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五十三章蓝光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正午时分,天际深处响了几声巨响,终于下雨了。

    灰蒙蒙的天降下连绵的雨,虽然小,但也切切实实的将大地草木滋润了。

    倚靠在墙上的眺望远方的林九歌看着阴森森的天幕静默,灰暗的视觉下,她低垂的眼帘在眼脸上撒下一片阴影。

    林九歌并不是在想已经回了蛮荒神域的阎九皇,而是在想怎么解决林家的破事。

    林家里面,她林九歌谁都可以看轻,谁都可以看扁,就是不能小觑那位高龄又高阶的林家长老!

    其实林九歌一直很不明白,为什么那老不死的那么憎恨厌恶她?尤其是看她的眼神,恨不得扒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喝的血,然后踹下十八层地狱天天被拷打。

    是因为她那未曾谋过面的亲生母亲,还是因为他们脸上的那道疤?

    若说是脸上那道疤,那为什么之前的十几年从来没有给过她好脸色?

    她是废物不假,可这位素来以疼爱子弟出名的长老唯独对她冷眼相待就有问题了。

    要真说起来,还是他们林家欠了她母亲,怎么反过来像是她欠了林家似的?

    林九歌搞不懂,真心搞不懂,但她搞不懂不代表她会任由它去,她只会心底暗自捉摸,等待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眸光暗晦,脑海里浮现当日大殿的情景,林家老不死那双歹毒赫人的浑浊眸子清晰的映在林九歌双眸中。

    啪。

    林九歌握紧了拳头,那赤蓝色的灵力不受控制的在她拳头上窜出一缕缕的丝线,在一起,电闪石火间,音爆声噼里啪啦响成一片。

    都是那个女人!

    胸膛此起彼伏,可以想象林九歌的心此刻也不是很平静。

    “队长。”

    身后,江辙温文尔雅的声音响起。

    林九歌深吸了口气,缓缓的吐出,转过身。

    “怎么了?小辙子。”

    江辙摇了摇玉骨扇,修长白嫩的手指比起女子的手来也不逊色多少。

    “小霜子睡着了。”

    听着江辙意有所指的话,林九歌点了点头,道,“知道了。”

    迈,林九歌准备过去,经过江辙身侧时,她顿了一下,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辛苦了。”

    耳边林九歌淡淡的话语传来,江辙浅浅的笑了笑,“都是一家人,谢什么。”

    林九歌听得他此言,嘴角勾了勾,又拍了两下他的肩膀便走了。

    侧头看着林九歌远去的身影,江辙摇头笑了笑。

    说起累,队长你更累好吗?

    藤房的床一向大,容纳十个人也不成问题,除了没有睡着的江辙和林九歌,其他五个人躺在呼呼大睡,趴着睡,仰着睡,躺着睡,斜着睡,东倒西歪,丝毫没有一丁点世家子弟的矜贵。

    林九歌抬手,一道挥扬,将几人的睡姿纠正好。

    移开目光,望向李霜,林九歌轻轻的眯起了眼。

    李霜的脸色并不是很好,尤其是印堂那里,有些发黑。

    林九歌看不懂面相,也不懂玄学,但是此刻,她也知晓李霜的情况可能不是很好。

    在他们没到前,于严到底对李霜做了什么让她到现在还在害怕?

    摇头抛开脑中所想,林九歌手袖一挥,一道灵力包裹住李霜。

    双手轻合,飞快的捏着印诀,道道赤蓝色的灵力不断地漂出又融合,融合又漂出。

    流光溢彩间,隐隐有一道诡异的气息在着片小空间弥漫。

    修指突然顿住,接着手掌一抓一收,被流光包裹住的赤蓝色光团托在林九歌的手里。

    光团一接触到林九歌的手,覆盖在上面的流光“咻”的一声迅速消退。

    流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朵正绽放得亭亭玉立的依兰花。

    这朵玉兰花是林九歌取其精粹加上自身的灵力炼制而成的,为了炼制这朵花,她失败了近百次,消耗玉兰花近千朵才成功了一次。

    依兰花一旦炼制成功,得立即使用,不然半个时辰一到,便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消失。

    林九歌先前并不知晓,还是阎九皇告诉她她才知道的。

    依兰花旋转间喷洒出来的蓝色光点聚成一束束光束,林九歌托着依兰花的手一张,将它抛向李霜的方向。

    依兰花毫无误差的盘旋在李霜的脑袋上,林九歌瞅准了时机,手掌一拍,将依兰花拍碎,碎开的依兰花喷射出来的蓝色光点更多了,但林九歌早有准备,她双手一击一张,先前那道裹着李霜的灵力地吸扯着那些光点,不断地将他们拖进包围圈内。

    当光点尽数聚齐在灵力包围圈内,林九歌狭长的眸子微睁,两缕不同色的光丝冲出她的眼睛,交织在一起,暴那裹成一团的光内。

    亮光涌动,一起一伏,犹如人的呼吸忽上忽下。

    林九歌悄悄地松了口气。

    但愿别出什么幺蛾子。

    本来她打算用华夏独有的针灸来替李霜治疗,但阎九皇听到她的打算以后丢了本医术给她,看那书的材质应该是蛮荒神域独有的。

    书内很多的方法都是她不曾见过的,但是很实用,最让林九歌惊叹的还是制作这本书的人。

    只有一节手指长的书,记载了最少十万种杂难疑症的解决方法。

    且最本书虽看起来朴实无华,但里面的东西却让林九歌这个自幼便学习中医的人自愧不如。

    都说一山还有一山高,林九歌确实服。

    没看到这本书时,她天真的一直以为自己的医术在这里便是第一人,看到这本书时,她才明白,自己那有些幼稚的性子终究还是太过青嫩,太过自傲。

    看着那团不停拱动的光团,林九歌幽幽叹了口气。

    想来夫君拿这本书给她的用意便是如此了。

    自己真是太失败了,看来这接下来的几个月,行程也该赶赶了……

    如今晋升玄境,也是时候为自己做做打算了,毕竟,暗处还有个圣境的强者在随时等着要自己的小命呢。

    就在林九歌想着自己的事时,那团裹着李霜的灵力光团嘭的一声轻响炸裂开来。

    闻声,林九歌抬头,漫天的蓝光在空中肆意飞舞,整个藤房蓝光烁烁,映得光辉闪闪。

    被蓝光惊醒的穆渊六和刘成路同时睁开眼,从跃了起来,一脸警惕的望着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