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五十七章又一轮训练的开端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黑夜骤临,白雪降落,俄俄倾雪覆盖住一切生机,就连这座岛屿最深处的那些霸主们也盘缩在自己的地盘上开始呼呼大睡。

    黑夜,是这座岛的地狱盛宴,数不尽的魔物会在暗中悄然出现,但是它们一般很少会集体出动,除了某些特殊得时刻。

    所以,岛中的学员,基本上碰不到魔物,岛屿的面积占地极广,一望无际,万里内能遇见一个人都算是幸运了,这也是为什么第一区的学员想要见见已是玄境的林九歌却迟迟没有付诸行动的理由。

    黑夜里,因为太过苦寒冻凛的原因,根本没有小队敢出来训练,当然,除了不怕死的菜鸟小队以外。

    不过此时,菜鸟小队的七个学员,都在藤房里休憩。

    昏暗的灯光下,几人蜷缩在一块,盖着用锦织绸缎制成的,极其昂贵的天蚕丝绒被。

    林九歌并没有让阎九皇准备这被子,倒是是阎九皇细心,捎带过来的。

    借着光影,隐隐可见有人背靠着床边,坐在地上。

    乌黑的长发尾端,有些泛赤蓝,林九歌全身上下裹着一张狐绒大氅,脖子被一圈洁白的狐狸绒毛包住。

    大氅精致细腻,朵朵金莲在氅上绽放,勾勒出一副岁月静好的画面。

    林九歌屈起的右膝盖上搭着右手,手指垂在空中,她一双狭长的正宗凤眸此时轻阖,呼吸绵长轻缓。

    “嗯……”,有人轻声咛呢。

    还阖着眸子的林九歌蓦然睁开眼,两道暗光自她眸中嗤啦闪过,一红一蓝。

    有些细小的声响,林九歌毫不犹豫站起身来。

    刚刚醒来的李霜见到一旁睡着了的小伙伴,原本苍白的脸色微缓和过来,轻轻地被子的一角,她挪开身体悄悄地下床站好,又把被子放下,给睡着的那几个人盖好被子。

    拿过木架上的外衣,李霜稍微小抖,把衣服抖开,穿在身上。

    刚穿好衣服,肚子便很不争气的咕噜咕噜的响了起来,李霜揉着干瘪的肚子,迈开步子向最右边的角落走去,那里是厨房。

    脚步不快不慢,节奏跨得正好,看得出李霜的心情很不错。

    幽暗的角落,正逢皎月之光轻撒,看得见大致的方向。

    李霜摸索了一会儿,摸到一个冷馒头,她没有嫌弃,反而心喜的拿了出来。

    的馒头,虽然冷硬干瘪,但是总算是有吃的不是吗?

    找到一个馒头的李霜心里笑开了花,要知道菜鸟小队一向秉执不剩饭剩菜,不浪费粮食的宗旨,每顿饭都是清光没有一点剩下的,现在能找到个馒头她已经谢天谢地了。

    小嘴啃上一口,满嘴的冰冷,但是面香味还是让李霜食指大动。

    就在李霜吃得正欢喜时,暗处躲着的林九歌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嘴里还含着面糊的李霜被肩膀的那一下吓得几欲昏厥,她想要尖叫,却被一团面糊卡住,窒息感顺涌而来。

    林九歌手掌在她后辈狠狠一拍,李霜才将那团卡在喉咙里的面糊吐了出来。

    吐出面团,李霜心有余悸的拍着心口。

    我的妈,差点跑去见阎王了。

    响起刚才拍自己肩膀的那只手,冰凉冰凉的,李霜头皮发麻,硬着转过头。

    林九歌淡然浅笑的脸映入眼帘,李霜见到林九歌重重地松了口气。

    “队长,知道吗?人吓人,吓死人的。”

    林九歌嘴角轻勾,又抬起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道,“给你留了馒头,也给你温着,你竟然跑来吃冷馒头,真是‘辜负’了一群队友的一番心意……”

    李霜嘿嘿两声扑向林九歌,“队长我最爱你了!”

    林九歌看着拱在自己脖子上的李霜,无奈的要将人扒了下来,“若是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性别女,爱好女呢,赶紧下来。”

    李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又怕吵到小伙伴,连忙笑小声些,她双手双脚并用,从林九歌身上下来。

    林九歌抖了抖身体,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迈步走到木桌的下面,拿出了在小火炉上保温的土锅,一拿开土盖子,一股浓郁得肉香就飘了出来。

    李霜地闻着香味,一双手毫不客气的伸进去,拿起肉的热馒头一口咬了下去。

    肉入口即化,汤汁喷在嘴里满足着味蕾,李霜咬着松软热乎的馒头还不忘对林九歌竖起大拇指。

    队长,你的厨艺越发上涨了啊!

    狼吞虎咽的李霜并没有看到,就在她不远处的,有一个男人睁着一双湛亮黑呦的眼睛正怔怔地看着她毫无形象可言的吃像。

    林九歌点锅,倒入之前煮肉预留下来的肉汤,又注入一些清水,待汤水煮沸,下了同样预留下来的面条进去。

    李霜吃完土锅内的四个馒头,还有些饿,她看到手指上还沾着些肉油和肉沫,舌头轻,手指。

    “嗑。”一声轻响,李霜下意识抬头望去,在她面前放着一碗刚煮好还冒着白气的面条,她吞了吞口水。

    我靠靠靠!那是面条吗?

    “快点吃,吃完我有事要和你说。”林九歌洗好筷子,架在碗的边缘,一边擦手一边说道。

    “欸?好好好,马上马上。”虽然只有几步得距离,可李霜还是兴冲冲得冲到桌子面前坐下,拿起筷子夹起面就往嘴里送,不过是半路又停下动作大力地吹了吹才继续往嘴巴里塞。

    一大碗面,李霜不发出一点点声响就把她吃光了,连汤带渣,一并吃了个干净。

    “到外面来。”林九歌转身,走了出去。

    林九歌收拾好碗筷洗干净,放好,急忙跟了上去。

    一出藤房,呼啸而过得凛风夹冰带雪,噼里啪啦的砸在李霜的身上。

    李霜缩了缩肩膀,好似刚刚吃下的面和馒头提供的热量都被这些风雪驱散了。

    欲抬头,一片雪白拂过,紧接着双肩一重,李霜低头,那见原本裹着林九歌的雪白大氅,此刻正搭在自己的身上。

    “对……”

    李霜张嘴,想要说话,林九歌却是打断了她要说出的话。

    “闭上嘴。”林九歌瞥了她一眼,堵住了她的话,将大氅领口的细缎子绑紧。

    低眉,林九歌修长白皙的纤指绕着几圈红色的缎带,正认真地给她打上漂亮的蝴蝶结。

    这也是林九歌唯一会打的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