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一百三十二章队长求你不要再打了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身影一晃跃起身来,她忍着身上那错骨的剧痛挺直了腰板。

    她不想!不想!不想!

    于严见她站了起来,随手将手中的长剑丢了,环手抱着胸,道,“没想到你个小丫头还挺辣的呀!”

    三指蜷曲,只余食指中指笔直的并拢竖着,林九歌看着于严,口中念念有词。

    犹如梵音灌耳一般奥妙的唪经声充斥在这片天地,天空之中有金光在涌现,慢慢的聚成了一个‘卍’字。

    于严看着快要聚集成功的恐怖符文,狭眸微凝,一把抓过李霜,手掐住她的脖子道,“停下来!”

    林九歌正凝聚符文的动作停了下来,她握紧了拳头。

    “把那东西散了,不然……”

    于严还没有说完,林九歌手袖一挥,直接将身后那片符文散了。

    符文散开,漫天金光闪闪发光,犹如九天星辰,耀眼而瞩目。

    望着那片金海,于严冷笑,他拎起李霜的后领子,将她提了起来,问道,“为了这个丫头,你们什么都可以做?”

    林九歌不可置否。这是当然。

    被刀剑架着的穆渊六也没有说话。当然可以。

    远处和持剑人对峙的郑奇,和持刀男子两败俱伤的江辙,被人看守着的刘成路和慕容烟几人都没有说话。

    为队友牺牲,大概是最好的事了。

    见他们都没有说话,自以为又猜对了众人心思的于严仰头大笑,他垂下眼帘捏着李霜的下巴,道,“你我两家本是世仇,若是今成了本少的女人,你那极好面子的父母会不会放下两家的恩仇求我娶你?嗯?”

    李霜紧闭着嘴,侧目不看于严,一看见他她就想吐!一个被她三哥差点废掉的男人也妄想染指她?

    她就是自尽也不会让他碰她!

    于严想要将她的脑袋扭过来,见她就是僵着不肯转过来,他冷下声音道,“不转过来我就当着大家的面扒了你的衣服,让我那群没见过荤的队友看看女人的身体到底有何神秘。”

    李霜忍着恶心转过头,乌眸和于严狭长的眸子对上,一个清澈见底,一个浑浊不堪。

    “真漂亮……。”于严的大拇指拂过她的长睫,低语道。

    “够了没有,你恶不恶心!”李霜柳眉竖起,瞪着于严。

    “恶心?”于严嘴角轻扬,他低头看着李霜,道,“小霜霜,我喜欢上你了怎么办?”

    李霜扶额,这个男人心里肯定有问题。

    于严见她捂住眼睛,以为她嫌自己不堪入目,手掌抓住她细小的手腕就要拉下,一道剑光闪过,滑着他的脸地缝里。

    修指轻抹俊脸,有红色的血丝沾染着指尖,他朝林九歌看了一眼,狞笑的看着李霜。

    手掌滑下李霜的腰间,撕扯开她的腰带,李霜眸仁一缩,用力地踢蹬于严。

    “该死!”

    刚要爬起来的穆渊六被压了回去,他忍着脖子上的痛低咒一声。

    林九歌的眼睛都红了,她就要冲到于严面前却又被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黑衣人重重地击飞了出去。

    黑衣人那一脚威力巨大,几乎将林九歌体内的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她手撑在地上,强忍着痛站了起来。

    等她站起来又要冲到于严身边时,那黑衣人就像是个鬼魅一样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将她一脚踹了出去。

    这一次林九歌擦着地面滑出好远的距离才停下,她吐出好几口血,想起自己做的那个梦,又爬了起来,白色的衣裙上沾满了黄土和血迹。

    一次次被踢了回来,林九歌就一次次的冲过去,来来回回不知道被踢飞了多少次,也不知道冲了多少次,林九歌麻木的看着前方。

    只要,只要李霜没事就好!

    突然出现的黑衣人明显是于严的底牌,他含笑看着林九歌狼狈得模样,耳边隐隐有啜泣声传来,他低眉。

    李霜捂着小嘴两眼泪汪汪地看着林九歌,那清澈见底的乌眸被雾气遮埋,若隐若现,实在是太能撩起男人的疼爱了!

    “队长!你不要再打了!我求你不要再打了!”李霜出声,颤抖的声音中带着哭腔。

    听到李霜的声音,林九歌抬头朝她笑了笑,吐出了口血,她挣扎着起身,摇摇晃晃地朝她走去。

    黑衣人再次出现,他抬起的左腿凝聚着蓝色的灵力光球,狠狠地击在林九歌的小腹上,林九歌的身子倒飞了出去,一路砸倒了无数草木植树。

    躺在青葱草地上的林九歌睁着眼睛望着头顶一片祥和的天空。

    她爬不起来了……

    耳边远远地传来的,是于严邪恶的笑声,李霜恐惧的尖叫声和队友们不甘的低吼声。

    林九歌眸中雾气聚集,有水珠在她眼眶中打转,那条蒙着眼睛的白色粗布沾着点点血迹。

    不是说神王大人威武盖世,立于人族巅峰吗?为什么他的传人却要屡屡被屈辱?

    神王!你不是号称人族之王吗?你的种族不是站在人族金字塔的最顶端吗?那你告诉我!你的传承为什么这么垃圾!你的传承若是不想让我继承你可以收走!但是你别让我光看着那些东西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队友受辱!

    还有,你个狗日的上天!为何赋予了我一丁点的希望,却又给了我无尽的绝望!

    阖上双眸,清泪自她眸尾滑出。

    如果连队友都救不了,她还当什么队长……

    若是……伐天能逆命,她便是弑了这天又如何!

    猛然张开凤眸,两道颜色不一的雾线自她瞳仁缥缈而出,于此同时,原本晴空万里的天气顷刻变得乌云遍布,蔽日遮天。

    滚滚天雷奏响间还有银白的闪电飞快的闪过。

    天空中的异样并没有逃过于严的感识,他正要亲吻在李霜如雪般洁白的脖颈上的唇瓣一顿,侧头望了望林九歌的方向,瞳仁却在那一个瞬间剧烈地收缩了起来。

    只见林九歌面无表情,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晶莹剔透的蓝光,在众人不明所以之时蓝光‘嗡’的一声,大乍光芒,铺天盖地地冲向昏暗的天际。

    巨大的光柱以林九歌为中心冲破天幕,冰蓝与赤红交织缠缠,隐隐有长啸声起。