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六十二章我四处的兄弟姐妹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看了看没有说话的刘成路和一向喜欢当透明人的郑奇,纤长白嫩的手轻轻一握,光罩霎时发出刺眼的光芒。

    “我一直觉得我们小队的各项能力都不错,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十分的优秀,不过,初当大任,我毕竟有些过于自傲了,这半年来,我发现我们小队,有一个,只致命的弱点,我们的真实能力,与我们的等级,对不上。”

    “队长!”被光芒掩盖住一切,看不清林九歌在哪的江辙听到她这话,心里‘咯噔’一声,有些不妙的预感。

    队长不会是要离队吧!

    “我本来打算加强你们的实力,现在看来不用了,这阵金光来得很及时,我其实很担心这些东西很危险,不过我转而一想,这里是天书学院的学员训练地,出了什么问题,有学院的长老来处理,我们小小的玄境,担心什么?好了,不说那么多,我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让我们真正的面对自己的短板,长板,和苦难吧!为时两个月,终点,便是我们的家。”

    最后一句话,格外的悠扬,江辙知道,林九歌已经走远了。

    刺眼的光芒在林九歌走后散开了,江辙扭头,他看不到其他人,刚想开口说话,脑海里突兀地回荡起林九歌刚才说的话。

    勾唇浅笑,乌黑英气的狭长美眸里,笑意俨然,江辙轻打开玉扇,一只手负在身后,慢悠悠的迈开了步子。

    队长说得对,人哪,哪有一辈子在一起的,天下都没有不散得筵席,何况是人呢?

    再则,队长已经是玄境了,他们若是再不努力,不仅跟不上队长的脚步,还会拖了队长的后退。

    而这,都是他不想看到的。

    他江辙,是那么的清高自傲,又怎会拖自己小队的后腿?

    李霜,慕容烟,刘成路,郑奇四人也沉默不语,他们都看过四周,金茫茫的一片,除了自己,恐怕也看不到别人了。

    他们当然想要开口说话呼叫伙伴,可反过来一想,这段时间虽然过得很充足,但是他们不仅实力和等阶对不上,还产生了极其可怕的依赖性。

    而这,就是队长说的,致命弱点!

    一片金光中,七个人,在漫无边际的金色海洋里,逐步离开,开始了自己,新的一程。

    谁也不知道下次见面会是怎样的一副光景,但他们没有丝毫的气馁,因为他们知道,他们行!

    寒夜孤啸,风雪夹杂着拇指大小的冰雹砸在被皑皑白雪覆盖住的厚实地面上,溅起一阵阵阵雪尘弥漫的风流。

    有一白衣女子盘坐在雪地里,她纤长的玉指摆着一个很奇怪的手势,说是佛,又似魔,细细一看,这手势却又变得格外的模糊起来。

    女子乌黑的长发上落满了如羽绒般轻飘飘的雪,又长又卷又浓密的眼睫毛上沾满了雪粉,一袭白袍隐隐泛着冰蓝色的亮光。

    看得出来,她在这里待了很久了。

    吼!

    风云突变,狂风忽然发出低吼,强劲的风流刮得屹立在山巅之上的树木都被折了半腰,皑雪和冰雹的速度也随着这呼啸的夜风变快了。

    按照荒岛的作息节奏,前半夜,雪和冰雹的速度是不会这么快的,一般都是后半夜,雪和冰雹才会像豆粒子一样啪啪的砸落在地上,砸落在地上的雪和冰雹则会结为一体,成为一团团的冰晶。

    而现在,离后半夜还有一个多时辰,这雪,冰雹就已经大规模的降落,可以想象,若是不出意外,这后半夜的天可能比起现在会冷酷上数十倍。

    冰雹如倒豆子似得拍打在女子的身上,又因弹力的原因反方向回砸在地上。

    也就在冰雹砸在雪面上时,女子蝶翼般的睫毛轻颤,然后缓缓张开,一双黝黑的乌眸中,两道异光,一赤一蓝,带着凛冽赫人的气息飞速闪过。

    女子手势一变陡然结印,一道细长的白色光影自她额中闪出,紧接着,光影在她面前化做长剑虚浮在半空,三尺青锋仿若玄晶,清澈透亮,泛着刺骨的冷光。

    望着空中漂浮着的长剑,女子轻吐了口气,左手一扬,指宽的白色布条凭空出现,她抖了抖布条而后拿起,遮住了一双妖媚摄魂的狭长凤眸。

    在脑后打了个单结,她右手双指并拢,手腕翻转,缓缓一点,低喝声在心中响起。

    “极影剑。”

    随着声落,长影闪动,浮在空中的那把长剑仿佛听到了女子心中的召唤,剑身一颤,嗖的一声飞到女子面前。

    望着长剑风驰电掣的诡异速度,女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这个速度能够满足她现在的要求。

    左手握住长剑,她挥舞转动,身形随着招式的变化而变化,空中弥漫着的雪粉被剑身挤压汇集成一股股气流,不断地交织碰撞,压碾崩灭。

    女子在大雪纷飞的雪地上挥洒汗水,一点儿也不知道后方万里处发生的事。

    万里之外,是无尽的白色山峰,座座高耸连绵,陡峭平滑,非圣境者无法登顶,这里,也是天书学院的一个控制分枢,不过在金光席卷荒岛之时也失去了实际作用,不过是摆着好看罢了。

    女子练剑无意间挥洒出去的丝丝灵力被狂风卷漫,形成道道细小的灵力光束,一点点得击打在山峰底部的陡壁上。

    当每一道灵力光束准确地击撞在石壁上时,都可以清晰的看到那里被轰出一小个凹槽,石屑绒雪纷飞滚滚。

    百流归海,水滴石穿,这一下下都像是在蓄力。

    咻!

    又一缕赤蓝的灵力光束撞击在峰壁上,被击砸的壁先是一颤,而后震动摇晃,最后在寂静荒了的雪地上坍塌沉碎。

    坍塌的山峰带着凌厉的狂风骤然轰砸在半空,正急速坠往地面,轰轰作响的倒塌声仿若号角,将周围的雪峰也一并号动了起来。

    霎时飞山走石,粉扬土飞,连绵起伏的雪峰不断地震动倒塌。

    天地都在颤动。

    还扬着手练剑的女子脚步突然有些不稳,她蹙着一双黛染的修眉侧过头望着远方,不过就在她看到万里之遥的雪白山峰的顶点渐渐消失在视线中时,瞳仁却是陡然一缩。

    该死!

    纤长如玉般圆润的手指大力一握长剑,长剑消散,她不做任何考虑拔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