,还是赶紧搞明白这里的生存方式。

    “在下何延川,无缘城何家二少爷。”何延川剑眉轻扬,爽快的报出了家门,温和的声线的满足了林九歌的耳朵。

    “九歌此次险境得救,在此多谢何公子的救命之恩,他日若有难,九歌定相助。”

    林九歌并不是知恩不报的奸佞小人,相反,因童年时期被人欺辱的颠沛遭遇,她对每个曾帮助过自己的人都十分的感谢,也曾为了其中几个恩人差点搭上小命,但是尽管如此,她依旧乐得其所。

    林九歌做这承诺的时候,何延川正在一边嫌弃茶是冷的一边喝着先解解渴,听到她的话,当下一口冷茶全喷了出来。

    他刚才,听见了什么?

    坐在她对面的林九歌悄悄松了口气,幸好这位大少爷头及时扭了边,不然她肯定会遭殃。

    何延川用衣袖抹了抹唇边的茶水,一副不敢当的表情,他开口道。

    “姑娘言重了,再说要报这救命之恩,你应当找阿叔,是他救得你,我武阶低,没那个能力。”

    何延川汗颜,想他堂堂何家二少爷,虽然不是要什么有什么,但凭他嫡子的身份也差不多要啥有啥了,如今要个‘弱’女子的承诺那也太不是爷们了,若是让他外公知道不得劈了他,还是那种劈成条的劈法。

    这边何延川在心里忐忑,那厢林九歌在敲着小算盘。

    她之所以没把话说得太死,主要还是因为这个鬼地方她还没有搞清楚,其次,她可不想死,前世虽然为了很多恩人差点命魂归西,可那是差点,就算真死了也没事,可现在不行。

    她得为她儿子着想,要是她死了,小义岂不是成了没娘疼的孩子?要是阎九皇知晓她死翘翘了,将来又遇上了个好姑娘,两人成亲生了孩子,那她儿子岂不成了没娘疼也没爹爱的孩子?不仅如此,还会是人家后妈的眼中钉,肉中刺,到时候日子多难过不说,保不准还会像她一样一命呜呼……

    都说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林九歌是深刻体会到这句话的人。

    她现在活着,就一定有机会回去,何况她和阎九皇只有夫妻之实,没有夫妻之名,若是阎九皇不想要小义了,他随随便便找个借口把小义送走去受苦,她一个死人能阻止吗?

    不能!所以她不敢把话说太死,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人,都是自私的!

    林九歌在这边脑补她死后小义的悲惨生活,那边阎九皇被儿子弄得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