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六十一章金丝笼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不可能。就算出了意外,魔族若要破了天渊的封印最少也要五十年年,现在才多久?二十年不到。”红衣长老的旁边,有另一位长老直接出口反驳,道。

    “九长老,有些事情可不能马虎呀!”红衣长老,也就是七长老,看着九长老摇头,道。

    “好了,不要吵了,不是天渊的封印破了,你们放下心吧。”执法长老捋着白花花胡须,望着金光大乍却又看不到里面情况的屏障淡淡道。

    “那这是什么。”一道冷漠寡言的声音响起,众长老回头,越言正好湿漉漉得从水里爬起来。

    “不太确定是哪里的封印被破了个口子,但可是确定规模不会太大。”执法长老的身旁,还有护法长老,他看着越言满意的点点头。

    大长老视若亲子的爱徒果然厉害。

    “需要禀报学院吗?”七长老水波纹的袖袍拂动,他朝执法长老拱了拱手,问道。

    “去吧。”执法长老点了点头。

    七长老闻言又拱了拱手,退下了。

    他要去向学院禀实情况。

    “里面,危险吗。”越言抖了抖肩膀,浑厚的灵力涌现,将一身水尽数蒸发挥干,他抬起头,看着执法长老,问道。

    “不知道。”执法长老摇头。

    “行了,臭小子,就知道关心你的心上人,偶尔关心关心一下我们老年人好吗!”一旁的护法长老见越言还要开口说话,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

    这臭小子!能不能关心一下他们这些落单的老人?能不能!

    执法长老见护法长老这样,无奈的摇头,道,“人家好不容易有个心上人关心一下你还不给?若是让大长老知道,你铁定给他劈成两半。”

    听到执法长老的话,反应过来的护法长老方才讪讪一笑。

    也是,这小子可是出了名的酒色不沾,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人他也不能因为自己落单而迁怒人家啊……

    哎!护法长老叹气。

    若是当然他勇敢点,如今抱得美人归的又哪里会是他人。

    看到护法长老有些感慨的样子,执法长老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小子当年追得可不是凡人,别在这里唉声叹气,至少你当年还有幸和人家讲上几句话,天雷宗的宗主连人家的面都没见上。”

    “嘿嘿,说起这个我就来劲,比起天雷子至少我当年还是英勇不凡的。”执法长老的话似乎让护法长老想起了什么,他嘿嘿一笑,脸上是止不住的得意。

    一旁的越言见护法长老都已经过半百的年龄了还在想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原本没有表情的脸轻动,忍不住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巨光炸开时发生的剧烈震动几乎是在一瞬间便将所有人惊醒,近一半的人没有了半年之前的慌乱无措,他们迅速起身穿好衣服,找了个安全的地方集合在一块。

    林九歌的双眸在巨光炸开时猛地一闭,不是害怕,而是被巨光那刺眼的光芒摄得不得不闭上眼睛。

    金光扩散的速度极快,就在林九歌闭上眼睁开眼不到半息的时间,金光直接越过他们的身体穿过天际。

    被声响惊醒的江辙等人都迅速站到林九歌的面前。

    他们并没有在藤房里休息,林九歌为了让他们适应野外的环境,决定今晚在外面休息。

    可这夜晚才刚到,就发生了变故。

    “队长,这又是发生了什么?”江辙抚平衣领上的褶皱,问着林九歌。

    “不知道,但感觉不是什么好事情。”林九歌从树上跳了下来,她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臂,轻蹙眉梢。

    不知道为什么,她发现自她重生以来,发生得事情真的挺多的,是这块大陆的劫难要到了?还是她带来的?

    想到这个,林九歌心里暗自嘲笑了自己一番。

    如果她有那么大的能耐她早上天了,还留在这里受苦受累干哈呢?

    “队长,要不我们找个地方侦查一下吧?”穆渊六修长的手把玩着扇子,不放过半刻的休闲,他听到林九歌的话,看了看周围金光闪闪的一切,问道。

    “现在不是侦查的好时候。”

    慕容烟皱眉,望了望四处,在这个小范围内,除了林九歌彻底外放灵力撑起来的光罩外,其他的一切尽数被金色的海洋埋没,她开口,不赞同穆渊六的话。

    这个时候,队长肯定不会同意小六子出去的。

    不过出乎预料她意料的,林九歌却是点了点头,道“你有能力保护自己不丢小命就去。”

    得了林九歌的应允,穆渊六咧开嘴笑,他把玩的扇子打了个圈握在手里,另一只手朝众人挥了挥,笑道,“小爷去干大事了,你们自己注意安全!”

    说罢,他的身影闪出了林九歌的光罩,埋入漫天飞扬,经久不散的金光中。

    “队长!”眼睁睁的看着穆渊六消失,慕容烟担忧的望着林九歌,不明白她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同意了穆渊六要去侦查的事。

    “小烟子,你大概还不知道吧?小六子的侦查可不差队长。”李霜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见慕容烟欲言又止,神色有些担忧,不由得摇了摇头,拍了拍她的肩膀。

    听得李霜的话,慕容烟紧蹙着的眉依旧没有舒展开来。

    就算穆渊六的侦测能力比肩队长,可这个时候出去,生死攸关……

    慕容烟脑海里隐隐抓住了些什么,但又无法逮到,急得她柳眉又蹙紧了几分。

    见慕容烟还在纠结,站在林九歌身旁的江辙幽暗的眸光闪了闪,他白袍在空中划过如沐春风的弧度,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掌拍了拍她的脑袋,他浅笑,道,“我们都有要独自面临世界的时候。”

    正因被打断思路有些恼火的慕容烟怔住,江辙一语道破她脑海里迟迟抓取不到的重要核心。

    还混混沌沌的脑袋仿佛在他那句话之后顿时清明了起来,就像是乌云遮月,突然云开见月明,朗朗皓月。

    当慕容烟回过神来,发现脑袋有些沉重,她挺了挺腰,恍然发现江辙宽大的手掌还放在她的头上,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让江辙把手拿开,江辙自己就很有眼色的放下了自己的手。

    手掌移开,脑袋轻缓了不少,可慕容烟心里还是有些奇怪,因为江辙把手拿开的时候,她竟然会特别的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