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五十八章彻除梦魇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漫天的雪,满目的白,这是一种极致到彻底的寒酷。

    林九歌身着单薄的衣衫,坐在门口上望着天上掉落下来的雪。

    她身后,李霜裹着她的大氅站着。

    “小霜子,我曾听人说过,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纤指轻抬,捻住徐徐飘落的雪,林九歌淡淡道。

    李霜的眸子颤了颤,有些紧张。

    “不要紧张,你认认真真告诉我,真的怕于严吗?”

    感受到李霜瑟瑟发抖的身体,林九歌稍稍冷下声音。

    “怕……”李霜接过她的话。

    “人心都是脆弱的,你怕的不是于严,怕的是他说出的话。”

    将白雪碾碎,化为粒粒细小的沙硕随风而去,林九歌狭眸虚眯,看着眼前这个不诚实的孩子。

    李霜听到林九歌的话,心头一颤,忍不住叫道,“队长!……”

    “我们认识的时间虽然不久,可我的为人你看不见吗?小队里的队员性子是怎么样你会不知道吗?就这么不相信大家吗?”

    一连三问,李霜再也经受不住被这话击溃,她低头掩面痛哭,手无足措的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林九歌的话。

    冰凉凉的手抚上李霜的背,她抬头,眼眶的泪水涌出。

    林九歌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辈,脸色温和,语气也放缓了不少,“从我们组成一个小队,经历了这么多事以来,大家心底就已经认同是一家人了,我们七人不论身份不论地位,更不论天赋等阶,就这样互相的信任一回不好吗?你是将门虎女,其他人亦是世家子弟,比起你来不相逞让,你,又害怕什么呢?”

    “九歌……呜呜……你不知道……呜呜……于严把你们讲得多坏……”

    埋在林九歌胸膛哭得泪撒涕流的李霜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林九歌,哆嗦着唇瓣说道。

    林九歌手掌揉了揉她的脑袋,“小霜子,若是大家不在乎你,当初便不会拼死累活的赶往中围救你了,试着相信队友,把信任分一点给我们好不好?”

    李霜没有说话,脑袋却是点了点。

    林九歌动作越发的轻柔,一双勾魂摄魄的凤眸闪过柔和的神色。

    说起来,她给这群兔崽子当爹又当娘,过的确实挺辛苦的,但是,他们给自己带来的快乐也不少。

    小霜子生为李家幺女,得到的关注和疼爱怕是不如她,毕竟她只是女儿,而那位,天资聪颖,小小年纪就通过天书学院的考核,成为广阔的墨空众多耀眼的星尘之一,又怎会没有李氏夫妇的特别疼爱呢?

    自古皇帝爱长子,百姓疼幺儿,可这条铁律在这里是不确定的,百姓,不一定疼幺儿,皇帝,也不一定疼长子。

    但不可置否的是,无论是皇族还是世家,嫡长子能获得的资源和关注绝对大过其他人。

    趴在林九歌怀里的李霜眸中闪过凛冽的亮光。

    队长,我真得能信任你们吗?

    李霜自幼便深居李府,从小到大,每天一睁开眼看到的不是兵书,女红,更不是琴棋书画,而是尔虞我诈的陷害,勾心斗角的厮杀,这也造就了李霜虽然表面上咧咧,但心思细腻的性格。

    于严的事没让李霜有什么可塑性的动摇,可他说的话却是落在了李霜的心中。

    李霜幼年曾因为太信任他人而遭陷害被族老命人丢进了柴房里禁足,不仅顿顿吃发馊的咸菜,还吃着冷硬如石的馒头。

    这种日子让她这个从小就是公主般待遇长大的小姐极为委屈,但好在她会偷偷拿些好吃的给她,不然这半年的时间李霜都不知道要怎么过。

    而这一切,都是宠她爱她的亲生父母赐予的。开始李霜还不知道,后来是她被解除了禁足半夜偷偷溜到李氏夫妇房内想要和他们诉说委屈时听到的。

    原来,李氏夫妇为了能够让二房一脉手中掌握的权利转移到自己手中,不惜利用李霜,拿她开刀,最后的结果当然如了他们的愿。

    二房犯错,手中的权利全部转到了大房手里,可无辜的李霜呢?被支持二房的长老像个破娃娃一样丢去了柴房禁足。

    如此折磨李霜,李氏夫妇自然知道,可为了他们天赋异禀的长子和次子,他们竟当做没看见,任由长老泄愤。

    溜进房内当晚,李霜不仅大气不敢出一下,还使劲地压抑自己的愤怨,此后对于这父母,她真的没有什么感情。

    长夜漫漫,俄雪飘零,林九歌和李霜搭了个小火堆,围坐在一起,彻夜促膝长谈。

    第二天一早,灰蒙蒙的天空很快就晴朗了,林九歌望着飞快消退的厚重雪层眯了眯眼。

    看来今天的天气很不妙啊!

    照例将极紫之光吸收,当雾霾散去,林九歌叫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李霜。

    经过昨夜的畅谈,这一次的觉,李霜睡得很踏实。

    她眨了眨眼,眸中逐渐清明,很快就起身去洗漱了。

    林九歌三两下收拾好自己,又在不远处的小溪里打了两桶水,用扁担担着回了藤房。

    回到藤房时李霜已经把昨晚剩下的肉汤热好了,看到林九歌来,她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大号木汤匙。

    平常三餐,都是林九歌和李霜一起准备的。

    两人的合作很默契,换种说法,是林九歌的磨合力很强。

    动作迅速的完成了摆碗,李霜一汤匙一碗粥的打好,林九歌正好拿了盘手撕肉丝出来。

    一个打水时顺道摘来的新鲜野菜,一个先做的手撕肉,还有一小堆的馒头。

    两人收拾好,那还在床上睡觉的人也被这一阵阵的香味诱醒了。

    饥肠辘辘的几人立刻起身下床,飞快的穿好衣服奔向小潭处洗漱。

    全员到齐的菜鸟小队各自道了声早安和加油,立马坐好,齐齐动筷。

    没过多久,七人将桌上的东西一扫而光,又互相搭手把桌椅和碗筷洗干净竖放晾起来。

    烈日炎炎下,七人不断地将之前所训练的东西全部在来了一遍。

    时间流逝,日出日落,又是一个傍晚时分。

    林九歌李霜和慕容烟三人在小潭里沐浴,清凉的潭水被林九歌倒了些有洗筋伐髓效果的药液进去,不时发出丝丝沁人心脾的药香。

    三人在小潭里耍得十分开心,暗处里躲着的几人却是看得直吞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