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五十九章偷看是要付出代价的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天哪,为什么不转过来?光看着背有啥好看的,老子要看前面!前面!”

    穆渊六有些抓狂,他全身都藏在茂密的树叶里,一边保持平衡一边咆哮。

    同样也在偷看的江辙听得他的话,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偷看人家姑娘家洗澡还这么多要求,真是够了。

    “真要想看前面,建议你回京城的时候去趟南街的胡同巷子。”刘成路斜了穆渊六一眼,满脸的嫌弃。

    偷看姑娘家洗澡看的是那种朦胧的玲珑美感,谁tmd像你那么肤浅?看前面。

    “呦呵,小路子你竟然知道那里。”江辙挑眉,不怀好意的看着刘成路。

    刘成路依旧板脸,继续他的闷骚之路。

    郑奇听得他俩的谈话,脸有些红,显然,他也知道南街得胡同巷子是什么。

    四个屁点大男孩躲在树上偷看女孩子洗澡,还一脸的猥琐。

    小潭处的林九歌挑了挑唇,捧了一手清水往自己的脖颈淋下。

    小兔崽子,看女孩子沐浴那么多次也是要付代价的,虽然看不到她,可她身旁玩得正嗨皮的两人可看得到呢!

    就在林九歌抬起洁白如藕的玉臂时,李霜往水里一沉,消失了,慕容烟也像是知道了什么,俏红着脸也沉了下去。

    一下子三人都消失在潭面上,隐蔽在树上的四人傻眼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当属狡猾如狐狸的江辙,他脚底就像抹了油似的撒腿就跑。

    刘成路这货反应也是够机敏的,看到江辙动立马拔腿跟上。

    待两人跑远,剩下的两人才反应过来,刚要跑,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

    郑奇和穆渊六,像重物抛地,直接栽了下去。

    嘭!

    细小的土里扬起,粉尘弥漫间隐约可见一道人影正往这边来,靴底和地面发出沙沙的摩擦声,摔在地上的两人抖了抖肩膀,即刻从地上爬起就要逃走。

    然而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他们两人刚刚跃起,两条腿便从他们的背后霍然踢出。

    嘭。

    又一次灰土飞扬,两人被击中后背,重重地砸在地面上。

    两只不同靴色的长靴包裹着修长的腿分别踩在两人的背上。

    “呦!我还以为是哪个神经变态狂在偷看我们洗澡,没想到竟然是自家人。”李霜用力地踩着穆渊六,力道重得穆渊六脸色都变了。

    “啧,小霜子你这就不对了,哪能这么对待自家人呢?我们是女孩子,要,温,柔,要,和,气……呵呵!要,善,良!”慕容烟笑眯眯地转头对着李霜说,说的同时脚下用力,用着比李霜还有重几分的力道踩着郑奇。

    郑奇吃痛的吸气,脸上被沙粒刮开了几道血痕。

    md!早知道就不要听小六子的话来偷看队长他们洗澡了!

    靠!他怎么就没有小辙子和小路子两人逃跑的那种速度呢?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的扔!nnd!迟早有一天要看个够!

    慕容烟见到郑奇不甘的神色,啧啧两声又用力了些。

    “小奇子,知道你姑奶奶我谁吗?”

    头顶传来慕容烟狂拽的声音,郑奇连忙摇头。

    鬼,他真不知道……

    “不知道就给姑奶奶好好揣着,敢偷看姑奶奶洗澡你是活腻了?”

    “不不不……”

    “说!谁指使的?”慕容烟恶狠狠的瞪着他。

    郑奇脸色纠结……

    要得罪谁……

    江辙?刘成路?还是主使……穆渊六?

    啊……好纠结……

    就在郑奇纠结的时候,李霜开始收拾穆渊六了。

    “穆渊六啊穆渊六,枉费我们从小便认识,真没想到原来这才是你的真面目,若是伯母看见了,怕是揍你一顿都不解恨。”

    李霜把玩着指甲,见穆渊六要张开说话,直接在他要开口时堵住了他的话。

    “不过看在伯母的份上我就饶了你吧。”

    穆渊六不可置信得看着李霜,他一万个不相信这丫头,但看到她神色清明的狭眸,他又突然相信了。

    “小霜子?!”慕容嫣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李霜这么好人。

    “不过呀!”李霜嘴角含笑,停顿了一会儿又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握草!

    刚把怦怦跳的小心脏给安抚好的穆渊六听到李霜这话,感觉自己被人当猴耍了,心里忍不住大骂。

    奶奶的!

    看着穆渊六像吃了死苍蝇一样扭曲纠结的脸,李霜捂嘴,得意得哈哈大笑。

    那副模样,好不张扬猖狂。

    看到李霜在笑,垂眸的穆渊六也在笑,不过他是在心中冷笑。

    见李霜笑得前俯后仰,他嘴角勾了勾,趁她双腿一个用力,猛得翻过了身,双手顺势一推,身体摩擦着粗糙的地面,远离了李霜的方位。

    当李霜的笑戛然而止时,他单手一撑,跃起身站好。

    双手并用拍了拍沾满黄土的衣服,他看着李霜有些滑稽的脸,翘起唇瓣笑,“小霜子,你还差得远呢。”

    “你说什么!!”被人偷袭一把,李霜不甘地跺脚,她提步冲了过去,冲到穆渊六面前,二话不说直接握拳挥去。

    穆渊六会干等着她的拳头吗?

    不啊,穆渊六可是个精明的商人呢!怎么可能让自己吃亏呢?

    就在李霜出拳不到半息时间,穆渊六右臂及时在半路截了她的拳头,左手同时用力,直接将猝不及防的李霜一个过肩摔甩了出去。

    嘭!

    擦着地面滑了几米才停下的李霜龇牙咧嘴,她擦了擦嘴角的血,手脚并用立马爬了起来。

    揉摸着摔疼了的屁屁,李霜双手凝结一道灵印,毫不客气,砸向穆渊六。

    穆渊六右手一抓,折扇握在手中,修指一动,扇面陡然铺开。

    横于脸面前一挡,在灵印轰在扇面上时手腕一转,将灵印原路送回。

    李霜的实力和穆渊六毕竟差了两阶的实力,虽然一起训练长达半年之久,可李霜的反应能力还是不如穆渊六。

    原路返回的灵印周围发着炽亮的光,擦着李霜的脸颊射入后方。

    轰!

    火光冲向天幕,顷刻徐徐消落,没等灵力完全殆尽,一阵阵沙沙声陡然响起。

    声源深处,一道瘦小的暗影从小树林里一晃一晃的走了出来。

    白色滚金边的缎面长靴最先映入眼帘,紧接着便是浅蓝色柔布长衫,再看到,是女子笑意盈盈吹弹可破的白嫩脸蛋。

    “啧啧……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没想到队友胆子肥了,竟然对队长也能狠下心来下起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