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三十三章双色眸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轰!

    整个荒岛都剧烈的震动了,许多正在休息的学员急忙跑了出来,却在见到眼前这一幕时惊呆了。

    冲天的赤蓝光柱冲破天际,以荒林中为中心的巨大光柱里面传来了令人心悸的危险气息。

    许多学员都呆呆的看着那道光柱。

    天书学院的地境榜也在赤蓝光柱冲破天际之时燃了起来。

    许多关注着地境榜的学员连忙奔走相告。

    驻守着荒岛的护法长老望着天际得赤蓝光久久不语。

    这束光柱太恐怖,他可接不下,那群兔崽子自己惹的事就自己解决吧!

    老者身旁的男子则是看着这一幕嘴角轻掀。

    九歌,加油。

    “昂!”一道赤红色的巨大影子旋着光柱冲天直上,发出的长啸声却让荒林中的各种级别灵兽匍匐在地,瑟瑟发抖,神色恭敬而畏惧。

    那是一种源自于血脉的最高威压,那是一种平民见到帝皇时的低卑之姿。

    也就在红光消失不久,一道蓝光也随着冲上云霄。

    它的鸣叫声威力不亚于那道赤红色的光影。

    冰蓝与赤红,交织,冲入云层之中消失不见。

    冰蓝光影与赤红光影里到底是什么生物没有人看见,因为天道之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将他们朦朦胧胧地遮住了。

    随着赤光和蓝光消失,天地一片静悄悄,就在众人以为那赤蓝色的光柱就要消散之时,那两道之前消失了的光影又缠着光柱盘旋回来。

    霎时,整座岛屿都充满了赤蓝之光,天空之上巨雷翻滚,轰隆震耳,倾盆大雨再次降落,可不等雨点砸落在地上,天地之间骤然燃起了冰蓝色的火焰,雨点纷纷被冻在虚空中不动,还不待众人惊呼出声,空中突兀燃起了赤红的火焰,被冻住的雨点径直化为虚无。

    冰蓝与赤红,相织,熊熊升腾起来,冲天的火光与那立于荒林中围的赤蓝光柱相得益彰。

    荒林中围,巨大的光柱包裹着林九歌,连同两个小队的人一起在内。

    过了片刻,憾人心魄的光柱徐徐消散,最前的穆渊六长张了张嘴,愣着不知道要说什么。

    刚才队长……发生了什么事……

    光柱渐渐缩小范围,直到消散到林九歌的面前,它停住不动。

    众人回过神来,急忙聚集到一起,于严的小队全部跑到于严身旁。

    刚才得一幕,太过震撼了。

    穆渊六几人则迅速跑到于严面前想要将李霜拉回来。

    于严狭眸一睁,拽着李霜搂在怀里,他笑,道,“不过是一群菜鸟,本少分分钟打趴你们!”

    穆渊六不怒反笑,他看着神色兢惧得李霜定了定神,道,“你可以再来试试,这一次,绝对将你打得屁滚尿流!”

    两人体内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涌出了灵力,不过他们刚刚涌出的灵力还没有定住就被一股磅礴的气势镇压了回去。

    嘭!

    光柱轰然碎开,无尽的赤蓝光化为星点撒在空中,依旧乌云遍布的天空逼仄压抑,却被星点装饰得光彩夺目。

    但让众人关心的不是那些星点,而是引发了这场风暴的人。

    哒哒哒哒……

    长靴摩擦着地面发出的细小声音围绕在这片区域,众人眼睛也不带眨一下得死死盯着那里。

    赤红蓝光彻底消散,一道白色的人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她身着一袭白如雪的柔布长裳,三千乌发的尾端,赤红与冰蓝涛涛交织,犹如活了一般燃烧着。

    她那一双从未让世人见过的妖艳凤眸眼尾微微上挑,让人惊叹得还是她那一双眸子的颜色。

    剔透似琥珀,瑰丽似万彩。

    左蓝右红,冰冷无情之中是热情似火。

    她撩着左边的乌发,微微侧头,狭长凌厉的精致双眸似笑非笑得看着众人,她伸出右手,朝虚空一握,无尽赤蓝光辉缠绕着她的手臂,荧光扑闪见隐约可见是把剑。

    只见她绯唇轻掀,邪魅一笑,道,“小畜生,知不知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嗯?”

    随即她又冷笑道,“今天不把你打得叫奶奶,老娘就不姓林!”

    说罢,她拿着剑的右手一震,光辉消散,一把冰蓝色的长剑泛着剔透的蓝光,流光溢彩,剑身冒出来的丝丝寒气让众人仿若置身冰窖,他们打了个冷颤,后退了几步。

    于严见到那把剑,瞳仁剧缩,但他的手却是掐着李霜的脖子,道,“想要这丫头活命,就给大爷跪下求饶,顺便陪大爷睡几夜。”

    死到临头了,于严还不忘在嘴上逞逞功夫。

    林九歌听到他说得话,狭眸虚眯,长剑朝他的方向轻轻一指,磅礴的赤蓝光的涌向他。

    于严下意识的将李霜挡在自己前面,却不知道这样正好中了林九歌的心思。

    赤蓝光裹住李霜,将她拉开,又露出了于严的身影,他刚使出了保命绝招。

    “嘿嘿嘿嘿,林九歌,你杀不了我的,我有于家的通宵诀,逃奔万里绝对不是问题。”

    说这话时,于严并没有看到他的队友因为他这句话脸色都变了。

    竟然在这个时候抛弃了队友!

    望着那身影有些透明的于严,林九歌嘴角勾了勾,她轻笑,长剑一掷,重重地射入于严就要消失的身影里。

    “啊!!”

    长剑于严的腹中,即刻燃起了赤蓝色的火焰,被烧灼到的于严尖叫出声,声音高长尖细,带着阴柔的气息。

    “林九歌!若是本少死了!于家绝对不会放过你!”

    察觉到林九歌的剑能隔着虚空直接伤害他,于严惊恐的威胁着林九歌。

    对,只要搬出于家!只要搬出于家他就不相信这林九歌敢动他!

    嗤笑一声,林九歌抬起眸子看着他,淡淡道,“于家?很厉害吗?”

    于严望着在自己体内燃烧的火焰,不断地用灵力压制它。

    “我们于家,与李家旗鼓相当!”痛得高呼的于严并没有看到林九歌诡异的笑。

    林九歌轻敛眼帘,她着自己纤长的手指,道,“那又如何?”

    “如何?我是于家倾族之力培养出来的下任,你若是敢动……”

    于严还玩说完,就见林九歌抬起了头,漠然看着他,那犹如看死人一般的凤眸带着数不清的无情,“哦?动你会怎么样?惹来杀身之祸?无所谓啊,反正我孤家寡人,不怕你们成群结队的来找我报仇,要知道,我就一个人,你们是一群,真要说起来还是我赚了。呵!再说了,你们于家真得敢派人来追杀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