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四十章夫君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阎九皇淡淡的看着林九歌,道,“夫人,你想说些什么?”

    林九歌抱着他的胳膊嘿嘿笑,蹭上去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撒娇道,“请夫君给点时间,我给你解释解释。”

    嗯?阎九皇挑起修长的眉,回亲了林九歌的脸颊一下,“好,正好为夫也想听听你的辩解,看看为夫这个光明正大的正牌夫君,怎么变成了见不得人的野男人了?”

    辩解?不是这样的!林九歌双眼可怜兮兮的看着阎九皇,“夫君,你听不听我解释?”

    听到林九歌的话,再看林九歌一副你听就听不听也要听的表情,阎九皇嘴角微动。

    看来,他还真是……见不得人的……野男人了……

    某男真的想多了。

    “队长,这么帅的男人你哪找的?”就在两人准备‘对峙’之时,李霜又开口问林九歌。

    林九歌先是静了一下,然后默默地转过头,看着李霜,“小霜子,你死定了!”

    刚才心急如焚匆匆赶来倒是忘了这群人里最会玩的就是李霜这个小恶魔了!

    竟然被她摆了一道!李霜你给老娘记住了,少不了要给你小鞋子穿!

    还扬着脸的李霜听到这话笑容瞬间垮了下来,她突然转头看着阎九皇,当着众人的面声的来了一句,“妹夫好。”

    林九歌嘴角抽搐。

    她刚刚喊什么?妹夫?我去你的妹夫!

    李霜喊完,全场都静默了片刻,穆渊六也走了过来,目光定定地看着阎九皇,别扭的道,“妹夫……好。”

    从李霜身后蹦哒出来的慕容烟看着阎九皇两眼亮光,“妹夫好!”

    郑奇和刘成路也过来凑热闹,然后,阎九皇侧头给了林九歌一个眼神。

    ?

    正要准备给阎九皇好好解释解释的林九歌被眼前得一幕震得目瞪口呆。

    他妈的,这群小兔崽子怎么这么不要脸?夫君比他们大了不知道多少岁他们竟然叫得出口妹夫!

    妹夫?什么鬼啊!

    眼见林九歌是问不出什么了,一向不喜欢‘强迫’人的阎九皇回头看着林九歌的小伙伴,醇厚的声线如陈年美酒一般,酿醉人心。

    “妹夫。”

    明明是个疑问句,可阎九皇偏偏用了陈诉句,但李霜几人也秒懂啊。

    天哪,妹夫竟然不知道!

    逮到小秘密的李霜偷笑,过了一会儿,她绕着阎九皇转了几圈,道,“队长,在我们里面排最小,她的男人我们不叫妹夫叫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是她的男人而不是她的夫君。”

    阎九皇有些清寡的话语传来。

    李霜眉梢挑起,一双杏眸泛着惊人得涟漪,“因为队长有男人了!都生了孩子了,你肯定是个野男人。”

    李霜后方的穆渊六抬手扶额。

    他怎么就看上了这么蠢的女人?没看见队长在他怀里么?野男人?你明知道是正牌夫君还要来玩一下队长,你就不怕她训练的时候给你小鞋穿吗?

    不管穆渊六怎么想,李霜都不知道,她看着阎九皇暗自点了点头。

    这才是队长的男人!英逸俊美,高大伟岸。看看那冷毅的脸旁,宛若鬼斧神工,真是多一分则太肥,少一分则太瘦。啧啧,不错不错!

    而在阎九皇怀里的林九歌,虚眯着眼,微笑地看着李霜。

    特么的!这次训练谁也别想跑!

    呵呵!

    微勾绯唇,阎九皇狭长的暗眸轻轻地眯了起来,他低头,看着林九歌,道,“夫人,原来你还有个男人呐。”

    已经玩不下去的林九歌皱起了眉,望着阎九皇厉声道,“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堪吗?”

    阎九皇心口一一颤赤眸微睁,刚要说话,林九歌就挣脱了他的怀抱,跳了出来,理也不理会他。

    “全体都有!稍息立正!”

    听到林九歌明显有些暴雨欲来的话语,六人赶紧站好。

    这会儿,谁都知道自己玩大了。

    尤其是李霜,不仅小心脏在抖,小腿肚子更是颤得可怕。

    惨了惨了,队长是不是发飙了?她死定了!早知道就不要玩队长了,搞得她和妹夫闹矛盾。

    阎九皇见林九歌生气了心里也有些没有底,他并不懂得怎么安抚女人,且林九歌是他的第一个女人。

    活了二十几年的阎九皇第二次感觉好头疼。

    安抚女人这种事他真的没有干过,如今对林九歌也是两眼一黑,不知所措。

    站在原地,阎九皇微抿着唇,修眉微蹙。

    他在想办法。

    林九歌是真的生气吗?不,她并没有生气,她只是不想浪费了大家训练的时间罢了。

    望着腰杆子挺得笔直笔直的六人,林九歌没有说话,当余光瞥见李霜踌躇不安的小模样以后她蒙着白布的凤眸闪过几丝戏谑。

    小样,竟然敢整到队长身上,简直不要太大胆。

    “原地高抬腿,1000个,现在,开始!”

    说完,林九歌抬起腿,九十度来回抬腿。

    沉闷有力的跺地声,在这枯燥寂静的烈日下,格外得有活力。

    1000个?

    六人苦着脸,认命的抬腿。

    没办法,谁让他们看戏?谁让他们多嘴?

    哎!低叹几声,几人也加入了林九歌的阵容里。

    他们七人在抬腿,阎九皇却是站在原地不知道要干嘛。

    他不敢过去。

    因为过去吧,等会儿林九歌生气了怎么办?但是不过去吧,又怕林九歌不爽。

    思来想去,阎九皇觉得最好的结果就是站在原地,等她训练完了再去安抚她。

    高抬着腿的林九歌一直暗暗地偷瞄着阎九皇,见他眉毛动了动,神情有些微妙的纠结,她心里头哼哼两声。

    臭夫君,坏夫君,叫你怀疑我,哼!我告诉你,我生气了可不好哄!

    傲娇着不理人的林九歌,丝毫没有意识到她现在,究竟是在干嘛……

    八个人,在这诡异又炎热的氛围里,度过了整整一天。

    当明月再次高高升起,挂在黑幕上时,林九歌等人围在一起迅速地消灭眼前小山堆似的冷馒头和硬邦邦的肉脯。

    阎九皇看着众人咬着干瘪瘪的馒头像吃着山珍海味一般狼吞虎咽,斜飞而上的眉深深地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