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三十四章我可以为你们开国战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被林九歌用灵力拉开的李霜打着颤跑开,看到最前面向他而来的穆渊六,她用今生最快的速度狠狠地砸进他的怀里,两只手紧紧地抱着他。

    这个时候,谁都是李霜的依靠。

    胸膛被脑袋撞得疼痛,穆渊六却是松了口气,看着埋在自己胸前的女子瑟瑟发抖的身体,他狭眸一冷。

    迟早有一天,不!最多一年,这个于严,他一定杀了他!

    手掌一握,厚实的大氅裹在李霜的身上,他将她揽紧抱起,往小队的安全区域走去。

    这个时候,她需要温暖。

    穆渊六到小队区域时,几个小伙伴们将他们围住,生怕他们又受了什么伤。

    于严没有什么话能反驳林九歌了。他看着林九歌道,“你和容儿的事我不插手。”

    林九歌手指蜷着一缕发丝,她一边把玩一边听着于严说话。

    当听到于严说这话时,她垂下了眼帘,道,“你真当我是白痴吗蠢货。”

    任谁被骂蠢货心情都不会好,于严更甚。他是于家倾族之力培养出来的子弟,殊荣巨大,好胜心和虚荣心比起一般人不知强上多少。如今林九歌用了‘蠢货’两个字骂他,简直比杀了他还要痛苦,他只觉得周身的血液都在愤怒。

    “林九歌,本少警告你……”

    “是我警告你,别有事没事拿世家子弟的威头来吓我林九歌,别人惧怕你世家子弟的身份我可不怕,大不了就是你于家被人灭门了,我被人逮回家去罢了。”

    林九歌的一番话,不仅在众人面前引得他们浑身惊恐,就是在天书学院,几万人学员也被她的一番豪言壮语给吓得目瞪口呆。

    这世间有谁敢说让于家灭门?有,很多,可真正能做到的人很少,可即便如此,这也是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甚至可能是两败俱伤得结果才能得到的。

    所以谁都不会蠢到这样做,可让众人诧异的却是林九歌,一届女流之辈竟敢这样说,要知道,这话若是被于家知道了绝对要引起轩然大波啊!

    “你!林九歌你!”同样被林九歌这番话震得大惊失色的于严指着林九歌,气打不出一处来。

    世家世家,世代为家,能被称为世家的家族哪个没有个几百年的历史?哪个世家的底蕴不丰厚?哪个世家被人说灭就灭?

    没有啊!可这林九歌简直是!简直就是在痴心妄想!

    许久,于严终于憋出了一句话,“真是痴心妄想!”

    于家的底蕴他作为下一任有资格接触到一些,可光是他接触到的那些东西就够他心惊胆战颤颤不已了。

    记得他当初刚知道的时候可是做了很久的心理准备才慢慢接受的……

    林九歌唇瓣微扬,她昂着头,低垂下睫帘,面带不屑,道,“是不是痴心妄想就不劳你于少多言了,你现在,只要下地狱就好。”

    说罢,她看着插在于严腹中的剑,反掌一推,长剑就要穿过于严的小腹。

    于严大叫,“林九歌,我与你无冤无仇!你若是杀了我于家不会放过你的!”

    噗!

    长剑穿过于严的小腹,剑身所带的寒冰之气将他有些虚晃的身影冻住。

    远在荒林中围万里之外还在奔跑的于严身形一滞,瞬间化为泡影消散。

    而这边,于严原本有些透明的身影渐渐化为实质,他毫无生息的躺在地上,浑身的冰霜。

    林九歌手一扬,长剑就像长了眼睛似的自动飞回她手里,握住长剑,不到半息时间长剑化为冰蓝色的粉末散开。

    林九歌侧目移步,走向于严那几个聚在一起的队友。

    他们看到林九歌跨着步子走来,身影颤抖,不断地后退,爆发之后的林九歌只是让他们害怕,没有畏惧,可她把于严杀了也算是彻底把他们的胆都吓破了。

    于严这个上流世家备受期望的天才都被杀了,他们这些下流世家和中流世家的子弟能躲得过林九歌的镰刀吗?

    林九歌走到一半,脚步停住。

    于严没死前她说的那番话就相当于和于家有了无法缓解的梗,更别提她杀了于严,于严是于家倾族之力从小培养到大的,杀了他,就是和于家不死不休了。

    要是再杀了这几个中流世家和下流世家的子弟,相当于又惹了几条小虫子,虫子虽小,可若是拼死咬住,那被咬住的那个地方肯定会有伤口,伤口结痂了也会有疤,她不如‘顺水推舟’,给它于家一个‘人情’……

    至于这人情于家要不要谢她就不关她的事了。

    瞥了他们两眼,林九歌手一抓,不知在哪里飘来了一条沾有血迹的白色粗布,林九歌用它把眼睛蒙上,轻轻地绑着。

    她的眼睛还没好,不能见太多的日光,这会儿天空都是暗的没有事,可等会儿这乌云散了,照到她的眼睛肯定会受影响。

    这条白布虽然脏,却是神王在太古祖地里拿的,无论什么东西,能从太古那边留下来的,肯定是好东西,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抢呢?

    更重要的一点是,青纱带和这条白布都蒙过她的眼,但是在两次爆发中,青纱带碎了,这条白布只是被震开了,相比之下,这条白布大概能承受她眼睛所爆发出来的恐怖灵力。

    绑好白带,林九歌反身回了小伙伴们暂时休息的地方。

    她一回来,慕容烟几人赶紧凑上去拉着她的胳膊拉着她的手臂,前前后后打量一遍,确认没有一丝伤口以后他们才松了口气。

    江辙忍着身上的伤扯了个笑出来,“队长,你把于严杀了,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林九歌不甚在意,她拉过慕容烟,掏出帕子给她擦了擦脸上的灰土,淡淡道,“没关系,队长在这里除了你们就是孤家寡人了,不怕他们于家。”

    慕容烟虽然感觉林九歌说的很对,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刚想问林九歌她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却又听到林九歌开口说话。

    “于家要是敢动你们就等着两国开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