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四十一章小夫妻俩的天地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看这情形,他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的小妻子这几个月吃得都是这些东西?

    这怎么行,本来就瘦了,这么一吃,不是更瘦了吗!

    这般想着,他脑海里勾勒出了他下次见到林九歌的情形……

    骨瘦如柴,面黄肌瘦,两眼凹凸,小身子还颤巍巍的……

    阎九皇想不下去了,他就是再大方,也无法忍受小妻子吃这种东西!

    他堂堂修罗阎君,堂堂云颠之上的君王,宫中天奇异宝数不胜数,富可敌国。

    不曾亏待过任何一个下属或者追随者的他,哪里看得下小妻子受苦。

    阎九皇心里想着什么,手上也毫不犹豫得动了起来。

    他伸手一把拎起林九歌的后领子,抱在怀里,看到那还在啃着馒头的六人都侧过了头看着他,他沉声道,“你们继续。”

    说完,他抱着还咬着馒头吃得正欢的林九歌走了。

    当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众人面前,剩下的六人一脸懵逼,他们互视一眼,又低下头继续咬馒头了。

    队长和妹夫之间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吧……他们可不能作死去凑热闹……

    离开巨藤树王地盘的阎九皇,看着还在吃馒头的林九歌,心里有些难受。

    吃得这么猛,一定饿急了吧!

    “很饿吗?”

    头顶淡淡的话语中,带着淡淡的心疼。

    还在和冷硬馒头做斗争的林九歌听到这话,歪着头,含糊不清的话响起。

    “哦(饿)!”

    略带些鼻音的话带着女子独特的娇柔,阎九皇轻笑,“好,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林九歌疑惑得看了他一眼,阎九皇笑而不语,他肩膀一抖,在林九歌越睁越大的眼睛里轰然展开了那对丈宽的黑翼。

    燃着涛涛巨炎的黑色火翼和阎九皇身上的黑色麒麟长袍仿佛就是一体的,那极致的黑,将原本就寡淡清冷的阎九皇,称得更加的冷酷肃杀。

    吧嗒。

    林九歌手中的馒头掉到了地上。

    这平时掉地下去的馒头她都要心疼半天,然后不舍的拿起来吹吹土拍一拍再吃掉的林九歌第一次忽略了掉地上的馒头。她长大了嘴,满脸的惊愕。

    我的妈,这是什么?翅膀?人类有翅膀?你他妈是在玩我?

    见到小妻子的神色,阎九皇揽紧了她,背后的翅膀猛得一振,飞了起来。

    翅膀振起的罡风不知刮灭了多少植物灌丛,平稳得飞行在空中,林九歌两手紧紧地抱着阎九皇。

    厉害了我的夫!不仅富可敌国,还会长鸟翅膀飞。

    “这是神翼,检测人到达神境之后够不够能力的第一个技能。”在夜空中飞翔的阎九皇不知从哪里拿了一张大氅出来盖在林九歌的身上,见她蹙眉,当下就知道了她心中所想。

    人,为什么会有翅膀?

    有了阎九皇的答案,林九歌本应该很安分才是,可她这种人就是天生不安分的。

    顺着阎九皇的肩膀爬了上去,她伸出手就要去触摸那黑炎。

    阎九皇无奈,把人扒了下来,见她没摸到直接甩脸给自己看不由得失笑,“夫人,那东西会把你伤着的。”

    “呵!我到是想知道,这天下有什么能伤得了我林九歌!”翘着鼻子,林九歌十分傲娇的说出了这话。

    阎九皇静了一下。

    小妻子这话……太……啧,要不要反驳?

    要吧,他今晚就别想睡了,不要吧,他今晚也不能睡……

    那选哪个?阎九皇又头疼了起来。

    从来没有头疼过的阎九皇第一次为同一个人头疼了三次。这还只是刚开始啊……

    他对小妻子的性格真的是摸不清,更别提思想同不同步这个问题了。

    都说三岁一代沟,他和小妻子差得可多了去。

    难道年龄差太多真的有代沟吗?阎九皇不经深深地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太落伍了。

    静默许久,阎九皇说了一句话,“夫人,你……开心就好。”

    林九歌“……”什么意思,嫌弃她吗?

    本宝宝不高兴了!

    林九歌环胸,嘴不去看阎九皇。

    她堂堂,额,不对,堂堂林家七小姐,竟然被个男人这般怀疑了!不行!她要挽回她受损的颜面……

    不过……哼!臭夫君,不给我安慰,不给我亲亲,不给我宝贝我就不理你!哼!

    冷哼一声,林九歌就是不理他。

    也就在这两人的各种心思中,他们到达了目的地。

    看着眼前极为熟悉的树木草林,林九歌皱起了好看的眉毛,她小声的打量着,“好熟悉的感觉,什么时候来过呢?”

    林九歌身后,正负手而立的阎九皇听到林九歌的嘀咕声眉梢轻扬,修长的玉指动了动。

    虽说小妻子昨晚十分的,可体力不支先睡着了,弄得他到现在还不是很尽兴,且看小妻子的样子,多来几次应该没什么,再则,能够顺便言传身教教小妻子一些东西,也是不错的。

    所以……他就带着林九歌会这块地盘了。

    这里是距离荒岛最近偏僻的一块断裂的小岛屿,没有任何的人或者灵兽踏足过,很符合他的要求。

    “夫君,这是哪?感觉好熟悉的样子。”林九歌回到阎九皇身旁,抬起脑袋问他。

    望着那将刚才的不悦都抛到一边去的林九歌,阎九皇对代沟这个问题再次耿耿于怀了起来。

    看来,回蛮荒神域的时候他得多看看那些人都是怎么讨好心仪的人的。

    “这里是距离荒岛最近最偏僻的一个断裂过得小岛屿,没有任何人或者灵兽介入过,这里,暂时是我们俩的天地。”

    阎九皇暗哑迷人的声线响起,林九歌的脑袋却是轰地一声炸了,她爆红着脸,望着周围。

    她昨晚和夫君就是在这里打的?哎妈呀!她好羞涩怎么办?

    明显又感觉到林九歌情绪变化的阎九皇,淡定了。

    小妻子的性格你永远也无法全解析了,既然无法全部明白,那就明白一点是一点,让小妻子高高兴兴的当他的妻子就好,反正,他不嫌弃,他乐意就好。

    揽住正羞红了脸的女人,阎九皇低头笑了笑,绯唇靠近林九歌娇艳欲滴的耳垂,低声道,“夫人近来总食素,为夫看着甚是心疼,这不,带你独享人间美味来了。”

    这赤果果的邀请,这赤果果的,林九歌哪里还听不出来,可她就是低着头不看阎九皇,倒是伸出一对粉拳轻砸他的胸膛。

    嗯?这是答应了?

    阎九皇修指轻触小妻子的小手,见她不反抗,轻轻地握住,将人抱了起来。

    有些时候,他特喜欢林九歌的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