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五十四章梦魇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两人互相巡视,待见到林九歌时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

    只见穆渊六一脚跨下床,挠了挠脑袋,走到林九歌面前,疑惑得问道,“队长,出什么事了?”

    林九歌摇了摇头,“小声点说话应该不会肚子疼吧。”

    穆渊六静了一下,秒懂,默默地站林九歌身后去。

    刘成路没有像穆渊六那样问林九歌,因为他看到了被蓝光包裹住的光团里面的人,虽然人脸模模糊糊,但这么久的时间相处下来,凭着感觉,他还是能分辨出那是谁的。

    李霜。

    至于李霜为什么在里面,以刘成路的心思也大概能了解,这些天李霜的精神有些委靡,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想来是于严那件事吧。

    刘成路没有想错,李霜这些天就是被于严这件事给折磨的几近神经衰弱。

    白天有繁重的训练,李霜还能不去想,可到了晚上睡觉的这几个时辰,那就是一个难熬的过程了。

    周围一片静谧,伙伴们皆在睡觉,只余自己一人噩梦缠身辗转难眠,那种孤寂对一向好动活泼的李霜来讲,着实难为她了。

    江辙,林九歌,穆渊六,刘成路,四人看着光团的变换,床上除了李霜,还有慕容烟和郑奇两人熟睡得一塌糊涂,根本不知道身旁发生的事。

    就在穆渊六打了个哈欠有些不耐烦想要开口的时候,那满屋的蓝光陡然收缩回去,速度快若闪电。

    穆渊六揉了揉眼睛,将眼睛睁得的。

    他刚才没看错吧?那些蓝光怎么消失了?

    “屁的消失,是被光团收回去了。”似乎有人猜中了穆渊六心中所想,一个大巴掌盖在他脑袋上。

    还睁着眼的穆渊六脸一黑,手袖一挥就要将身后的人逮住。

    那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仿佛知道了穆渊六的下一步动作,一个轻跳,悄无声息的退开了几步。

    一击落空,穆渊六转头像后看去,待看到那人的面孔时,他咬牙切齿道,“江辙,你给我小心点!”

    该死的江辙,没事总欺负他!不就是打赢了他一次嘛!嘚瑟什么!

    没错,就在刚才不久,三人都性急等不到晚上了,直接奔去到小树林里开揍了一顿,开揍前三人先商量好了不打脸以后就开打了。

    被揍得最惨的当属穆渊六了,原来江辙和刘成路两人商量好了先收拾掉穆渊六在来互相切磋,谁知道刚把穆渊六收拾了天空就下起了大雨,最终结果便是穆渊六被狠狠地打了一顿。

    想现在身上的伤还疼着呢,见到‘仇家’穆渊六能开心吗?他会笑脸迎合吗?

    鬼扯!要不是林九歌就在他旁边,他早就暴走上去直接撸起袖子开揍了!哪里还能忍到现在!

    瞥见穆渊六那恨不得吃人的凶恶眼神,江辙挥着折扇掩面轻笑。

    所谓兵不厌诈,便是此理。

    穆渊六被他们揍的自己没有防备,要怪谁呢?

    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这傻小子信任他们。

    这般想着,江辙心底也打算了好了,等会去跟他道个歉。

    江辙不知道,他道个歉大概没事,因为他高穆渊六一阶,算下来穆渊六也不一定打得过他,但是刘成路不同了,他的实力低了穆渊六一阶,又参与了揍人事件,穆渊六哪里会放过他……

    不过最终,穆渊六还是没揍,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若是强悍,一打十都有可能,被人打只能说明自己还不够厉害。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讲。

    看到穆渊六瞪江辙,刘成路抖了抖肩膀,刚才揍人是挺爽了,可揍完以后他忽然记起自己的实力要比穆渊六低一些,这可就尴尬了。

    想起这是江辙出的主意,他回头去看江辙,却见江辙一脸人畜无害的看着他。

    意思很明确,你自己看着办。

    靠!

    刘成路心里暗骂江辙阴险小人,之前一直怕被江辙圈套了,没想到一个不留神竟然被套路了!

    真是……真是……真是无法忍受!

    三人各怀着鬼心思待在林九歌的身旁,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那团蓝光渐渐地褪去本色。

    啵。

    一声清冽的脆响,光团破开,露出了里面的人儿。

    “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还没等林九歌开口,李霜蓦然睁开眼,连滚带爬的摔下床,可即便如此,她还是抖擞着身子不断地向后退去,那一脸的苍白和惊恐让原本气郁的穆渊六心脏有些莫名的疼。

    穆渊六握了握拳头,蹙起了眉。

    他……真的喜欢李霜吗?

    这个问题,他问了自己很久,也问了自己很多次,但就是找不到答案。

    说喜欢,有时候却很厌恶,说不喜欢,心脏却会痛。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穆渊六深思无解。

    “啊!!于严我告诉你,你敢动我,我爹爹……我爹爹肯定不会饶过你!”

    就在穆渊六沉思时,李霜的尖叫声陡然响起。

    那如同鬼厉般的声音彻底将还在熟睡的慕容烟和郑奇吓醒了。

    江辙一见两人醒了过来,神色有些不虞,收起折扇,立即冲了过去,冲过去时,他拍了拍穆渊六的肩膀。

    “别让他们坏事。”

    江辙话还没传完整到穆渊六耳边,穆渊六便追上了他。

    两人同时跃,伸手捂住两人的嘴。

    郑奇被捂住嘴立即清醒了过来,他侧头看到穆渊六,刚想说话,穆渊六如蚊子般细小的声音在耳畔边嗡嗡作响。

    “别坏事,先闭嘴。”

    穆渊六都这般说了,郑奇也没有开口了,他看了看周围,再看到一脸兢惧的李霜和满脸严肃专注的林九歌时好像明白了什么,静静地坐着没有再动弹。

    见此,穆渊六放开了他。

    另一边。

    慕容烟本来还不是很清醒的,但是江辙冰凉的手直接覆住了她的半边脸,她就是不清醒也得清醒了。

    眼里刚一片清明,映如眸中得便是林九歌肃穆的脸庞,她想开口问问发生了什么,又因有手捂紧了嘴让自己有些不习惯,一双小小的手毫不犹豫抬起,去掰江辙的手。

    温热的触感传来,还在紧盯着林九歌那里得江辙低头,正好看到慕容烟在掰他的手,像是要说话的样子。

    不过,江辙薄唇微勾。

    慕容烟的力气和江辙的力气比起来实在是太弱小了,她卯足了劲非但没有把江辙的手掰开,反而憋得自己满脸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