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四十六章所谓擒龙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伴随着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林九歌面前的那盆龙血颜色渐渐变淡。

    当盆内的液体颜色浅清到一种程度以后,它突然平静了下来,三息时间不到,蓦然滚沸起来,那从血面上冒起来的泡泡不断变大,而后在林九歌有些兢惧的目光下‘啵’的一声巨响破裂开来。

    第一个水泡刚破开,后面接二连三的发出‘啵’‘啵’的爆裂声。

    这一幕,就像是一片雷区,引爆了一颗地雷,其他埋在地上的地雷也相继爆炸起来。

    破开的水泡接触到水面和血水融为一体,又不断地冒出新的水泡。

    与此同时,天边倾泻而下的银色雷霆之力对着阎九皇的脑袋轰然劈下。

    轰!

    一声巨响,天动地摇,无尽雷霆之力击在地面上,又因反弹的力量冲上云霄,再渐渐地砸落在地面上。

    有的地面被压凹成一条条细小的沟壑,沟壑内淌满了银色的液体,纵横交错,场面极其壮观。

    雷霆之力尽数倾泻在这片封闭的空间内,那原本破碎的天空幽黑诡异,时不时闪过刺眼的白光。

    嘭!

    装着龙血的盆陡然炸开,一团金红色的液体包裹着林九歌的手不停得变换形状,似要挣脱开林九歌的手。

    见此,阎九皇俊眸虚眯,冷声一哼。

    “哼!”

    金红色液体在阎九皇发出冷哼声时抖了抖,更加剧烈的变幻形状和速度。

    那团液体不断地变化,林九歌却是疼得咬牙切齿。

    她左手紧紧地握着右手的手臂,恨不得将那团液体甩出去。

    右手那股要将她手掌骨头都撕碎扯断的痛感让林九歌几欲咬破唇,她狭长妩媚的凤眸一睁,两道光芒闪过。

    眼睛望着蠕动的金红色颜色,林九歌小嘴微张不可思议,连痛也忘了。

    她右手手掌的掌骨颜色,竟然变成了金红色!

    道道金红色的经脉在她手腕处穿梭,经脉上还带着金色的符文,复杂而怪异。

    让林九歌最吃惊的还是覆在她手掌上的那团‘东西’。

    说是‘东西’,不如说是只不足她两指粗的蛇。

    那小蛇像是刚出生不久的,蜷成一坨,阖着的蛇眸紧紧闭着,蛇身金色的,看起来闪亮亮的,鳞片上泛着诡异的流光,它的蛇尾扎在林九歌的血管里,不知道有何用处。

    带着好奇,林九歌眸光退出那团液体,手掌的剧痛依旧还在,她却是咬了咬贝齿,侧过头去看阎九皇,眸中带着疑问。

    阎九皇只是看了那团液体一眼便看回了林九歌,他嘴角微扬,眼睛里带着笑,熠熠生辉。

    “上次你在床上和我说,想看龙。”

    男人淡淡的话语在她面前响起,她微张粉唇,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两只手更是无措得不知道要放在哪里。

    两眼四处胡乱张望,林九歌却是鼻头一酸,泪水从她的眼眶里滚了出来。

    红着眼眶哭了的林九歌并不知道此刻的她有多么让人心疼。

    林九歌哭了,还笑着的阎九皇脸僵住了,他手足无措,像个孩子,像一个把父母惹恼了却不知道要怎么办的孩子。

    阎九皇握了握手,慌乱地上前抱住林九歌,手掌轻拍她的后背,安慰着她。

    鼻尖那股令人心安的气息袭来,林九歌像头小蛮牛,用力地撞击着他的胸膛。

    这个男人为什么待她这么好……为什么待她这么好……

    从小便在基地长大,受尽冷嘲热讽,艰难险阻,长大以后为组织效命,奔波劳累,四处周作,组织灭亡时她费劲心思逃了出来加入华夏的军火设计,日日夜夜,马不停蹄的工作,直到她不被歹人算计身死人亡,都不曾有人为她掉过一滴眼泪。

    或许有人为她掉过眼泪,可那也不重要了。

    是不是前世无缘那些,今生便突如其来?

    林九歌即是高兴的,也是惶恐的。

    高兴前世没有的今世都来了,惶恐今生这些东西这么快来临,又会不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某个自己不知道的时间或者地点消失得干干净净,让她无迹可寻,无路可走……

    是啊,林九歌是矛盾的,她只不过是在欢爱过后随口说了句‘想看看龙长什么样’,这个男人便给她抓了条幼龙过来,让她把幼龙成长为巨龙的过程都看一遍,这种举动让她的心不沦陷吗?

    怎么可能不沦陷呢?可是林九歌怕啊,她怕这个男人对她这么好只是个陷阱,一旦陷阱布置成功,那她可能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当一个人死过一次,她就真得会怕再死一次,因为那种恐惧和无力,还要再经历一次。

    谁也不想死,林九歌亦然。

    许是林九歌的惶恐真的太不安了,阎九皇用力地抱紧了她,“不要怕,九歌,为夫会待你好的。”

    “九歌,为夫之前没有过女人,不知道该怎么哄女人开心高兴,可为夫真的很努力得在学习怎样让你开心快乐。黎城说你们女人想要什么都会说出来,你说你想看龙,为夫就去抓了条幼龙来给你看,你若是不喜欢幼龙,为夫去给你抓条成年的好吗?”

    男人似乎是第一次说这么多的话,声音有些干哑,却暖人心。

    第一次听到阎九皇的肺腑之言,林九歌无疑是震动的。

    据她了解,这个男人不仅闷骚,对女人的了解还很十分的小白,但是腹黑程度还是很高的,当然,最最最最值得说得还是这个男人性子里暗藏的傲娇属性。

    今天的这段话,她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会这么说,这让她很意外,同时也让她那心烦意乱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就像是船找到了停帆的港湾,格外的安心。

    “夫君……”

    林九歌娇娇地叫着男人。

    “为夫在。”

    “夫君……”林九歌又叫了一声。

    “为夫在。”

    “夫君我爱你。”

    “我也爱你。”

    刚说完话,林九歌变瞄到地板上逐渐蔓延过来的银色雷浆,她双手下意识的抱紧了阎九皇的脖颈,无意间挤压到了那团还在变换形状的金红色液体。

    “昂……”盘在林九歌手指上的小蛇蛇眸半阖半开,它昂首小小声地吟了一声。

    那即将浸到阎九皇脚下的雷霆之力像老鼠见到了猫,飞一般的往后倒流。

    林九歌嘴角一抽,低头看着被金红色裹住的右手。

    这就是练成擒龙爪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